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8、双亡魂

8、双亡魂

  这下子倒好了,在没有具体可行的办法之前,奶奶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她说我现在清醒懂事是因为有王叔的亡魂在身体里撑着,要是把它赶出来了,又找不到我的生魂,那我要不就是再招一个假魂进身体里,要不就是一辈子都做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

  听奶奶说的这样严重,我自己都有些出乎意料,而且这种感觉很怪,就像忽然告诉你,你不是你自己了,难以接受,而且难以理解。

  奶奶这才和我解释说,为什么那天先生驱邪的时候,我会忽然晕倒,就和王叔的亡魂有关。

  只是奶奶却绝口没有再提那先生说的我房间里有两个“东西”的事,我只是觉得奇怪,要是一个是王叔的话,那另一个是谁,难道是郑老秋?

  所以第二天奶奶让父亲和她一起去了王虎他家,意思是告诉他家媳妇叫亡魂的事先往后缓缓,等去过了郑老秋坟地里祭祀再来说这个事。

  去到王叔家的时候,那里的情形稍稍有些不对劲。

  据父亲回来说,去到他们家首当其冲就看到了丢在院子里的死鸡,大概有十来只,全是他们家自己养着的,而且每只鸡都被咬得血肉模糊,特别是脖子上都有一道致命的伤口,也不知是被什么东西咬的。

  见到奶奶来,王叔他媳妇就说开了,她告诉奶奶和父亲说就在昨晚鸡群一直惊,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搅他们,他起来看了四五次,都没看到有什么东西,后来倒也安静下来了,只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忽然就听见又开始叫,而且这回叫的很凄厉,闹哄哄的,灯塔起来的时候,只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窜上了墙头,转眼就不见了,这黑影大概有一只猫这么大小,但这也只是他媳妇的估计,因为具体的她也没看清,所以当时他就怀疑是不是哪里的夜猫闯了进来。

  可是她从来都没听过猫会来咬鸡群的,但是说那是黄鼠狼的话,又太大了一些,不大像。

  王叔他媳妇把咬死掉的鸡从鸡圈里都拖出来,它们几乎都被咬得不成样子了,看着就让人心生恐惧,她又想起那年王叔回来和她说的,关于郑老秋咬猫的事情,于是就更加害怕,也顾不得这些死鸡,就让他们晾在那里赶紧回了房间,只等白天再来处理。

  哪知到了第二天,他大儿子的伤口似乎开始发炎,于是她顾不上这些死鸡,就和她大儿子去了医院,包扎了之后回来正打算处理,奶奶和父亲就来了。

  奶奶问他媳妇那东西之前出现过没有,他媳妇摇头说从来没见过,而且周围安静地很,也从来没有出现过野猫,更别说黄鼠狼了。

  奶奶和父亲也觉得蹊跷,但想不出个端倪来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安慰了他们一家人,然后和他们说了招亡魂的事,他们家也没有异议,奶奶又问了句昨天献祭的鸡没吃掉吧,他媳妇说都送出去了,只不过大早出去就不见了,估计不是有人拣走了就是给猫狗叼了,奶奶听了也就放心了,只要送出去了,就不管是被人拣去还是被猫狗叼走了。

  临走奶奶说这些鸡最好挖个坑埋掉或者烧掉,他家里正是出事的时候,以免不吉利,招来祸事,王叔他媳妇都一一应了。

  只是要走了,奶奶忽然看见他大儿子神情恍惚地站在屋檐下,眼睛定定地看着院子,也不说话,那眼神看着有多呆滞就有多呆滞,奶奶觉得奇怪,就问王叔他媳妇:“你这儿子早上出去就是这样吗?”

