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7、鸡蛋卜

7、鸡蛋卜

  叫不到的话要再叫只能是两天后,要到隔天傍晚,王叔他媳妇听了当时就傻眼了,随即说道:“怎么会这样呢?”

  奶奶似乎也很不解,她手里还拿着烧完的香,但最后估计自己也没想出什么来,于是将那碗水端起来,然后到院子边上泼掉。

  哪知道就在奶奶把水泼掉的时候,忽然只听见王叔他大儿子“哎哟”一声,就只听见一阵翅膀扑动的声音,他抱着的那只公鸡就从他的手臂间挣脱了出来,起初我们都以为是他大儿子没抱住,让它给挣脱了。

  可是等看到他大儿子手上的血的时候,才知道是这鸡啄到了他,而且似乎很重,因为血流了很多。

  而这只鸡说也怪,挣脱之后落在地上不奔也不跑,就在地上站着,而且头偏过来偏过去的,似乎是在打量院子里的所有人一样。

  王叔他媳妇打算去捉,但是被奶奶喊住了,这只鸡一直呆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就像变成了一尊雕像一样,如果起初还觉得只是我们有些多想的话,那么到现在每个人心上都开始有些发毛了,而且随着天色的逐渐转黑,周遭也显得有些阴森起来。

  大约是最后奶奶也看不出个究竟,只能让王叔他媳妇把鸡捉住当场杀了。

  这期间他大儿子包好了伤口,王叔他媳妇去捉鸡的时候,这只鸡竟然也没有挣扎,就像一个掉在地上的玩具一样地就被抱了起来,而且抱起来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这鸡怎么这么冰。”

  奶奶听了说:“赶紧朝着叫魂的方向杀了。”

  他大儿子手脚倒也灵活,手起刀落就把鸡头给斩掉了,从始至终,这鸡也没挣扎下,即便被杀掉也没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身子都没在动弹下,俗话说鸡死都要蹬蹬脚,但是它硬是像是已经死掉一样,整个过程就像在杀一只死鸡一样。

  这事让所有人心里都有些不安,奶奶让王叔他媳妇把鸡弄了然后送到路边去,顺便带一些香和纸钱烧掉,她还特地叮嘱这鸡不能自己拿来吃,一定要送出去,连褪下来的鸡毛等等之类的也要一并送出去。

  交待好这些,因为天色已经晚了,我和奶奶就先回去,剩下的交给他们家去做就可以了。

  还有就是因为叫不到亡魂,奶奶说这事先这样放一放,等把郑老秋那边的事处理了再来帮他家叫。

  我和奶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在王叔家的事我一直觉得不安,在心里默默地揣摩着倒底是怎么回事,奶奶则去换衣服,我正入神的时候,忽然听见奶奶喊了声:“石头,你……”

  我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只见奶奶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而且看着地上,我不解她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于是低头去看,地上根本什么也没有,于是我更加疑惑了,于是问奶奶:“奶奶,怎么了?”

  奶奶的脸色很快变回了原样,然后说:“没事,我看花眼了。”

  奶奶从来都不是一惊一乍的人,我觉得他一定是看见了什么,于是追问:“你看见什么了?”

  奶奶却没有回答,而是问我:“今天在他家叫魂的时候,你感觉到什么没有?”

  我觉得奶奶问的有些奇怪,于是回答说:“没有什么,难道有哪里不对吗?”

  奶奶说:“没有,我就是问问,我总觉得他家的事有些奇怪。”

  我说:“我也觉得。”

  奶奶听见我这样说,于是问我:“你觉得哪里奇怪了?”

  我说:“他家的鸡很怪,我从来没听说公鸡会学母鸡叫的,还有后来那只鸡你不觉得怪吗,好像一只死鸡一样,杀它的时候都没动。”

  奶奶不置可否,她说:“这些你别想了,徒伤神,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吧,不要乱跑。”

  我也没事可做,于是就在堂屋里的沙发上坐下了,奶奶到房间里拿了一面镜子出来,然后把我出门时候哈过气的那枚鸡蛋从米碗里拿了来,她又找来纸钱绕着镜子烧了,然后就拿着鸡蛋放在镜子上。

  我看见奶奶在将鸡蛋放在镜子上的时候,嘴里在念叨着什么,但是声音很小,我也听不清,只是我只看见她就像变戏法一样地,那鸡蛋几乎是才碰到镜面就竖了起来,一动不动地。

  我觉得惊奇,问奶奶说:“奶奶,你这是在干什么?”

  奶奶看了我一眼说:“别说话。”

  我识趣地闭上嘴,然后奶奶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责怪我打断她的动作,然后奶奶找来一炷香,对着镜子上数着的鸡蛋拜了拜,就闭上眼在默念着什么,我似乎觉得这架势有些像是在叫魂,但好像又不像,一时间也不知道奶奶倒底在干什么,于是更加大气也不敢出,只是看着她。

  香烧了半截之后,奶奶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将香插在了香炉上,收起了镜子,拿着鸡蛋就出去了。

  我则一个人坐在堂屋里看电视,过了一会儿奶奶重新拿了鸡蛋进来,然后就开始剥鸡蛋壳,刚刚这功夫,奶奶原来是煮鸡蛋去了。

  奶奶在做这些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有人打断她,加上刚刚才被她训斥过,这回我不敢多问,只是看着她在做,我觉得自始至终奶奶都在做什么,因为即便她在剥鸡蛋的时候嘴上都在念着什么,而且她剥下来的蛋壳都小心翼翼地用碟子装好了,我一直看着,最后忽然听见奶奶说了一句:“有侬!”

  她边说边来看我,我见奶奶这样的表情,这才开口问:“奶奶你倒底在做什么?”

  奶奶将剥好的鸡蛋放在碟子上,这才说:“这是鸡蛋卜,里面有侬。”

  我问:“什么是侬?”

  奶奶说:“侬就是侬,小孩子别问这么多。”

  我于是又问:“那你是在做什么?”

  奶奶这才说:“从在他们家的时候,我心里就一直存了个疑影,既然他媳妇能梦见他来找她,但是却招不到他的亡魂,所以我用了这个鸡蛋卜,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测。”

  我听奶奶说起在王叔家的事,于是紧张起来,问道:“那你是什么猜测?”

  奶奶却反问:“刚刚进门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我说:“是在想王叔家那公鸡的事。”

  奶奶显然并不关心我究竟在想什么,他问我:“那你留意到你的影子没有?”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奶奶:“我的影子?”

  奶奶说:“我也没看真切,只是忽然看到,好似你身上背着一个人一样,但是再看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所以我才想到用鸡蛋卜来问问。”

  我心里暗暗一惊问:“那结果是什么?”

  奶奶说:“鸡蛋里有侬。”

  又是这句话,我问奶奶:“有侬是什么意思?”

  奶奶说:“有侬就代表要求的事确有其事,我问的就是王叔的亡魂在不在你身上。”

  我则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惊道:“什么!”

  奶奶则比我镇静许多,好像她早已经有这样的猜测,只是现在才得到证实罢了。

  奶奶说,我九岁那年叫到的假魂多半就是王叔的亡魂,所以这么多年来才相安无事,之所以到现在又犯事,多半是因为王叔坟地里出了老鼠抬尸的事,但内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郑老秋的事在里头充当着什么角色,暂时还不清楚。

  但眼下知道的是,我九岁那年就丢了魂,我可以说是被王叔亡魂附体,也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是以另一个自己在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