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十七章 冥婚

第十七章 冥婚

  各位看官肯定要问了,这王青山的女儿到底哪儿不对劲了呢?起初几天,她都每晚做些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穿着大红唐装嫁衣,鲜红的绣花鞋,那场景就是自己马上就要嫁人了。

  她每晚做梦都总看见端阳来自己家,每次来都送来了一筐筐的绫罗绸缎,新衣服、梳妆台、绣花鞋、红剪刀等等古时候的彩礼之物。她想叫他,可是他却不理她,就这样带着下人将彩礼完来便转身离开,只是告诉她,当婚期那天他会来娶她。

  也许大家会说了,王青山女儿跟端阳就快要结婚了,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到自己要嫁人也实属正常。

  本来王青山听到女儿这样说,他也如大家一样觉得很正常,但是接下来她女儿却告诉他,每当梦醒之后,她房中都真的会多出这些东西来,如今房中都放了好几大筐彩礼了。

  王青山哪会信呀,于是就到女儿房中一看,顿时吓得脸都青了,因为只见女儿房中的确有一筐筐的彩礼,有绫罗绸缎,新衣服、梳妆台、绣花鞋、红剪刀、婚书、锦麟、寿帕等样样具全。如果只是莫明其妙的多出这些东西,也只是会让他们敢到奇怪,之所以让王青山感到恐惧的是,这些彩礼竟然都是纸做的!

  对,王青山女儿房中那一筐筐绫罗绸缎,新衣服、梳妆台、绣花鞋、红剪刀、婚书、锦麟、寿帕等物全是纸糊的,就是那种扎纸铺中所卖烧给死人那种纸玩意。

  这可把王青山吓得够呛,你想想,做梦梦见别人每天晚上都送来一筐筐的彩礼,然后梦醒后这些在梦里的彩礼真的出现在现实中,而且还是纸糊的,你说王青山能不吓惨么?

  可是,这还不算完,因为王青山发现女儿意然看不出这些彩礼是纸糊的。当王青山要将这些纸糊之物拿去烧掉时,他女儿却死活不肯,说这么好的衣服绸缎烧了可惜,而且说不定这就是端阳送给他的彩礼。

  这下王青山泪都急出来了,心里知道女儿这是撞邪了。

  可是接下来不久更让王青山着急的事情发生了,因为至从他的女儿做了几晚这种梦之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天比一天沉默少言,目光也越来越呆滞无光,整天无精打彩话也不说,突然间就像极了那种重度抑郁症的患者。

  按理来说,王青山都答应了他们的婚事,他们这对新人应当是兴奋喜欢的心情,可是怎么会突然间变成这样呢?

  王青山担心女儿得了病,于是带着女儿去医院做了各种检查,可是却连什么也没查出来。这头王青山的妻子就抱着女儿哭了。

  于是毫无办法的王青山,急忙去寻来了几位大师,可是那几位大师来了做了几场法事却毫无效果,而女儿的情况却每天下降,变得越来越糟糕,到了后来竟然一个人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起来。

  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突然间变成这样,王青山是急得都快疯了,可是医院却无药可治,自己空有百万家产,奈何一点力也使不上。

  就有前几天,王青山的农村亲戚听说到他女儿的情况后,就跟他出主意,说窑山村有位开扎纸铺的师傅本事很厉害,名声很好,如果去找他帮忙,兴许还能救。

  于是乎,这才有了今日王青山上门找我这么一出。

  说到这,王青山已是老泪纵横,声泪俱下,看上去很是可怜。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也很伤感。一位父亲,为了操心担忧自己的子女,成了这般模样,任谁看了心里也不会好受。

  我急忙替他倒了杯水,安慰了他几句,让他别太过伤心了。

  王青山接过水,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我面前,抱着我的腿就说,师傅可得救救我家女儿啊,她还年轻,可不能有事啊,我们二老还指望着她给我们养老送终呢,师傅慈悲就发发善心吧……

  一看这般,我吓了一跳,急忙将他扶了起来,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我哪能要受他的跪拜呀?况且还是替他女儿跪,我更是受不起。于是我对他说,您先别着急,这事你既然找上了我,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放心,这事我接了。

  接下来,我草草收拾了一些行头,然后便与王青山赶往了县城……

  在路上,王青山问我,知不知道他女儿犯的是什么毛病。我告诉他,他女儿十有八九是跟人订下了阴婚。

  所谓阴婚,也叫冥婚、配骨、鬼婚、冥配等,是一种民间习俗。订婚后的男女双亡,或者订婚前就已夭折的儿女,父母出于疼爱心情,要为他们完婚,冥婚又分为死人与死人结婚,和死人与活人结婚两种。过去认为祖坟中有一座孤坟会影响后代的昌盛,不吉利,所以要替死者办冥婚。说白了就是为死去的人找配偶。有的少男少女在定婚后,未等迎娶过门就因故双亡。老人们认为,如果不替他们完婚,他们的鬼魂就会作怪,使家宅不安。因此,一定要为他们举行一个阴婚仪式,最后将他们埋在一起,成为夫妻,并骨合葬,免得男、女两家的茔地里出现孤坟。

