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6、叫亡魂

6、叫亡魂

  关于去郑老秋坟前祭祀的事,最终没有去成。

  因为姓周的这个阴阳先生,在一个晚上,忽然死了。

  这是他孙子特地来告诉我们的,当奶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都不敢相信,虽然他已经有八十高龄了,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去世,任谁都会想到和郑老秋这件事的联系。

  而从他孙子的描述中,几乎也可以断定,他就是因为这件事而去世的,并不是寿终正寝。

  他孙子估计也不了解内里,又或者并没有将原委真真实实地告诉我们。他说他爷爷一般子时以前一定睡觉,只是那晚子时了他却并没有睡下,还要到院子里去走一走,他们家的院子和后面的菜地连着,菜地里有一口井,他爷爷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井边去了。当然这些都只是他们的猜测,因为全家人并没有谁看见他走到井边去,只是因为他爷爷被发现在水井里,发现的时候已经淹死了。

  其实这件事即便你不往郑老秋这件事上想都不行,一个八十高龄的老人,子时了一个人去到井边干什么,而且还是在菜地里,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如果真的要说的话,只能是有东西领着他去了,也就是说,有什么东西不想让他帮忙主持这场祭祀,又或者是因为他涉入了这件事里,所以被索了命去。

  但无论是何种结果,都不过使我们的猜测和推断罢了,究竟真相是什么,恐怕也只有这阴阳先生自己知道了。

  他孙子的涵养倒也还好,几乎很镇静地和我们说了整个经过,然后推掉了这场祭祀,反倒是奶奶他们觉得很内疚,连累了他。

  所以这阴阳先生下葬的时候,奶奶特地去了,回来之后感触颇多,最后和父母他们商量说,这事情已经出了,别的先生估计也不敢接我这茬子事了,要不祭祀就缩减一下,由奶奶主持去安魂,顺便也去叫魂试试。

  奶奶从没主持过这种事,自然心里也没把握,但是毕竟和这些人打交道久了,也懂一些门道,只是从未涉及,这次请不到人,只能赶鸭子上架,自己上了。

  于是这事也就又不得不这样定下了,只是全家人心里都没底,特别我就更没底了,也不知道事情究竟会变成怎么样,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只是这事还悬着,就又冒出一截子事来,是有一天王叔他媳妇来了。

  自从王叔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后来墓地里又出了老鼠的事,估计这家人之后也没得到过安宁,她来自然应该是为了王叔的事,而她来说明了目的之后,竟然是托奶奶叫魂。

  至于叫魂的对象,竟然是王叔,也就是说,她要叫的不是生魂,而是亡魂。

  奶奶一直有个规矩,就是只叫生魂,从不叫亡魂。用她的说法是生魂只是暂时离开了身体,叫回来相当于穿针引线,搭桥引路,但是叫亡魂就不一样了,亡魂阴气重,怨气也重,而且非常难叫,和叫生魂在仪式和步骤上也有区别,稍不注意就会出事,所以奶奶从不叫亡魂。

  这王叔他媳妇也知道奶奶的这规矩,所以说出来的时候也很为难,但是她还是请奶奶考虑考虑,她说她夜夜梦到王叔来找她诉冤,说他是被害死的,不是病死的。

  这偶尔的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王叔他媳妇心有所念而致,但这连着四五晚都是一样的梦,这就玄乎了,而因为郑老秋的事,附近会叫魂的神婆先生都不愿意趟这趟浑水,所以百般无奈之下,她只好来求奶奶了。

  奶奶听见这事和郑老秋有关,稍稍有些犹豫。我曾经听奶奶说过,叫亡魂前面的仪式都不是什么问题,几乎和叫生魂一样,也是请神、问神和叫魂,只是后面不同的是送神这个环节,也正是这个环节,往往是祸事的开端,那就是关亡。

  所说的关亡就是送亡魂,前面在说叫生魂的时候已经说过了,叫魂送神是要送帮你的那些东西的,而送亡魂不单要送这些东西,还要送亡魂。

  送亡魂不是说送就能送的走的,怨气轻的,还能送的走,但是有些怨气重的真的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特别是这种冤死的亡魂更是,奶奶听王叔他媳妇说王叔托梦给她自己是冤死的,眉头就已经皱了起来。

