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十章 夜入凶宅

第二十章 夜入凶宅

  话说从老村长那拿到钥匙后,我们便往别墅赶,希望赶在天黑之前进入别墅查看,毕竟那栋别墅实在是太诡异了,特别是从村民们的口中得知到的一些情况来看,那别墅里横死过这么多人,闹得那样凶的宅子,最好还是别晚上进去,否则还真的怕惹上大麻烦。

  就当我们快步赶到别墅前方不远处时,王青山突然就停了下来,只见他脸色不知为何忽然变得十分难看,我问他怎么?他好似看见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一样,指着前方的别墅方向惊慌失措地叫道:“你……看……别墅那儿,怎……怎么亮灯了呀?”

  啊?一听这话,我还真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心想难道天没黑就开始闹鬼了?

  于是急忙顺着王青山所指,朝别墅望去,接着果然见到就在前方一两百米开外的别墅二楼,其中一扇落地窗户能看见里头亮着灯光。

  此时已是黄昏,天虽然已经渐暗,但天色却并没有完全黑下来,或者说此时也正是一些人家开始掌灯的时分。这种时候,阳宅里头亮灯本并没什么好奇怪了,但是眼前的别墅不同,要知道它可是空宅,数年无人居住的老房子,怎么可能会亮着灯呢?

  也许有人会说,也许是村民们跑进去了吧?

  我也有这样想过,但是我知道,这种想法实在是太牵强了,因为眼前这栋别墅闹凶那可是闹得人尽皆知的,村民们对它躲都还来不及呢,又还有谁会没事特意跑进屋里头去呢?何况房屋的钥匙还在我们手里呢。

  就在我们死死盯着别墅二楼窗户看着的时候,突然只见窗户玻璃里头白影一闪,然后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将头凑近到了玻璃上,冷冷的看着我们。

  顿时,我和王青山都吓了一跳,被窗户里的那双冰冷的眼睛看得浑身发毛,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王青山害怕的对我说,那是人是鬼呀,师傅,我看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吧,等明天中午再来你看怎样?

  我看了看王青山,此时他吓得连看都不敢再看别墅那里了,浑身打着颤栗,显然是不敢再进屋了。

  本来我也打算就按王青山的建议,先回去,然后待明日正午再来,必竟正午之时,是一天中阳气最重的时候,那时候进入像这种诡异的凶宅,应当是最为保险的。但是,我们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来找端阳的,而据老村长所说,端家一家人都应当在眼前这栋别墅里头出了事,所以说端阳他们已经成了鬼魂,而若是明日正午再来,阳气重的正午端阳他们还会出现么?

  我心里不断的打着鼓,不断的做着取舍,最后还是觉得若等明日正午,倒不如现在就进去,因为明日正午我还真怕端阳他们不出现,而且现在别墅里头不是正有个人么,也许那就是端阳呢?

  想到这里,于是我就对王青山说,我打算现在就进去看看,你若害怕的话就留在别墅外等我,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出来的。

  我也理解王青山,任何一个正常人,听到所有村民们都将眼前这栋房子讲的那样的恐怖,任谁也不会敢踏进鬼屋半步的,特别是这栋空无人住的房子里头竟然还亮着人,而且还特么的有个白衣人影冷冷的看着我们。

  王青山见我心意已决,于是显得有些失落及无奈。他叹了口气,师傅是为了帮我所以才要进入凶宅,而我怎么可能让师傅一个人前去呢?虽然我王青山害怕,但是这必竟是我的事情,师傅都愿意进去,我自然要给师傅作个伴。

  听到王青山这么说,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没想到眼前这个本地大商人,竟然还会这么讲义气。于是我就点点头,有个人陪着进去也好,最起码心里不会那么渗得慌。

  下定了决定,于是我们便提步往别墅走了过去。

  就当我们往别墅走去的时候,我再次看了一眼别墅二楼那个亮着灯的窗户,只见此时那个房间灯光依然还在,只是那个白衣人影却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不过不管那个人影在不在,如今既然下定了决心要进去,我自然就不会再去管他了,哪怕那白衣人影就是白无常,我他娘的也要过去看一看。

  很快,我们来到了别墅外的铁门处,只是到达铁门前,正当我准备拿出老村长给我的铁门钥匙时,铁门竟然被一旁的王青山轻轻一推给打开了。

  我当下就一愣,然后往铁门上一看,只见此时的铁门上哪还有锁呀,就连之前看见过的铁锈都没有了,一扇铁门就好像是刚安装上去不久的新门似的,让我顿觉诡异。

  我和王青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都觉得古怪,但是两人却都没有吭声,或许都觉得见怪不怪了吧,于是我们将铁门打开,然后就准备往里走。

  可是就在我们刚跨进铁门就吓得停了下来,一下给惊愣住了,因为此时花园里头的别墅一楼的大门突然“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本来我们见到铁门竟然没上锁,我们就觉得里面有古怪,心里提心吊胆的渗得慌,现在又突然这样给我们来了一下,当下我们就吓得不轻,虽然不至于吓得掉头就跑,但是也吓得当时头皮一下炸得发麻,汗毛都竖了起来。

  再看那门,门虽然还开着,却没有人出来,显然那门是自己打开来的。这让我不由心里打起了鼓,心想这宅子还真是如村民们所说,邪得很。

  不过如今我可不能露怯,否则只会让里头的凶魂气势更长。于是我拍了拍一旁的王青山,示意他在我在,不必太担心,然后我便迈步往前面的别墅大门走了过去……

  话说刚到大门门口,我便感到一阵阴风从大门里头刮了过来,吹得我直接打了个冷颤。大门里头深幽幽的,又由于此时已经接近天黑,加上屋里所有窗子都是紧闭着且拉有窗帘的关系,所以屋里阴森幽暗,很难看清里面的布置及情形。

  就在我们准备迈步往屋里走时,突然不知何时一个人影飘了过来,莫明其妙的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站在屋内阴阴地对着我们冷笑着!

  这次再次把我们吓得够呛,头皮都一阵阵发麻。当下我就拉着吓傻的王青山往后狂退数步,只见这个莫明出现在我们前面的那个人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黑色衣服,而这时我身旁刚才吓傻了的王青山好似缓过劲来了,冲着那个站在门内的男子惊叫道:“端……端……阳!”

  一听这话,我虽然是本就是来找端阳的,当时也愣了一下,想不到眼前这个人还真就是端阳了!

  当下我就掐上了指决,准备应付对方对我们发难。只是让我没有料到的是,那个端阳一见来人是王青山,阴冷着的脸立即就笑容满面的迎了出来,问王青山怎么来了,而且还说王青山来之前怎么不来个电话,好让他派人去接。

  总之,突然之间,眼前这个端阳显得很是热情,若是一个不明旧里的人见到,肯定会觉得这个年轻人很不错。

  的确,眼前这个端阳,和正常人看上去无异,根本就感觉不到一丝丝异常,只不过此时我可不会这样想,毕竟这栋房子可是数年无人居住了,而且下午我们还曾来过,铁门锈迹斑斑,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住,可是现在天快黑时却像常有人住的房子,这其中肯定是鬼魂在作怪,或者说,是端阳他们在作怪。

  王青山此时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谁说不是呢,这个地方的所有人,都说这屋里根本没有住活人,哪怕就是见到人,那也是鬼魂。现在这个端阳却又再次出现在了王青山的眼前,而且还依旧如他那日前来一样,那样的热情,你说王青山能不害怕么?哪怕王青山此时不害怕,那也整个人都蒙了。

  王青山苦着脸笑了笑,然后看向我,那意思显然是在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