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2、鬼事

2、鬼事

  奶奶说这不可能,她已经将我的魂儿给叫回来了。

  可是这个阴阳先生却摇了摇头,然后他浑浊眼睛里的眼神忽然异常明亮,他对奶奶说:“魂儿是叫回来了,但却叫了假魂。”

  听到“假魂”两个字,不单是我,连奶奶的脸色都刷地白了。

  叫假魂可以说是叫魂这档子事里最忌讳的一项,何为叫假魂,并不是说装模作样地不会装会,学着阴阳怪气地声音去叫魂,那压根就不能被称之为叫魂。叫假魂是说在叫魂之后,魂是叫回来了,但是回来的不是生主自个儿的,而是别人的,或是别人丢掉的,也或者是四处游荡的无主野魂。

  因为不是生主自个儿丢掉的魂,所以被称之为假魂。

  而且不单单如此,这阴阳先生说,这假魂不是最近才叫来的,它在我身上很长时间了,那不是这次的话,推到我上次丢魂的时间,那就是我九岁时候那一次了。

  奶奶几乎差点哭了出来,她说:“我就觉得当时那事情蹊跷,那来夺魂的主儿怎么后来就没再来过了,竟是这样的缘故。”

  既然我身上有假魂,那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就可以理解了,因为这个假魂的缘故,所以我看似是丢魂,却还有鬼上身的现象,这一切其实就是那个假魂在作祟。

  奶奶说,这样的话就必须先送魂,再重新叫魂了。

  阴阳先生听了没什么反应,他说:“这就要看这假魂是个什么主了,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我们还是先到出事的房间去看看吧。”

  来到我的房间,阴阳先生让奶奶在房门两边各点三炷香,然后把米洒在门槛、窗棂边上,里外都撒上,不要留下缝隙。

  奶奶和母亲一个点香一个撒米,撒米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点香却出了问题,不知道为什么,点着的香烧了不过十来秒就会熄掉,起初奶奶以为是香的问题,可是后来发现换了香也是一样的情形,而且香根本就没有问题。

  这阴阳先生见这情景,沉吟了许久才说:“这是鬼捻香啊。”

  最后我看见这阴阳先生拿出了一把二十来公分长的铜钱剑,铜钱都是用银线穿起来的,他让奶奶放在房门中央,然后再点香,这回倒是奇了,香没有灭掉。

  接下来他让我站在窗棂边不要动,我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然后他让他孙子拿出了像是香面一样的东西,在地板上一点点地撒了,起初我的确以为是香面,可是后来发现不是,这似乎更像是一种砂,至于是什么砂就不得而知了。

  等做完这些之后,阴阳先生自己捏了三炷香,朝着房间四面拜了拜,等他做完之后,我竟然看见在这些砂上面忽然出现了很多杂乱的脚印,与那晚我在椅子旁看到的一模一样。

  几乎整个房间里都是。

  然后我看见阴阳先生的脸色忽然变得很是惊讶,他看了很久才说:“这屋里不只有一个,是有两个!”

  就在他这样说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头一阵晕,就觉得整个人有些站不稳,我蹦能地伸手去扶墙,可是却感觉根本扶不住,接着就感到自己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母亲的哭声清晰地传到我耳朵里,我试着动了动,但是觉得全身无力,而且一阵发冷,我这才发现我的衣服被脱掉了,赤着上身。

  奶奶和阴阳先生坐在我身旁,奶奶则正用香在我身体上方一圈一圈地绕。

  我于是问了一句:“我这是怎么了?”

  大约他们也没要瞒我,奶奶边绕着香边告诉我说:“刚刚你身体里的假魂发作,你晕过去了。”

  我于是又问:“为什么我的衣服没有了?”

  这时候奶奶停止了绕香的动作,她放下香,把镜子拿到我跟前,然后指着我肩膀说:“你看你的肩膀上。”

  透过镜子,我只看见在我的肩膀上竟然有一个——黑色的手掌印!

  和那个在床单上的一模一样。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奶奶则安慰我说:“石头,事情到了现在这地步,关键是你自己要挺住,不要害怕,周老说了,明天他会帮你先驱邪,等弄稳妥了,再帮你叫魂。”

  我看着这个肩膀上清晰的手掌印,心上有些发虚,于是问了句:“你们有把握吗?”

