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十一章 藏魂封鬼棺

第二十一章 藏魂封鬼棺

  我心想,我这次来目的就是为了找到端阳,然后劝其放过王青山女儿,解除冥婚契约的。正好,眼前这个端阳和和气气,那我也犯不着用强的,所以就上前一步,面带微笑的说:“原来这位就是端阳先生对吧?”

  端阳打量了我一眼,然后伸出手向我礼貌的招呼,同时侧头问王青山,我是谁?

  与王青山一握手,我便眉头一紧,心想果然村民们没有说错,眼前这个端阳果然有问题,因为我跟他一握手,入手冰凉入骨,毫无温度,显然不是生人。

  王青山见我主动向端阳打招呼,显然也是明白了我的意图,于是赶紧收起一副苦脸,上前介绍道,我是倩倩的表哥,叫潘神保,这次是特意陪我过来的,为我作伴。

  王青山口中所说的倩倩,其实就是他的女儿。

  端阳听完王青山的介绍,笑了笑,客气道:“原来是倩倩的表哥,呵呵,来来来,快请进……”

  进了屋,端阳将灯给打开来了,只见客厅果然如王青山所言,装修极为上档次,一些家具虽然年份有点早,但是放在这个客厅里却并不显得过时。

  不过虽然此时开了灯,屋子里亮堂了起来,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屋内一阵阵的阴风,而且好像还充斥着一些似有似无的雾气,在灯光下有点雾蒙蒙的感觉。

  端阳还是那般热情,请我们落座后就给我们端茶倒水,和王青山拉家长,搞得我倒有了一种假象,就好像眼前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死似的。他问王青山,倩倩怎么没一块过来,要不他派人去接倩倩一块也过来?

  王青山说,倩倩近来身体出了点问题,所以来不了。

  端阳听到这话显得有些担心着急,说要尽快去看看倩倩,把王青山吓了一跳,急忙说不用,改口说倩倩没什么大碍。

  我问端阳,你难道不知道倩倩为什么身体出问题吗?

  端阳摇头说倩倩没跟他说过,前些天他每晚都去了倩倩家,倩倩都还好啊,没见着她说身体不舒服的啊。

  听到这话,我心想,难道这个端阳还不知道自己害了倩倩?还是说他故意在这里给我们装糊弄?还想继续骗我们,只是他不是生人,我们已经一早就知道了。

  这时,我想起了刚才在别墅外见到二楼的那个白影,于是就问他,你家就你一人吗,你的父母他们呢?

  端阳说,他父母也在家。王青山愣了愣,问他怎么没见他们出来呢?

  端阳说,他父母还没起床呢,要不,我去叫他们快点起来,今晚你们就留在这儿吃晚饭吧!

  说完,他便转身上二楼去叫他的父母,转头叮嘱我们稍等。

  见端阳离开了,王青山就慌里慌张的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说,不急,先看看他们想玩什么花样,等下他父母下来后,我们先跟他说说解除婚约的事情,若是他们不答应,那就只能翻脸了。

  其实我心里还有一个疑惑,端阳如果不是故意在糊弄我们,那他怎么会不知道倩倩被他害惨了呢?

  话说我们坐在客厅中等来等去,总不见端阳及他父母下来,我们就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心想他去喊父母起床,怎么要这么长时间呢?

  又等了十几二十分钟,我终于坐不住了,于是就叫王青山在这儿等着,我上楼去看看。

  王青山说,他一个人哪敢坐在这儿呀,所以要跟我一起上楼。我想想也对,这凶宅里可不仅横死过端阳一家,还死过其它的租客,把王青山一个人留在客厅,万一其它凶魂跑出来就危险了,于是就两个人一起顺着楼梯往楼上小心的走了上去……

