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4、被遗忘的事

4、被遗忘的事

  在郑老秋惨死之后,有一夜奶奶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已经死掉的郑老秋来到了院子里,一动不动地站在院子中央,奶奶见到是他,还问他说他不是已经死了,怎么会在这里。

  那郑老秋也没有说话,头始终低着,奶奶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就走近了一些,哪知道走到他身边,他忽然抬起头来,只见他嘴巴上全是血,而他的手上拿着一样东西,他把手伸出来给奶奶看,奶奶竟然看见这是他自己的舌头。

  在梦里奶奶吓了一跳,但是却并没有醒,接着郑老秋就往门外走,奶奶追问他去哪里,他回头看了一眼奶奶,似乎是让奶奶跟着来,奶奶果真就跟着去了。

  梦里的情景转换快,奶奶说她并不记得路上的情景,似乎是走出没几步就到了,但却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从来都没去过,她说,那是一片田地,有很多玉米杆子。

  郑老秋带着奶奶来到了玉米田里,而且说来也奇怪,到了玉米田的时候,天忽然就变成了夜里,郑老秋领着奶奶穿过了玉米田,来到了他来叫魂时候描述的那条路上。

  然后郑老秋就站在原地不动了,奶奶只看见在不远处的路边上坐着一个人,而郑老秋指了指那个人,似乎是让奶奶过去。

  在梦里奶奶真的就过去了,在这个过程中,那个坐着的人始终都没有动过,奶奶说那个人很奇怪,她即便已经去到了他身边,他也一点反应没有,而且更让人奇怪的是,醒来之后她对这个人的所有印象都是模糊的,除了那清晰的如同一个人一样的身影。

  但是奶奶说,这不是一个人。

  因为在奶奶靠近之后,那个人忽然转过了头来,那时候她与这个人只隔着一步的距离,而在这个人转过头来的时候,奶奶看到的并不是一张人的脸,而是一张毛茸茸的猫脸。

  而且紧接着,就有一只猫朝奶奶扑了出来,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

  这个身影根本就不是什么人,而是由很多猫堆起来的一个假人罢了。

  奶奶还说,她在梦里的时候有种很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告诉她,这些扑出来的猫都是些死猫。

  然后奶奶就惊醒过来了,之后的时间她就一直在为这个梦儿忧心忡忡。

  而且事有凑巧,就是从那晚开始,奶奶老家旁边的猫开始多了起来,几乎都是清一色的黑猫,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梦里的情景一联想,奶奶不得不多了一个心眼,而且奶奶还说,像她们做这种事的人,一般梦是很灵验的,她说这些猫可能要出事。

  果真,有一天这些猫忽然就不见了,而紧接着还没到吃早饭的时候,就有人发现在奶奶家不远的路边有个蛇皮口袋,鼓鼓的一袋,打开一看里面全都是猫的尸体,每一只脖子上都有一道伤口,像是被咬死的一样。

  奶奶知道后更是不安,她毕竟只会叫魂而不是阴阳先生,不会看这些事,于是她第一次找到了这个阴阳先生,可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认识。

  找到这个阴阳先生之后,他亲自来到奶奶家替奶奶看了,然后告诉奶奶说郑老秋惨死冤魂不散,一直徘徊在奶奶家门外,因为奶奶屋里供着老佛祖,所以他最多只敢进到院子里。

  而这些猫就是他招来的,这个阴阳先生告诉奶奶说这事趁着好办得赶紧解决掉,等拖着成了祸事就来不及了。

  于是后来替郑老秋超度,到他的坟前送冤魂等等的都由这个阴阳先生一手主持,做完这些之后,郑老秋的冤魂果真走了,但去了哪里就没人知道了。

  在送走郑老秋的冤魂之后,奶奶以为这事就这么了了,谁知阴阳先生在临走的时候私下找到奶奶说这事还没完,他让奶奶小心一些。奶奶问说怎么一个没完法,这个阴阳先生也说不出一个具体的所以然来,他只告诉奶奶郑老秋的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奶奶问他原因,他才说到郑老秋坟地里送冤魂的时候,似乎郑老秋的坟里还有另一股阴煞气在盘踞,所以他猜测在郑老秋坟里还有一个冤魂,而郑老秋最后虽然走了,但却不是回到了自己坟里,至于去了哪里就没人知道了。

  而这事他说已经不是他能做到的了,所以才叮嘱奶奶以后小心一些,但他旋即又说,或许是他多心了也说不一定。

  这阴阳先生的话一直像块石头一样压在奶奶心上,但是后来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毕竟什么都没有再发生过,于是就这样也淡忘了。

  让奶奶再次想起这件事,是我九岁的时候丢魂的事,听父亲讲了这些,我才猛然明白为什么那时候奶奶听了我的叙述之后,会有那样一声叹息,因为她已经确定那就是郑老秋了。

  而也是听到这里,我却觉得这个人不是郑老秋,正好这时候奶奶过来了,她见父亲已经和我讲了事情的经过,也没出声,只是又叹气一声,然后坐到我身边,抓起我的手摩挲着说:“都是奶奶害了你啊。”

  而我听完这里面的原委,却并没有怪奶奶的意思,毕竟这样的事谁会料得到。

  只是我却没有说任何安慰奶奶的话,因为此时有另一件事压在我的胸口,让我必须立即说出来,那时候年纪小觉得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听了这桩陈年旧事,一些忽略的事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和奶奶说:“在老家门口遇见的那个人或许不是郑老秋。”

  奶奶听了大惊,问我:“不是他那是谁?”

  我说:“我觉得不是他,很可能是别人。”

  之所以这样说,因为我觉得在那天回来的路上遇见另一个人才是郑老秋,于是我将九岁那晚没有说的那件事讲了出来。

  我本以为那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但现在看来不是。

  那晚我之所以回来的晚,主要是去玩的地方有些远,回来的时候会经过一段田地,我回来的时候路上只有我一个人,而我就看见了在郑老秋这件事里描述的一模一样的一个人,他也是坐在路边上一动不动地。

  因为天黑,我只看得清他的一个轮廓身影,却看不到面庞,而且加上那时候年纪小,看到这样一个古怪的人坐在路边一动不动的,难免会有些害怕,哪还敢盯着他看,巴不得早一点从他身边过去,所以即便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我也尽量走到了路的另一侧蛮边上,而且经过他之后我就飞奔而去,生怕他会起身来追我一样。

  当时具体的情形我不怎么记得了,但有一点比较印象深刻的是,在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似乎微微侧了侧头,或许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动作,才导致我经过他之后飞一般地奔跑逃走。

  这件事直到我回到村里还心有余悸,加上之后遇见了那个蹲在墙角的人,接着就出了丢魂的事,于是这件事反倒被我忽略了,只是想当时或许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奶奶和父亲听了我说的这件事,当时脸都白了,特别是奶奶,脸色难看得都无法形容,接着她自己猛拍了大腿一巴掌,然后自责道:“我早该想到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的,都怪我啊!”

  我安慰奶奶说事情蛰伏了这么多年都不发作,任谁也想不到,而眼下需要弄清楚的是,为什么这事情蛰伏了二十多年忽然就发作了,我总觉得这里面是有联系的,还有这个一动不动的人影倒底是个什么东西,好像整件事就是它在作怪。

  我觉得只有解决了这个疑问,整件事才会有一个终结,毕竟我的事是由郑老秋引起的,而引起郑老秋这事的,正是这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