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1、从丢魂说起

1、从丢魂说起

  人是有魂儿的,不管你信不信。

  这是奶奶最常和我说的一句话,从我懂事起,奶奶就时常念叨这句话,这主要和她的身份有关,我的奶奶专门帮人叫魂,但她却不是神婆。

  我爷爷死得早,奶奶二十八岁守寡,爷爷死那年,家里的老大——也就是我父亲才八岁,最小的小姑才一岁半,那时候奶奶肚子里还怀着已经六个月的小叔。

  只是这个小叔生下来就是个死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奶奶伤心过度,动了胎气的原因,总之这个死胎让奶奶性情大变,也就是自那之后,奶奶就学会了如何帮人叫魂。

  起初也就是无偿帮人叫,叫过几次之后,因为灵验,所以开始有人专门带着东西来请奶奶帮忙,那时候人人家都穷,来的人不会直接给钱,也给不起,都是带了米和肉等等之类的东西,有些人实在是穷,只带着土豆和一些蔬菜来,奶奶则从不挑剔,带什么来就收什么。

  就这样奶奶的名号就传开了,只要附近谁家有失了魂的,都会来找奶奶,还有些人是专门从外地赶来的。

  如果你认为叫魂只是在桥边阴阳怪气地叫两声的话,那就错了。

  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跟在奶奶身边久了,奶奶也会和我说一些里面的究竟。

  奶奶说,叫魂这档子事,不是任何人都能做的,如果不懂只是学着阴阳怪气地叫唤两声,这生主丢的魂儿叫不回来也就罢了,可别招来了其他什么凶煞的东西,给全家带来灾祸。

  叫魂自然就是招魂,奶奶说无论是挂招魂幡、做法事叫魂,还是像她这样三炷香一碗水叫魂,其实都是一样的,都要有请神、问神、叫魂和送神这些仪式,这里的神说的自然不是神仙什么的,而是一些通灵的东西,我们习惯称它们为鬼,但奶奶却从不这样称呼,她说这种通灵的东西很难描述,总之就是我们惹不起的另一种存在,与鬼还是有区别的。

  都说小孩子最容易丢魂,我小时候也丢过魂,自然是奶奶叫回来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才九岁,男孩子这年纪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那天因为贪玩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快到家的时候,忽然看到个人蹲在我家墙角抽烟,说实话若不是因为烟头一闪一闪的,我还真没留意到有个人在墙角。

  因为是猛地看到,我被吓了一跳,于是我也没敢理他,谁知他见了我倒是先和我说话,我记得他问我我奶奶在家不。

  原来是找奶奶的,怪不得这人从来没见过,我于是回答他说我帮他进去看看。

  然后他就站了起来,将烟头扔了用脚踩灭,对我说,那你小心点。

  我觉得他这话没头没脑,我也没理他,于是就从虚掩的大门进了去。

  只是这一进去,我就迷糊了,后面的事就像做梦一样,似乎记得,又似乎记不得。

  总之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被我妈妈抱在怀里,奶奶用拖得很长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然后“魂回来,魂回来”的声音一声声地传到我耳朵里。

  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当时估计我太小,奶奶他们都怕吓到我,只是说我走路不小心跌倒了。

  还是后来我才知道,那天从我进了大门开始就已经不对劲了,而不对劲的源头,自然就是我遇见的那个人。

  我进到屋子里的时候,奶奶正在折纸钱,我进来她也没抬头只是埋怨我怎么玩到这么晚才回来,但是她的念叨却没听到我的回应,觉得奇怪这才抬起头来看我,只是这一抬头却愣是吓了她一跳。

  当时我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屋子里,用一双已经完全是眼白的眼睛盯着奶奶,嘴唇还微微动着,似乎在念叨着什么,但是奶奶却听不见。

  奶奶见我这个样子,心上顿时就明白了八九分,立马就找了香和米,她一边用米砸我身上,一边用香在我头上绕,做完这些,我弯腰就开始“哇哇”地呕吐,奶奶说,我吐出来的都是清水。

  之后的情景就是我醒来之后看到的,奶奶到最近有桥的地方帮我叫魂。

  等我好了之后,奶奶详细问了我那天的事,当我说出那个人的时候,奶奶特地问了他的长相,之后很长时间就没说话,似乎是在想着什么,最后叹了一口气。

  其实后来我或多或少想起了一些失魂之后的事,我似乎记得我跟着一个人的背影在走,但是周围都是模糊的,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知道跟着那人走,他也没回过头,但我知道,他就是蹲在墙角的人。