  二楼有好几个房间,但均未开灯,就连之前曾有一个房间开着灯的,此时也是早已熄灯了,所以整个二楼凄黑一片。

  这更让我感到不对劲了,因为端阳说上来喊他们父母,可是二楼却黑凄凄的一片,根本就毫无人影。我似着听了听动静,也不见有谈话声。于是我直接朝二楼左边第一个房间走了进去,按我的记忆,当初在楼下见到亮着灯,还有个人在窗户里面看着我们的,就是这个左边第一个房间。

  我先是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然后将耳朵靠近房门上侧耳听了一会儿,发现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于是便将手握在门把上,轻轻一拧,发现门竟然没锁,于是我便慢慢地将门给推了开来。

  随着“吱呀”一声,门被我打开了,只不过此时已经完全天黑了,房间里黑凄凄的什么也看不见,当时只感到打一开门的刹那,有一阵阴风吹过。

  王青山首先掏出了手机,然后点亮手机为我寻找门边上是否有电灯的开关,不久,我们终于找到了开关,然后将灯打开,接着眼前的一幕让我们着实吃了一惊,哪怕我们早有心里准备。

  只见这个房间很大,算得上是主人房了,房间里很空旷,什么都没有,没有衣柜,没有床,没有书桌,就在房子的中间却愣愣地放着两口大棺材!

  更为诡异的是,这两口大棺材它们竟然是白色的,或者说这两口大棺材它是用白纸糊的纸棺材,十分恐怖。这两副纸棺材的一头,都用黑墨写着一个大大的“阴”字,看上去极为诡异。

  看到这样诡异的画面,我和王青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王青山问我,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儿会有两口纸棺材呀?

  棺材,亦称寿枋,老柩,寿棺,老房,四块半,寿方,棺材又在农村俗称为“十页瓦”、“十大块”,一般为十页木料制成,但也有用十二页木料制成的,这种俗称“十二元”。十页木料做成的,其中盖(顶盖)为三页,底(底部)为三页,邦(两边)各两页,档(前后)为5-11块其他贵重木料。

  农家制做棺木,一般在花甲左右就要精选木料制作好,准备去世以后用。俚语云:“三十冇付板(指棺材),看你好大胆”。言下之意,人到花四,就要准备寿木了,没有预备好,怕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将措手不及。故此,客家人一般在世时就要做好棺木,称“寿木”或“寿器”,表示添寿加福。也正因如此,寿木做好后,家境好的会请漆工及时涮好油膝,大头顶端书“福”,前端小头写“寿”,棺盖板上用红纸书写“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寓意为有福有寿。

  可是你们有见过在棺材前端写“阴”字的吗?而且棺材都是木料打造,哪有人用纸糊来做棺材呀?

  我敢肯定,在纸棺材的另一头,一定还用墨汁写着一个“藏”字!

  我没有立即回答王青山的疑惑,于是快步朝纸糊棺才的另一头走去,接着果真见到棺头的另一头,用黑墨写着一个大大的“藏”字。于是不我由惊呼道:“藏魂封鬼棺?”

  王青山听我这么一说,于是问我什么是藏魂封鬼棺。于是我便告诉他,所谓藏魂封鬼棺,意思就是能将魂魄躲藏在这种棺材里头,不被发现,这是一种很古老的邪术,现在很少人知,更无人用。

  要知道棺材本来都是用木料打造的,可是眼前的棺材却是用纸扎的,正所谓木料装的是阳驱,人死后,魂魄归入地府,阳世的身体则用木料装着入土。而纸扎之物可就是用来烧给鬼魂的,是为阴物,所以,纸扎做的棺材用来装的就不可能是人了,而是用来装鬼用的。

  有些人,为了死后不下入地府,为了不被阴差拘魂,他们就会扎个纸棺材,然后棺材两头施法写上藏、阴二字,然后自己躺到纸棺材上。如此,当他们死的时候,魂魄便跑不出纸棺材,哪怕就算阎王案上的生死薄将他名字画上叉了,派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前来索魂拘命,也是找不到他的,因为他的阴阳都藏在了纸棺里头。