  王叔他媳妇估计也没留意,乍一看到也是吓了一跳,然后她喊了一声她这大儿子的名字,哪知一点反应也没有,然后她惊恐地对奶奶说回来的时候还不这样的,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就变成这样了。

  这事也合该是奶奶看到了,看他这样子,奶奶说这是丢魂的样子啊,于是就问王叔他媳妇他们早上出去的时辰,有没有遇见什么东西之类的。

  王叔他媳妇说他们出去的时候太阳都冒了老高了,出去和回来也没遇见什么,而且大白天的能遇见什么来着,正说着呢,忽然有人进来了,是他们村里的人,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看见院子里丢着的鸡的尸体的时候,他眉头皱了些,然后就和王叔他媳妇打了招呼。

  奶奶他们本来以为他不过是过来串门,哪知道竟然又捅出一桩事来。

  他问王叔他媳妇,是不是他们家送出去了一只半熟的,献祭用的鸡。王叔他媳妇不解地答应着,然后他就说开了,原来是他家养着的狗大清早叼了回去,他们都在忙也没注意到,等看见的时候已经吃了只剩下一小半了,起初他们还担心这狗是不是叼了哪家做好的鸡回来,还怕人家找上门扯皮。

  可是过了两三个时辰就不对劲了,据说这狗之后就像疯了一样地见人就咬,起先是咬伤了他媳妇,然后就跑出去了,接着村子里碰见的人也被相继咬了,只是短短半个多小时,已经有十来家人找上了门,说是他家的狗咬了他们,都要讨个说法。

  他家好言好语将这些人劝回去了,才琢磨着自家养的狗一直都很温顺,怎么无缘无故就发了疯,于是才想到是不是吃了这只鸡的缘故,于是才循着线索,找到王叔家来了。

  而进来他看见院子里丢着这么多死鸡,似乎是更确定了,让王叔他媳妇给个说法呢。王叔他媳妇无奈,也只能先息事宁人,勉强打发走了他,然后一脸哭相地看着奶奶,说这事该咋办。

  若是平常人遇见这么多不寻常的事只怕是早就乱了方脚,奶奶毕竟常年和这种事打交道,见得也多了,她劝王叔他媳妇先别着急,这事出了总得一件件解决了,劝她还是去找个正经先生看看倒底是哪里在作怪,只要钱花下去了总能找到愿意帮忙的。

  而至于他大儿子的事,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丢了魂,等过一两天再看看,眼下先把这狗咬人的事给摆平了。

  之后奶奶和父亲才回来了。

  大约是过了三天,离去郑老秋坟地上祭祀还有一天的样子,王叔他媳妇忽然又来了,这回她来神采奕奕的,似乎是问题都解决了,她说她听奶奶的话下了重金果真请到一个外地的先生,那先生特地来家里看了,说是“家畜不合,扁毛作怪;人宅不宁,死人作祟”。

  先生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首先家里这几年不要养家畜,特别是扁毛家畜;第二就是去死者坟地上看看,是不是有东西遮了棺荫,导致家宅不宁。

  他家带着先生去到坟地上一看,果真在坟地后头新建了一座坟,挂着的魂幡刚好遮住了他家的坟头,于是王叔他媳妇找到这家人,说了经过,移了魂幡,顺便除了坟边的杂草树枝,然后烧了纸钱两边都祭祀了下,事情竟然就这样解决了。

  据说做了这些之后他大儿子也忽然就好了,手上本来一直发炎的伤口也开始好转,于是她特地来谢奶奶,顺便把这个先生介绍给奶奶,因为她听说我们家要去郑老秋坟上祭祀,没有先生主持。

  听她这样说,奶奶自然是乐意,于是当下就和父亲跟着她去见那个先生了。

  回来的时候奶奶他们是和这个先生一起回来的,因为经过了上次那个先生的事,我总觉得先生总是要六七十岁的,但看到这个先生才知道自己错了,他很年轻,最多也就四十的样子,奶奶都称呼他张先生。

  她来的是老家,进来的时候特地看了奶奶供着的老佛祖一眼,然后看了四周,最后才看向我。

  自始至终他都没说一句话,而他也没盯着我看,看了一两秒钟就又看向了别处,我只觉得他给人很有压力的感觉,奶奶他们更是也不敢说话。

  等过了一会儿,几乎整个屋子院子都看遍了,他才说:“有个亡魂缠着他,就在他身上。”

  这个奶奶倒是知道了,只是可能奶奶并没有告诉父亲和母亲,所以他们听到的时候明显十分惊恐,然后就问这该怎么办。

  哪知道这先生说这亡魂在我身上倒也没事,引出这些事来的也不是它,而是另一个亡魂。

  被他这么一说,当下我们所有人的脸色都白了,他的说辞和死掉的周先生的说辞几乎一模一样。

  然后他才又说道:“这两个亡魂在抢身体,轮流附在他身上,所以才有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