  冥婚要通过媒人介绍,双方过门户帖,命关和婚后取得龙凤帖。清末民初的北京仍有阴婚风俗的残余现象,还有个别家庭办死人与死人结婚的“喜事”,谓之“搭骨尸”,男、女两家亲家,谓之“骨尸亲”。早年,这种“婚礼”的迎娶仪式多在夜间举行,有时,人们正在安睡之际,忽被街巷里的鼓乐吵醒,原来是“搭骨尸”的。抬着一顶纸轿子,由单鼓、单号、单唢呐吹奏前引。有的则不用这种形式,仍用八抬大轿,全份金灯执事,原来只娶一张女人的照片。三十年代以后,还有仿照“文明结婚”仪式,用西乐队前导,后边四个人抬着一个出殡用的影亭,内挂“新娘”照片。

  而生人与死人的阴婚则又分为两种,一种是阴阳婚,一种是索命婚。所谓阴阳婚,指的就是一人在阳间,一个在阴间,他们只是存在一个夫妻的名份,其实并不能真正在一起,只不过据说结了这种阴婚的人,晚上还是时常死者会上来找对方。而另一种索命婚,就是指,死人自己看中了哪个生人,然后一旦生人应下了这门婚事,待到成婚之时,对方便会前来将生人的魂魄给接走,接到阴间拜堂成婚。

  听王青山所述,其实我心里已经差不多能够下定论了,他女儿一定就是被鬼魂给看上了,然后定下了一门索命阴婚。

  王青山吓得不轻,说女儿只跟端阳订了婚,难道端阳是死人?

  我说,之前他是不是死人我也说不准,但是自从你女儿频生怪梦时开始,他应当已经死了。

  王青山又急又气,问我该如何是好。我说先到你家看看你女儿的状况再说吧!

  到了王青山家,他将我带入他女儿的房间,还没见到他女儿,便看到她的房间内摆满了红红的箩筐,箩筐里面全是纸糊的绫罗绸缎,新衣服、梳妆台、绣花鞋、红剪刀、婚书、锦麟、寿帕等物。更有一些大红花纸糊的食盒锦盒摆满了书柜台桌,整个房间看上去红红的一片尽是纸物,所以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很是怪异。

  再看她女儿,此时正呆愣愣地坐在床沿上,手上拿着一双大红纸糊绣花鞋,像抚摸心肝宝贝似的轻轻抚摸,两眼无神,嘴里还嘀嘀咕咕的细声自言自语的说些听不懂的话。

  王青山见到自己的女儿,无奈的叹了口去,早早地就转身出了房间,显然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儿突然变成这种模样。

  很明显,王青山的女儿情况很严重,摆明了就是订下了冥婚。见到此情此景,我叹了口气,这事还真的难办喽!

  要知道,冥婚对于地府来讲,可不是违反地府法纪的,换句话来说,冥婚因为双方都订下了婚约,就等于在冥婚契约上签了字,此乃是正道,哪怕地府阴差知晓了,也不会多管这事。而作为阴阳先生,更是不可能为了这事,强行去把鬼给杀了吧?要知道鬼也分善鬼恶鬼,和人一样,对于吃阴阳饭的人来讲,无故杀鬼和杀人性命无异,而若要解决眼下的麻烦,就只有一个办法,让对方答应取下冥婚!

  不过还好,根据王青山所讲,他们可并不知道端阳跟他们订的是阴婚,所以这事还有希望,必竟这之中存在着误会。换句话来说,这里头还有道理可讲。

  所谓道理,鬼魂是非常怕道理的,道理代表正道,至阳之气,只要不是凶魂恶鬼,一般情况下还是能用道理来化解麻烦的,这也为何阴阳这行统称为道。像民间各种送魂、超渡等等法事其实都是用道理来劝说鬼魂离去或化解怨气而安心投胎。

  想明白此处,于是我出了房间,此时王青山正安慰着伤心流泪的妻子。见我出来了,于是二人急忙走了近来,问我该如何是好?

  我说,这事若要想化解,还得找到端阳不可。你们曾去过端阳家,这样吧,现在你就带我前往端阳家一趟,希望能够找到他!

  王青山点点头,道了声谢,然后吩咐妻子准备好晚饭,他便带我出了门,开车前往端阳家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