  当然,能做到这点的,都是生前识阴阳的能人,因为他们能算到自己的命数,得知自己哪天阳寿将尽时,才会睡进纸棺之中,等待生命了去,如此才能顺利躲藏鬼差拘魂。要不然,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阳寿将尽,谁会还没到时限就让自己去死的呢?而若是晚躲进去了,还没来得及进棺,魂就会被鬼差拘走,所以凡是这种人,都不会是别人故意将他们放进纸棺中的,而是自己生前躺进去的,然后将纸棺封闭,将自己活活憋死。

  也许有人会问了,他们为什么死后还不愿下地府,非得睡在这种棺材里躲藏呢?

  是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下地府,然后投胎转世的。比如有些作恶多端的人,比如一些心有不甘不愿离开阳世的人,这种人都不敢下地府,后者是心有牵挂,而前者则是不敢下去,因为生前作恶太多,下去也无法投胎转世,还得受那无尽的鞭打油炸地狱刑罚,所以他们就会想着办法躲避阴差拘魂。

  我曾经听爷爷讲过这么一个故事,话说在解放初,有一个屠夫,当天去给人家里杀完猪,吃过晚饭后,天便已经很晚了,他才扛着杀猪的家伙走夜路往家里赶。回家得经过一处破石亭,话说那晚他经过石亭时,却听到石亭里头传出了人谈话的声音。

  他心想,这都大半夜的是谁在这野地里的亭子里呀。他心里猜测亭子里的人可能是想干什么坏事,于是就偷偷地凑近了石亭,可是当他看见石亭里的人时,却吓了一跳。

  只见这两个长得足有两三米之高,一个穿着白衣,一穿着黑衣,都是一副古代的装扮,戴着高帽,手里拿着索魂链和白花花的哭丧棒,一条红红的长舌头垂到了嘴巴下面,十分恐怖。

  当时这个屠夫就吓得不轻,知道自己是遇到黑白无常了,当时他想跑,可是脚却吓得打颤根本跑不动。

  这时,他又听到里头两个鬼差在谈着话,白衣服的说,张屠夫怎么还没来呀,时辰都快到了。

  黑衣服的说,别急,他会来的,他去别人家里杀猪,回家时必须打这儿经过,所以咱们在这等就行了。

  话说那个偷听的屠夫当时就吓得叫出了声,因为亭子里头那两个人说的张屠夫,就是指的他,因为这个地方只有他一个屠夫。

  这时,他又看到亭子里那个白衣服的人突然拿起一个本书,翻了起来,然后对黑衣服的说,这个张屠夫可是个大恶之人啊,从十四岁就跟着他父亲学杀猪,到现在杀了足足四十年,本来他阳寿有八十有七的,现在却减寿到五十七。

  那黑衣服的听完便接着说,这都是报应,像这种常年杀生之人,能让他在世间活个四五十年已经是他的造化了,等咱们将他拘下地府后才有他的好受,扒皮抽经,水烫油炸,蛇咬分尸,每样都让他受个上百年,让他也明白被人杀的滋味。

  一听到这话,偷听的张屠夫哪还敢听下去了呀,当下就吓得掉头就跑,然后直接跑到一位相熟的术士家里,求他救命。

  那术士最后就告诉他,若想不受那地狱刑罚,就只有躲藏起来了。于是就告诉张屠夫,可以用藏魂封鬼棺来让他逃避地狱刑罚,只是今晚死是一定要死的。张屠夫因害怕黑白无常口中所说的地狱刑罚,于是就下定决心要按术士的办。

  最后,那名术士为他做了一个纸棺材,让他躺了进去。最后,那个张屠夫活活的闷死在了纸棺材里,总之他死了,魂魄却真的没有被拘入地府,一直出入在纸棺周围。

  当然,最后那个术士也没好下场,干预阴阳之道,最终遭了报应,眼瞎手残的过了下半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