  奶奶迟疑了下,说道:“我们会保证你没有事的。”

  之后这个叫周老的阴阳先生就走了,他把那把铜钱剑留了给我,他说好歹这东西还镇得住我身上的东西。

  那一天我只觉得全家都没安生过,而我感觉自我晕倒之后,似乎还发生了别的什么事,因为我发现奶奶和母亲他们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上一刻她们还在窃窃私语,但是一见到我进来就停止了讨论,我还能听见她们说话的尾音,这样撞见了几次之后,我似乎听到了一个名字——郑老秋。

  于是我瞅着父亲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地问他郑老秋是什么人,我看见父亲惊愕的表情,然后他就问我是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我也没撒谎,于是说是挺奶奶和母亲讲的。

  父亲听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和我说:“我们不让告诉你,是怕你接受不了,毕竟这事牵涉到你奶奶,我们怕你因此恨你奶奶。”

  我更不解:“倒底是什么事这么严重?”

  父亲说:“石头啊,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你奶奶做叫魂的事,最后竟然会报应在你身上,你应该听你奶奶说过,做这个事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因为迟早有一天,之前帮人做的这些,是要还的。”

  我并不是傻的人,已经猜到了一些,于是问道:“难道这事和奶奶有关?”

  父亲接着和我说了这事的原委,我这才知道我九岁那年丢魂遇见的那个人,就是郑老秋。

  郑老秋姓郑,人们都叫他老秋,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名字,因为他是隔壁镇的人,我们都不熟,之所以会和他有交集,是因为他曾经让奶奶叫过魂。

  那个时候我父亲才十六岁,奶奶则已经做这个事已经八年,叫魂灵验的事已经传得很神乎其神了。

  郑老秋据说是个怪人,快五十了也没成家,也没有父母兄弟,村子里的人可怜他,就让他去守夜地,然后每家每户拼了钱就是他的报酬。

  一直以来也是这么过的,都相安无事,直到有一个晚上。

  出事的那一晚就正好是郑老秋和另一个姓王的人家一起守夜地,我就姑且称那个和郑老秋一起的叫王叔吧。

  据王叔说他们去到田地里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快十一点了,他俩绕着玉米地转悠了一遭也没什么动静,于是就坐在埂子上抽烟闲聊。

  大约是过了一两个时辰的光景吧,两人忽然听见玉米田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不大,但却很像是有人在折树杆子的声音,两人于是就起身过去看,等过去了,伴着一声尖叫,从玉米地里忽然窜出一只猫来,吓了他俩一跳,这猫呼啦啦地就窜没了影子,这声音自然也是刚刚这猫发出来的了。

  知道是虚惊一场,王叔和郑老秋都笑了笑算是缓解惊吓,捉摸着反正也过来了,就又绕着玉米田走了一转。

  只是这回来到玉米田尽头的时候,他俩似乎隐约地看见不远处的田头路边坐着一个人,郑老秋最先看见了这人,二人有些奇怪,附近这一片田地都是他们村里的,而且他们已经在守着了,怎么还会有其他人来。

  其实当时的那情景,虽说这是两个大男人,但多少也还是有些心虚,毕竟这三更半夜的,又看不清倒底是不是个人,于是郑老秋就说他过去看看。

  当时王叔就留在了原地等他,没跟着过去,据他说他看见郑老秋到了那个人身边,可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听到丝毫的说话声,而郑老秋就站在那人的跟前,从王叔这边看过去刚好挡住了那个人,王叔见郑老秋一直站着也不说话,也不见转身回来,就想过去看看,他们之间大概隔了有个二十来米的样子,可是他走了才三两步,郑老秋忽然就转身过来了,只是那个人还是坐在路边,似乎动都没动一下。

  王叔见郑老秋折回来于是也就没有再过去,等郑老秋来到跟前才小声问:“是个什么人?”

  郑老秋回答了句:“是其他村的。”

  当时王叔就觉得郑老秋说话的语气很怪,似乎很生硬,又似乎是在重复别人的话,但是当时王叔也没多想,于是就和他绕着玉米地又折回去了。

  回到另一头,郑老秋跟王叔说反正夜里也没什么事,就让他先睡会,他守着,有什么事再喊他,那时候刚好是要到后半夜的光景,王叔也真的困了,于是就说等他睡醒了换他也睡会儿。

  王叔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其实也不能叫睡着了,顶多也就算打了个盹儿,他是忽然醒过来的,似乎是听见了什么东西嚎叫的声音,但是醒来的时候,夜里根本什么声音也没有,更重要的是,他一个人睡在埂子边上,郑老秋却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