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十八章 凶宅老屋

第十八章 凶宅老屋

  端阳的家以其说是在郊外,不如说是在深山里头,因为那里虽然离城不算太远,但是却是一座大山。

  这座大山并没有开发,里面虽然也住着人,但几乎全是远离城市生活的当地农民。像这种小县城外的山林里,哪怕离县城隔得近,平时也是少有人进山的。

  驱车赶了半个多小时路,我们终于来到了王青山所说的端家大别墅。

  此处已是进入了山林的深处,人烟非常稀少,东一座农屋,西一座农屋,都离得很远。

  虽然深在林中,但是这栋别墅如同王青山之前所说的一样,当真是十分的大气。高高的围墙里面是个大花园,而这栋别墅就座落在这个大花园里头。只是年数有点久远了,整栋别墅外墙因风吹雨淋而变得墙体斑驳,白色的外墙满是青苔死残留着而变成的黑渍。

  汽车开到别墅门口停了下来,只见此时的端宅别墅外的铁门紧闭,下车来到铁门外,王青山便跑到铁门旁按着电铃,一边还冲铁门里头喊着,有没有人呀,有没有人呀?

  下车后,我也走了过去,看了看铁门,只见铁门早已锈迹斑斑,一把同样锈迹斑斑的大锁,把铁门锁得死死的。

  看到这,我于是对王青山说,不用喊了,里头没人。

  王青山很惊疑,说:“没人?难道他们都出去了?”

  我摇了摇头,说:“我看这栋老宅应当是一直没人住。”

  王青山有些心急的说,不可能,我前不久曾来过他们家,他们父母都在呢。

  我叹了口气,见他还不信,于是便指了指铁门上的那把生满了铁锈的大锁说,你看这锁都锈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会有人住呢?

  王青山顿时吓得脸色发白,指着眼前的大宅惊恐万状的说:“师傅,你说是的,我那天见到的都……是鬼?”

  “想必没错,要不然这门上的锁不可以锈成这样,连锁眼都被锈给堵死了,这老宅少说也有个几年没人住了。”我不置可否的回道。

  王青山还沉浸在惊恐中,他说,当初我来时为什么异常都没发现呢?当时端阳的父母的确也在家中,而且我还在他们家吃了中饭,谈天说地,可不曾像是死人啊?

  我没有再跟他探讨此事,只是告诉他,这房子不可能会有人住。

  说话这时,前方走来了一个村民,他见到我们站在别墅门前,显得很惊讶,上下打量着我们,就好似看到了啥外星人似的。

  那人盯着我们看了好一会儿后,便匆匆走过去了,可是没走几步,他又折了回来,然后走到我们跟前问道:“你们这是打算买这栋老宅子么?”

  我们摇摇头,心想这人故意折返回来,难道是有什么关于这房子的事想对我们说吗?

  果然,对方见我们摇头,于是便说:“不是买房的就赶紧走吧,不要在这个地方转悠。”

  卧槽,这人也太霸道了吧,我们难道在这儿转转都不行么?

  对方见我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于是叹了口气,他说:“叫你们离开咋还不听呢,告诉你,我这也是为你们好,这儿可呆不得,要不然惹上麻烦了可别怨我没提醒你们。”

  说完,对方好似因为不听他的话,所以很生气似的便转身甩手离去。

  一听这话,我急忙追上两步,说:“大叔,您老误会了,我们来这里是因为有事儿,只是您刚才说这儿不能呆,否则会有麻烦,不知道大叔所讲是何意啊?”

  这位村民看了老宅一眼,然后神神秘秘的将我们拉到了好几米开外,然后才小声的对我们说,这儿没事不能跑到这儿来,因为这栋别墅它不干净!

  一听这话,我顿时好奇了起来,心想这栋别墅果然不简单。于是就问他,这栋别墅怎么个不干净?

  这位村民本来并不想跟我多说,让我别打听这么多,总之叫你们别在这儿呆,你们就别在这儿呆,早点离开便是了,其它的跟你们说了也没用。

  不过在我一再追问下,这位村民还是将他知道的给我们讲了出来。

  据这位村民讲,这栋别墅年代很早,建成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了。不过,在这二十多年里头,住在里头的人却非死即伤,没有不出事情的。

  村民说,那里曾经是一片坟地。附近的村民晚上时常能见到点点鬼火,因为见怪了,后来见到这些鬼火之类的村民们也就根本都不当回事了。直到1992年,一个外来商人将这块地买下,决定为自己建一座别墅。但是没想到的是,在施工过程中,一名工人不慎从二楼摔了下来,没想到几天后竟然离奇死亡。别墅完工后,那名商人也不敢居住,于是也再没有出现过,那栋别墅也就一直闲置着。这样一闲就是两三年,两三年之后,村长收到那位商人的来信,说想委托村长把他那栋别墅租出去,租金给村里公用,只要让别墅别一直空着就行。

  村长一听这么好的事,自然答应了下来。可是当村长将这栋别墅租出去后,怪事就接连不断地发生……

  第一批租户住进去的当天晚上总是听见有人哭而且感觉有人往床上撒灰,第二天就提出了退房的要求。村长觉得非常蹊跷,马上召集了当地十几个胆大的村民进去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却发现十几个人都睡在了床下,而且床上满是灰尘……

  这件事情发生后,村民一致认为这座别墅不干净,村长却认为这只是个小问题,为了不影响别墅的出租情况,村长要求村民不得将消息外传。

  此后,村长以极低的价格将这座别墅租给一家外地人。意外再次发生,这栋楼里的一户人全家都死绝了,当时村民发现这家人出意外时,只见这一家四口人全部吊死在别墅里了,客厅里有,房间里有,死的极惨。

  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村长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从此,这栋楼再也没有人住过……

  虽然别墅不再有人住了,但是别静却没停歇过。从那以后,只要一到晚上,别墅里头就会闹各种古怪的动静。每当夜里,村民们从这里经过时,时常会看见别墅里头人影绰绰,就好似别墅里头还住着人似的,而且有时竟然这栋毫无人居住的别墅里头还会半夜里亮着灯。更有村民曾听到别墅里头有人谈话的声声,或者是大人小孩哭哭啼啼的声音,总之,一到晚上,这里就不消停。所以,打那以后,村民们夜里都不敢从这儿经过了。

  眼前这栋别墅竟然是栋凶宅,而且还闹得这么凶,这倒是我没曾想到的。我看了看四周,谁说不是呢,眼前这栋别墅果然阴气森森。

  此时正是黄昏时分,这座老旧的别墅静静地孤立在荒山上,远远看上去,这栋楼透着一股莫名的阴森感,像冰窖一样阴冷,没有一点生气。

  就在我以为事情全部讲完的时候,那位村民却接着又讲了起来,他说,自打那以后,这栋别墅就空闲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是就在两年前,这栋别墅的主人,也就是当初那个外地商人,竟然一家三口全部回来了,从村长那拿到钥匙就搬进了这栋屋里,住了下来。

  当时,不仅我们村民劝他们不要住,就连村长都劝过他们一家。可是他们一家却没有听我们的劝言,最终还是住了进去。

  说到这里,村民叹了口气,满是惋惜的样子。

  见到这,于是我好奇的问道,那后来呢,房子的主人这一家后来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