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十九章 凶宅主人

第十九章 凶宅主人

  说实话,看到这位村民叹气惋惜的样子,我心里差不多已经能够想到别墅主人那一家的结局是如何了,但是虽然饶是如此,我还是很想从村民口中听到答案。

  村民再次叹了口气,然后看着我身后不远处的那栋别墅,眼神有些飘乎,就好像回忆起什么恐怖的事情来了似的,缓缓地说:“那家人,后来就消失了……”

  啥,消失了?我和王青山都有些吃惊,因为在我们心里,心里想的应该也是非死即伤,可是没曾想到答案却是消失了。

  我非常好奇,一家三口,都是大活人,怎么可能消失啊?于是我就问那个村民,这怎么可能呢,难道他们住进去后,就没人再见过他们么?

  村民愣愣地盯着我们,然后悠悠的来了一句:“当时他们住进这栋别墅后,就没有人见过他们出来过。”

  我皱了皱眉,然后终于明白了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你想想,一家三口人,住进了这么一栋凶宅里头,然后就没曾见到他们出来过。要知道三口之家,不可能不出门吧?难道不用买米买菜?难道不用买衣买物?可以说,任何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上,都得与这个社会接触,不可能做到与外界绝对隔离的。

  我很惊讶,继续追问道:“一直都没再见过他们?”

  村民点点头,是的,刚开始大家也没在意,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可是就是没有一个人见过他们出来过,十天,半月,半年,一年,他们这家人就好像被关在了这栋宅里出不来似的,总之没有再出来过。

  说到这,村民又皱眉道:“不过……在这么多年来,又有村民们说见过他们这家人,说曾见到他们在屋里的窗户上看着外面,当时可把那个村民吓坏了。”

  “那你们怎么知道他们消失了?你们就没曾进去看过?”说话的是一旁的王青山。

  村民说:“当时这凶宅闹得那样凶,谁还敢进去看呀?更何况这事跟村民们也无关,所以没有人曾提起要进去找这家人,必竟当时时间也过去了那么久,就算进去查看,他们出了事也肯定迟了,所以大家就这样谁也不提这凶宅的事情了。不过就在前几年老村长退休时,他曾带了一两个村民进入了这栋宅子,不过据说进去后人没见着,倒是听到有人喊村长他们的名字,村长他们吓得直接就跑出了别墅,之后就将别墅上了锁,然后就再没有人进去过了。”

  听到这话,我在想,如果我说王青山前些天就进入过这栋别墅,而且还在里头吃过一顿饭,不知道这个村民会作何反应?是不相信,还是会吓得脸色发青呢?

  再看一旁的王青山,此时脸色已是一阵发白了,显然是听到村民们把这宅子讲的那么可怕,加之自己前不久就前进入过里头吃饭做客,所以不吓坏才怪呢。

  村民跟我们讲了这么多,但是还从没有提过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于是我就问他,这栋房子以前有没有住过一户姓端的人家?

  “姓端的?”村民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说:“没有,当时那些租客我倒都认识,没有姓端的人。”

  我点点头,然后想到了什么,于是接着问他,租客没有姓端的,那这栋别墅的主人呢,他们姓什么?

  村民摇了摇说,称自己从没跟别墅主人打过交道,因为这个别墅的主人是个外地商人,跟他们这些普通农民不在一个阶层上,所以没有人跟他们交集过。只知道他们是个外地商人,大家都称他们老板,仅此而已。

  不过说到这,村民又补充了一句,看你们对这栋别墅好像很感兴趣,不过我可警告过你们啊,这房子太邪门了,最好少些好奇的好,省得自找麻烦。

  我无奈的笑了笑,跟他说,我们此次的确是特意来这房子这里,因为我们想找一个姓端的人,他以前就应当住在这栋别墅这里。

  村民一听这话,见我不似开玩笑,于是就说,租客里头没有姓端的,除非那个房子的主人姓端。不过你们若真有事的话,建议你们去找一找老村长,他应当知道别墅主人的名姓,毕竟他曾帮别墅的主人出租过房子,而且这房子的钥匙也在老村长那里。

  听到这,我也知道这个村民已经差不多把知道的都说给我们听了,于是我们谢过了他,然后便按他所指的路,前去老村长家,因为我有很强烈的预感,端阳很有可能就是别墅的主人。而且就算端阳不是别墅的主人,但是别墅的钥匙也在老村长手里,要想进入别墅还得去老村长家才能拿到钥匙。

  按村民所说,老村长家离此处还有一里多地,顺着另一条小山路,我们便寻了过去。走了大概有十来分钟,我们到了老村长家。

  村长家住的还是土坯大瓦房,到了屋前,便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迎了过来,略有疑惑的问我们找谁,是不是有事儿?

  我们点点头,问他是不是就是这儿的老村长?

  那老头点点头说自己以前的确是这儿的村长,不过现在可不是什么村长了,早没干了。不过他也十分好奇,问我们找他有什么事。

  我也没跟他绕圈子,直接告诉他,我们的确是特意来找你的,因为听说你手里有村里那栋大别墅的钥匙,而我们遇到了件麻烦事,要进别墅查看一下,所以我们想来您这借用一下钥匙。

  老村长一听这话,当下就脸色变了样,惊恐万状地问我们,到底惹上了啥麻烦事,非得进那栋老房子,难道你们真不知道那老房子的厉害之处么?

  我叹了口气,知道若是不将实情说出来,眼前的老村长恐怕不会随意借钥匙给我们的。于是看了王青山一眼,王青山也会意,然后便将他女儿的事情一五一十全跟村长说了一遍。

  听完王青山所讲的事情,老村长脸色都吓白了,一脸的不敢相信听到的是真的。

  他稳了稳心神,他说,那别墅明明好些年没人住了,怎么可能里头还有人呢?而且外面的铁门及别墅的大门都被他上了锁,外人是没有钥匙的,王青山是怎么能够进得了屋的?

  我说,我们也就是为这事觉得好奇,所以才来找您借钥匙一用,进屋去查看一下。

  老村长点点头,随后又说,你提到的这个端阳,我是认识的,他就是别墅主人的儿子,不过当初他们搬进别墅后就没再出来过。而后来我也进入过别墅,可是没有见到他们人,当然也没有详细去寻找。不过就算找到了,想必也是早已成为了一堆白骨了。

  一听这话,我和王青山对视一眼,总算是打听到了这个端阳,看来果真如果我之前的猜测,这个端家,还真就是别墅的主人。

  老村长说,他们端家是上海的商人,往上几代据说就是咱们这里的人,不过在解放初那些年死掉了,他们他们父辈就搬到了外地。后来端家发了家,想着回到这个老家土地上盖座房,于是这才特意跑到咱们这个山里头盖了这么一栋大别墅。只是没曾想到啊,花大价钱盖出来的别墅,却会是一栋取人性命的凶宅。

  说到这,老村长叹了口气。然后说,如果你们真要进别墅去的话,我倒是可以把钥匙给你们,不过我可有话说在前头,那里可真的很邪门,可以说是凶多吉少,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我点点头,说这个我们心里清楚,然后便在老村长那儿拿到钥匙,离开了老村长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