  后来我忽然感到身边有什么声音响了起来,似乎是风声,又似乎不是,接着我就觉得有什么人从我身后猛地拉了我一把,接着我就醒了过来。

  这感觉,就像做了一个噩梦一样。

  这件事似乎就这样过去了,后来也没人再提起这件事,只有那个人模糊的背影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虽然有时候做恶梦还是会梦见。

  但是,事情却并没有结束。

  因为在我十八岁那年,又发生了同样的事。

  只是这次却不像上次那样遇见了那个人,而且似乎更严重了。

  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莫名地开始嗜睡,每天好像无论怎么睡都睡不够一样,睡醒了也是感觉昏昏沉沉的,起初家里人都觉得是我劳累的缘故,直到有一次母亲在我的床单上发现了一个手掌印。

  这是一个黑色的手掌印,出现在床沿的位置,当时母亲还以为是我弄上去的,只是我好端端地弄个手掌印在床单上干什么,更重要的是,这个手掌印比我的手掌大出了一圈,根本不可能是我的。

  然后奶奶看了这个手掌印,才知道不好了。

  奶奶说这样的手掌印根本就不可能是人弄出来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我也看过那个手掌印,那种黑就像焦炭一样,我试着用木炭涂在手上印在床单上,但是印出来的样子差了太多,我对比了很久,最后觉得,相比之下,我这个缺少的,似乎是——生气!

  这个念头划过脑海的时候,让我的脊背猛地一阵凉,如果说之前我对奶奶的话还有怀疑,那么现在就是彻底明白之后的恐惧。

  之后奶奶自然是先帮我叫魂,但这次效果却并不是很明显,叫过之后我的确是不怎么嗜睡了,只是这些诡异的现象却从来没有停止过。

  而且就是叫魂的当晚,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感觉有人在我的耳边“窸窸窣窣”地说着什么,这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既清晰又模糊,说它清晰吧,你能清楚地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说它模糊,却是因为你压根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我就这样醒了过来,在醒来的那一刹那,耳边恢复死一样的寂静,但是我的心跳却剧烈得就像是整颗心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

  我有些害怕起来,于是起身打算开灯,而就在我起身的时候,忽然看到房间里似乎有个人。

  就在床尾墙边的椅子上,似乎有个人坐在上面,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我竟然觉得这个人影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顿时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只感觉一阵阵凉意从脊背腾起来,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像忽然变成了石雕一样,只是盯着椅子上的那个人影,根本已经忘记了开灯。

  等我从从恐惧中回过来神来的时候,我几乎是不顾一切地扑到了开关旁边,然后打开了灯,只是整个房间亮堂起来后,整个房间里除了我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

  只是即便如此,我的恐惧却并没有因此消失,于是我来到椅子边上,椅子上什么也没有,正当我就此松一口气的时候,我忽然看见我的脚下踩着什么东西,我将双脚挪开一些,刚刚才放松的神经忽然再次绷紧,踩在我脚下的并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与床单上的手掌印几乎一样的一双脚印。

  顿时我的脑海就像有一颗炸弹忽然炸开一样,有那么几秒钟,我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意识,因为极度的恐惧。

  再接着,我就听到了门响,然后母亲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怎么了?”

  估计当时我的脸色比哭还难看,母亲接着也看见了地上的脚印,我看见惊恐的神情在她脸上划过,她一把将我拉离了那双脚印一些,然后急切地问道:“石头,你没事吧?”

  我这时候已经缓过来了很多,于是点点头,母亲见这样情景,将我带到了客厅里,然后就让父亲去找奶奶。

  奶奶不和我们一起住,她住在老房子里,父亲他们也说过她一个人住不放心,但奶奶一直坚持,于是大家也没办法。

  很快父亲和奶奶就来了,奶奶先用手帕包了米点了香给我除惊,然后才去看房间里的那双脚印,虽然奶奶会叫魂,但毕竟也不是阴阳先生,她也没有多少办法,她于是对我父母说,我不能再住在这房间里了,我已经不单单是丢魂这么简单的事了,看样子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

  奶奶说老房子里供奉着老佛祖,住那里或许这东西不敢进去。

  于是从那晚开始,我就搬去和奶奶一起住,第二天奶奶就去找了阴阳先生来帮我看。

  一般来说是没有阴阳先生亲自上门给人看灾祸的,但碍于奶奶的面子,那人还是来了,他是一个快八十的老头了,走路都颤颤巍巍的,好似随时都会跌倒一样,他是一个很有名的阴阳先生,看人看事非常准。

  否则奶奶也不会去请他。

  他是和他的孙子一起来的,这些略过不提。

  他几乎将我从头到尾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问了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最后看了我的舌头、印堂等,他说看我的样子的确是不大对劲,而且他和奶奶说我丢的魂并没有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