  奶奶说眼下郑老秋这边的事都还没搞清楚,万一再惹上一个亡魂就更难缠了。

  奶奶的意思就是拒绝这档子事了,只是偏偏关亡有个规矩,就是生者会拿着死者的照片来,当时王叔他媳妇也拿着王叔的照片来了,当我看到照片里的王叔的时候就惊叫了出来,因为这个人正是我九岁那年在门外遇见的那个男人。

  也正是他害我丢了魂,领着我要去哪里都不知道。

  奶奶他们听了我的话更是惊讶得嘴都合不上,我们都以为那个男人是郑老秋,谁知道竟然是王叔!

  而那年刚好是他刚死不久,这样看来他来找奶奶,然后我丢魂,再到郑老秋的这档子事,根本就不是巧合,而是有联系的。

  也正是因为最后我认出了王叔的照片,奶奶当场就答应帮王叔他媳妇帮招亡魂。而招亡魂的地方,既然他媳妇说是梦见的,那么就先到他家去招了看,如果招不到,再到坟地上去。

  他媳妇得了答复自然是千谢万谢地走了,她走后奶奶才对家里人说,她觉得这王叔一直在我们家附近转悠。

  像奶奶这样的人,很多时候直觉是很灵的,但是她却没有说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因为替王叔招魂的事要放在替郑老秋安魂之前,所以奶奶选了隔天傍晚,她说到时候我也跟着去。

  到了隔天傍晚,奶奶带着我去了,临行前奶奶拿了一个鸡蛋让我对着哈了一口气,然后将这枚鸡蛋放在了堂屋中央供着老佛祖的米碗里,接着她又在老佛祖前点了一炷香,这才出门,出来的时候她拿了一包米让我揣在口袋里,米是用画着符的黄布包裹起来的,据说能辟邪。

  我们来到王叔他媳妇家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叫亡魂和叫生魂用到的东西都差不多,只是最后需要一只公鸡来献祭,这只鸡是用来给亡魂附身用的,而且到了送亡魂的时候需要一刀杀了,任由血喷出来,来献祭给亡魂,好让他离开。

  王叔家有两个儿子,抱鸡杀鸡的事都交代给了他大儿子,小儿子则负责拿着王叔的照片。因为亡魂生者已经不在了,所以用照片替代,在早一些的时候没有照片,就用画像取代,都是一样的道理。

  招亡魂的话并不需要找有桥有水的地方,只需要在院子里选一个合适的方位就可以了。

  等太阳落山之后,天开始昏暗下来,奶奶这才开始,让他家小儿子站在身旁,只是就在奶奶点香打算开始的时候,他家大儿子抱着的公鸡忽然躁动不安起来,而且第一声就吓了所有人一跳,因为它在学母鸡叫。

  奶奶听了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脸色自然有些不好看,这只公鸡一连叫了数声都是在学母鸡叫,于是奶奶让王叔他媳妇重新换了一只。

  我总觉得这事有些悬,事有凑巧总有脏东西作祟,但既然奶奶也没说什么,我也不好插嘴。

  换了一只之后,才又重新开始,奶奶摆了一碗水,王叔他大儿子而二儿子分别站在两边,奶奶用香在他们身上分别绕过,然后捏住香闭目请神,期间她的嘴一直在动,但是在说什么却听不见,也分辨不出,过了一会儿之后,奶奶才开始重新出声,开始问神。

  听到这里,我心猛地悬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听过题郑老秋叫魂的事,所以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香,生怕忽然它就熄灭了,还好的是,问神的过程很顺利,然后奶奶就开始叫魂。

  我们在周边也没觉得有什么动静,所有人到了这时候更是大气也不敢出,眼看一炷香都快完全熄了,奶奶依旧一直在喊。

  最后一炷香烧尽,奶奶终于停了下来,我们都疑惑地看着奶奶,我虽然猜到了结果,但也不敢说话,只是看着奶奶,看她怎么说。

  奶奶睁开眼睛,看着熄掉的香,然后对我们说:“他的亡魂叫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