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3、诡异的郑老秋

3、诡异的郑老秋

  他环顾了四周一遍,周围根本就连个人都没有,于是王叔站起来喊了几声:“老秋,老秋……”

  没有人回答他,王叔有些纳闷,郑老秋大半夜的跑哪里去了,于是他顺着玉米田来找,可刚走了不几步,就看见郑老秋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对他说道:“你醒啦。”

  这是王叔第二次觉得郑老秋的语气奇怪,当时的情景的确让王叔心里有些发虚,他于是问了句:“老秋,你干什么去了,吓我一跳。”

  郑老秋也没说话,只是“嘿嘿”地笑了两声,这时候王叔才注意到郑老秋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他只觉得那东西不寻常,就问了句:“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郑老秋说:“是刚刚那只在玉米地里捣腾的猫。”

  王叔见那东西毫无生气地垂在郑老秋手上,惊讶地问了句:“你杀了它?”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王叔觉得,那猫已经死了,否则一只活猫还不知道怎么挣扎叫唤呢。

  而与此同时,只听见玉米田里忽然又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这次这声音很大,像是有人在里面跑一样,王叔立刻警觉:“是什么声音。”

  郑老秋却“嘿嘿”一笑说:“里面还有一只。”

  而就在这时候,王叔忽然觉得不对劲,因为他忽然闻到了一股血腥气,从郑老秋的身上一股子一股子地扑过来,王叔本能地往后退了退,然后问道:“老秋,你身上怎么有血?”

  哪知就是他这句话,就像闪电劈中了郑老秋一样,只见郑老秋的身子猛地一抖,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可吓坏了王叔,他上前看了看郑老秋,自己愣是被吓了一跳,郑老秋嘴上和脸上都是血和毛,而这些东西无疑就是这只猫的,因为接着王叔看到了猫脖子上被咬得模糊一片的伤口。

  当时的情景诡异得让王淑拔腿就想跑,他只觉得郑老秋这反常的行为和刚刚在路边看到的那个人一定有关,可这时候恐惧在他心头滋生,于是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郑老秋背回了村里。

  后来的事就是就医之类的,据说去了医院里,郑老秋也没什么事,医院也没查出什么毛病,于是就回来了,只是自从这件事之后,郑老秋就一直怪怪的,总是会在半夜三更的时候乱跑,村里人经常能听见他的叫唤,而白天就躲在家里睡觉,与平时完全判若两人。

  据说第二天王叔带人去玉米田里看过,玉米田里有好几处被压断的痕迹,像是有人故意弄的,而在一处,他们发现了血迹,无它,这应该就是郑老秋手上那只猫的了。

  只是在一处有个小坑,里面埋了一截骨头,起初他们以为只不过是动物的骨头,可能被猫抬了埋在那里的,于是就带回去了,可是哪知经过有经验的人看了,这并不是什么动物骨头,而是人骨!

  王叔当时就惊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骨头出现在玉米地里,看样子是刚埋上的,是不是郑老秋做的也说不准,但有人命官司那是一定的了。而这事问郑老秋,他压根什么也说不出,整个人形同疯癫一样。

  郑老秋一直那样,看了几个神婆做了法事也不济事,后来有人支招说不如让他们带着郑老秋来奶奶这里叫魂看看。

  于是在一个傍晚,他们就来了。

  奶奶帮他看过之后说他的确是失了魂,于是问了跟他来的人他是怎么失魂的,那些人就说了上面的事,奶奶沉吟了说她以前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也只能试试看。

  按理说叫魂是要到失魂的地方去的,但是奶奶却从来不用,她只需要找一个有桥的地方,带上三炷香一碗水就行了,将水供在桥头,在香还没有点燃的时候在失魂的人的头上左右绕三圈,然后点了再左右绕三圈,接着再在水上面绕三圈,让失魂的人把水喝下去后,奶奶双手捏住香,这捏香的手法很特别,之所以不用握来形容,是因为手是右手四指压住左手四指,左拇指压住右拇指藏在四个指头围成的手心面,香则被拇指紧紧地压在四个指头上。

  接着闭上眼睛开始在河边缓缓地喊这人的名字,那声音很特别,每一个字都拖得很长,之后再徐徐地喊着:“魂回来。“

  往常的时候,大多在香没烧完的时候人就会清醒过来,但这次没有,非但没有,还发生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

  奶奶在叫了三声之后,香忽然熄了,在香熄掉的时候,奶奶几乎是同时惊骇地睁开了眼睛,然后松手香就掉在了地上。

  香掉在了地上,奶奶眼里则满是恐惧,马上她弯腰将香捡起来收好,然后对带郑老秋来的人说今天不适合叫魂,让他们隔天傍晚再来。

  当时奶奶的反应还算快,并没有给人看出什么端倪来,虽然那些人也看出了过程的不顺,但总不会看出究竟发生了什么。

  据说当时香之所以掉了,是在问神的时候出了问题。

  前面说过,招魂要请神、问神、叫魂和送神,而在实际叫魂的时候,问神和叫魂几乎是同时在做的,也就是说边问边叫。

  如果请来的东西肯帮你,在你叫前三声的时候,它会和你一起握着香,所以叫魂的香不能握只能用捏就是为请来的这东西腾出地方让它握住。如果它愿意帮你去找生主的魂,那么在你叫了三声之后,香不会熄,叫魂的人会感到有阴风从身旁刮过,那是这东西离开帮你找生主魂儿的征兆。

  但是如果它不同意,那么它就会将香给捻熄了,按照规矩,隔天只请得到一次神,所以一旦叫魂失败,就要隔一天,到第三天傍晚。

  这是奶奶做这事以来第一次叫魂失败,而且据说不单单如此。

  奶奶说,这次请来的只怕不是一个善茬,因为事后她的双手上出现了清晰的血痕,用奶奶的话说,这是那东西在她手上留下的。所以奶奶担心,这郑老秋的魂儿叫不回来也就罢了,只怕还要出别的事。

  所以那天晚上连夜奶奶就烧纸钱送祸祟,而且在家里弄了很多驱邪的东西。

  至于郑老秋,既然答应了隔天再帮他叫,奶奶就不会食言,用奶奶的话说,这事不单单是他和郑老秋许下的,还是和那些东西许下的,因为在这个行当里流传着一句话,宁许人不许神,一旦许了就要去做,否则是要遭大祸的。

  但是隔天傍晚郑老秋却没有再来,他既然不来就好似他自己的事,和奶奶就无关了,奶奶也没有过问,只是过了几天才听说郑老秋在叫魂回去那晚就死了。

  因为他一个人住,等人们发现的时候,估计已经死了一宿了,自始至终也没人听见有任何动静,但是据说他的死法相当恐怖,他的皮都被剥掉了,当时去看他的又刚好是个女人,那女人才看到这场景就吓昏了。

  郑老秋整个人就像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团躺在地上,血流了到处都是,凝固发紫,身上的活肉也再次结痂发紫,看着恐怖异常。

  因为他的死法太恐怖又是因为那档子事,村里人都不敢靠近,最后还是村长带头让人找了先生,然后买了副棺材把他草草葬了。而他的棺材上画满了符咒,防止他死后害人。

  其实自那之后就彻底恢复了平静,至于王叔在玉米田里挖到的人骨,也因为这件事而生怕被牵连被他扔掉了,算是不了了之,说句实话,也没人再敢追查下去。

  本来人心惶惶的一件事,随着时间过去,并没有在发生什么,也就渐渐被人淡忘了,但是奶奶却忘不了。

  在所有人都庆幸这事就这样结束的时候,奶奶这里却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