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5、老鼠抬尸

5、老鼠抬尸

  最后的问题落在了郑老秋那儿,阴阳先生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还得到郑老秋的坟前去祭祀一番,给他安魂。

  祭祀安魂的事不是说做就能做的,这必须得选一个黄道吉日,而最近的一个,是八天后。

  所以空下的这几天,奶奶就让我住在老家和她一起,为了不带来一些不必要的灾祸,也没让父母一起住过来,只是每天他们都会过来,在老家住着,倒也安生,并没有什么事发生。

  这次祭祀可以说是场大法事,少不得要破费一些,其实破费也倒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到郑老秋坟前去祭祀,因为郑老秋是隔壁镇的人,加上他又是那样的死法,少不得要先和他们镇子里的人说一声,否则到时候有人闹起来,就收拾不了了。

  于是为了保险起见,父亲专门去和隔壁镇的负责人说这事,也算是心里有个谱,倒底那边的人是个什么看法。

  父亲去的倒也快,半天的功夫也就回来了,回来奶奶问他隔壁镇的怎么说,父亲说隔壁镇的听了倒也没什么意见,都说祭祀安魂是好事,他们巴不得有人去做呢。

  只是看父亲的表情似乎还有别的事,然后他才说,在九年前,王叔死了。这个消息多少有些突然,这王叔虽然不像郑老秋一样,但怎么也是那晚的见证人,而且还是他将郑老秋背回来的。

  父亲说隔壁镇的人对王叔的死颇有忌讳,也不愿意多说,他也是问了很多人,才有人悄悄地和他说的。

  郑老秋死后王叔倒并没有受牵连,他自己也担惊受怕了很长时间,后来这事平息了,他悬着的一颗心也就开始平息下来了,就这样也安安稳稳地过了十来年。还有就是这王叔倒也是个实称人,每年清明都会去祭祀郑老秋,该有的一样不缺,比拜自己的老祖宗还虔诚,大家都说正因为这样他才能够安安稳稳地活下来,没有被牵连进去。

  只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王叔忽然身上开始起斑子,因为是长在背上,起初他自己也没在意,直到那个斑逐渐长得明显了,而且有开始发黑的迹象,他这才惊觉,而且很快这斑就开始腐烂,流出黑水来。据说那黑色的脓水臭不可闻,怎么都医不好,并且短短的时间里,这斑就像会传染一样,很快就蔓延到了全身。

  只是不几天时间,王叔就一命呜呼了,据说死掉的样子,就和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差不多,即便尸体被密封在棺材里,臭味都挡不住,甚至都请不到抬棺材的人,后来还是碍于情面和下了重金才勉强请来了几个,草草将他给葬了。

  而故事到这里却并没有结束,这王叔也死了十多年了,也没什么事,据说就在不久前,他媳妇儿去上坟发现坟塌了一角,之所以用塌,是因为王叔家也穷,葬他的时候根本修不起坟,所以只修了一尊土坟。

  土坟里面时用砖砌的,而外面就用土填上,虽然简陋了点,但那时候也普遍以这种坟居多,倒也没什么。

  王叔他媳妇去上坟的时候,就是土坟的一角塌了,她遭遇变故,丈夫死得惨,现在坟又这样,不禁心酸,于是就上前用手将它给拢起来,哪知道才捧了一捧土,就发现下面有个洞,诺大的一个,正不知道这是什么洞,忽然就看见一只肥硕的大老鼠从里面探出头来,这老鼠探出头来吓了王叔他媳妇一跳,女人怕老鼠,她当时就吓得坐在了地上,而那老鼠竟然也不怕人,从洞里钻出来就跑了。

  这坟里出老鼠是不祥的征兆,何况这么大一个洞,如果老鼠在里面做了窝,那王叔岂不是死了也不得安宁。于是抱着这样的念头,他媳妇就去看了先生,这一问先生说这是大凶啊,如果不及早处理只怕全家都有灾祸。

  而这先生给出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起棺重新葬。

  王叔一家一合计倒也照着做了,据说将坟给挖开的时候,只见一窝一窝的老鼠从坟里四窜而出,把挖坟的人都吓了一跳,这哪里还是一座坟,分明已经成了一个老鼠窝,而且还不是一窝老鼠。

  更为惊悚的还不在这里,当他们拆开坟的外圈和内圈的时候,棺材就像一副筛子一样,被咬得千疮百孔,而里面的王叔连尸骨都找不到一块了。既然尸骨没了,还怎么重葬,所以后来他们家的人买了很多耗子药洒在墓地周围,又重新添置了一副棺材,然后将王叔生前的东西放进去葬了,这事也就算是这样结束了。

  我听着瘆人的慌,加上我从小怕老鼠,听见整个坟都成了老鼠窝,全身早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父亲说王叔的尸骨只怕都被这些老鼠给吃掉了,即便没吃掉,估计也被抬到找不见的地方了。我想起王叔在玉米田里找到的骨头,难不成这人骨就是这样出现在玉米田里的不成。

  因为听了父亲说的这事,那晚我一晚上都梦见了老鼠,它们从房头上,地底下,柱子里,柜子里等等只要有缝隙的地方钻出来,爬到我身上,我就这样从噩梦里惊吓着醒过来,满头满身都是冷汗,半夜里醒了就再也不敢睡过去,于是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胡思乱想。

  然后我就听见了外面似乎有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奶奶的声音,不是很大,窸窸窣窣的,更像是窃窃私语,于是我从床上蹑手蹑脚地下来,想看看奶奶半夜三更地在和谁说话。

  我来到房门边上,轻轻打开了一条缝,只见堂屋里垫着一根蜡烛,也没开灯,昏昏沉沉地,奶奶背对着我坐着,但我看见在她身前放着一个纸人,我正好能看见它的脸,白纸的脸苍白得就像是一张鬼脸一样。

  而我刚刚听见的说话声,就是奶奶在和它说话,而纸人身上,穿的竟然是我的衣服!

  我在房门后面一动都不敢动,但是心跳却一直在加剧,从小到大我从没见过奶奶做这样诡异的事,而且我虽然能听见奶奶在和纸人说话,但是在说些什么,我却根本听不见。

  奶奶和它说了良久,最后终于停了,接着我看见奶奶拿起三炷香,在纸人头上绕了绕,接着就起身找来了一张引火的纸钱,我这才看见纸人被放在火盆里,奶奶小心翼翼地将纸人引燃,连着我的衣服,直到奶奶起身了,我才认出来那是我小时候穿过的衣服。

  纸人很快就烧着了,奶奶在旁边做着揖边念叨着什么,而我紧盯着纸人大气也不敢出,有那么一个瞬间,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走了眼,我竟然看见燃烧着的纸人忽然咧嘴朝我笑了。

  我吓了一跳,顿时惊呼出声,然后就惊动了奶奶,奶奶看了房里一眼,似乎意识到我在偷看,于是就说了一句:“石头,你怎么起来了!”

  奶奶的话语里满是责备,我心虚地打开门,疑惑地问奶奶:“奶奶,你这是在干什么,这个纸人怎么穿着我小时候的衣服。”

  这时候纸人连同衣服都快燃烧殆尽,奶奶才说:“我烧一个纸人代替你去受苦受难,也好让那些亡灵不要老缠着你。”

  我感动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奶奶则说:“你快去睡吧,大半夜的不要到堂屋里来,有什么明天又说。”

  我对奶奶说让她也早点睡,奶奶回答我说她先把这些灰烬给处理了。后来我回房间里去了,也不知道奶奶是怎么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