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十二章 纸魁

第二十二章 纸魁

  藏魂封鬼之术可是老邪门的邪术了,因为有违阴阳之道,而且还是自己睡入棺中活活将自己给憋死的,也是属于自杀横死,所以不得不说这种术法太过阴邪狠毒了。最主要的是,因为这种死法,人死后,人虽已死,但魂却依旧在尸体周边。在阴阳行当里头,称这种邪物为纸魁。因为是自杀横死的,所以会积累怨煞之气,到处为祸害人,以此消除心中积蓄的怨煞之气,使自身达到自身不失去理智。必竟他们是不能失去理智长时间跑出纸棺外的,否则会被阴差发现,而被拘。

  也许有人会问,那岂不是僵尸?其实不是的,僵尸是因犯煞或藏在了聚阴池等地,所以尸体不腐而引发的尸变,僵尸是无魂的。而利用藏魂封鬼之术而死去的则有魂魄在体,阴魂可离开身体,也可附入身体,总之,可人可鬼,与活死人无异。

  只不过,这种邪物身体必竟是死了,没有了生命,也非尸变,所以他们的尸体无法像僵尸那样,保持不腐的状态。据说,藏魂封鬼术也是有时效的,七数为一劫,意思就是说,这种邪物他们的尸体在纸棺当中,一旦到了七年,那么尸体就会开始腐烂,而一旦尸体腐烂,那么失去尸体的阴魂就彻底变成了鬼,失去时效的藏魂封鬼棺自然就无法藏得了它了,最后,它们便成了一个孤魂野鬼,终会被阴间鬼差拘下地府,难逃地狱刑罚。

  为了在藏魂封鬼棺失去作用时还能躲避鬼差,他们就必须再寻身体,所以往往他们会寻找纸人附身。只不过平常的纸人是没用的,必须是具有灵性的纸人才行,而这种纸人可不好找,只是若是真被他们给找到了,附入纸人身上,那么就真的成了纸魁了。

  所谓纸魁中的魁字,意为高大、第一等意,意思就是指纸人中最厉害的角色。如果一旦成为了真正的纸魁,那么它们就能像个活人一样在阳光下行走了,外人是看不出他们的不同的,而阴差也一眼分辩不出。再者,纸魁生前的名字,因在生死薄上打了叉,所以他们不会再被阴差拘魂,可以说跳出了五行之外。

  当然,纸魁也是有弱点的,因为它们是附在纸人身上,而纸人又是白纸糊的,注定了没有血液,面色苍白如纸,一眼便能让人认出异常。所以,为了能保持像人一样的面色肤色,他们就必须不断的索命害人,寻找人血而食之。

  总之,纸魁这种邪物很不简单,只存在于一些传说之中,世间少有,有则世间之祸。

  言归正转,一看见眼前两口纸棺竟然是传说邪术之中的藏魂封鬼棺,我当下就吓得不轻,心想这次还真是开眼了,这种传说中的邪术都被我遇着了,真不知道是我走运,还是倒霉。

  想到藏魂封鬼棺的厉害,特别是变成纸魁之后的恐怖,我当下就决定,为了能消除这日后的一大隐患,今天我必须将它们给除去!只是但愿它们还没有找到有灵异的纸人,否则我还真的对付不了。

  想到这,我便走到其中一口纸棺面前,双手按在纸棺的棺盖上,然后将它一下推了开来……

  棺盖打开,只见棺材里头却空空如也,别说是鬼魂了,就连尸体都不见了。

  王青山见打开的是一副空棺材,大松了口气,显然是放下了担心。只不过我却反而更加担忧了,因为棺材里不见阴魂也不见尸体,那就只能说明三点,要么此人躲起来了,要么此人因藏魂封鬼棺失效而变成了鬼,变阴差拘走了,而第三种可能就是,要么此人已经找到了附身的纸人,变成了真正的纸魁!

  若是第二种可能,那还算是万幸,但是若是第一种和第三种,那就麻烦了。特别是第三种,如果真的找到了附身的纸人,变成了真正的纸魁,那么势必将有无数的无辜生灵受其所害。

  见是副空棺,我不由嘀咕道,怎么是副空棺呢?

  我不得不疑惑,按理来说,之前端阳说上楼来喊他的父母,而这棺材就在二楼的主人房中,十有八九此棺很有可能就是端阳父母的,如今却是一副空棺,难道他们逃走了?

  想到端阳之前称上楼喊父母,却喊了那么久不见人影,害我们在楼下空等那么长时间,当时我就心生蹊跷,看来果真如此啊。

  心中着急,于是我又走到第二副棺材面前,将棺盖打开,只见里头如第一副棺材一样,依旧是副空棺。

  这下我终于着急了,于是拉着王青山就出门,然后去别的房间查看。

  别的房间也是黑凄凄的,我们连找了好几个房间,要么是书房,要么是杂物间,总之都是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没有。

  看着二楼最后一个房间,我都快泄气了,心想如果他们没在那个房间,以后要想再找出他们就难喽!心里虽然这般想着,我们还是朝那最后一个房间走了过去……

  这最后一个房间依旧没有锁,轻轻将锁头一拧,门便开了。王青山依旧拿出手机,准备借用手机微弱的光来寻找房间的电灯开光,只是当他拿出手机刚将手机屏幕按亮,在这个黑凄凄的房间内,手机微弱的蓝光下却显现出了一张惨白的人脸!

  这一下可把我们二人吓得不轻,王青山当下就被吓得叫出了声,手一颤,手机都掉在了地上,然后手机屏幕散发出来的淡蓝色光下,现出了一双穿着红色绣花鞋的脚……

  这回我们再次一惊,我能感觉到我整个人的汗毛都一下立了起来,直接拉着已经吓瘫了的王青山窜出了房间走廊上。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黑凄凄的房间内,什么也看不见,当你拿出手机点亮准备去照一下房间时,却照到一个惨白的人脸,你会吓到么?而且这个人脸还是个男人的脸,可是手机掉到地上时,却又见到了一双女人的小脚,而且还穿着古时候才有的绣花鞋,这种诡异惊悚的场景,就算你是捉鬼的大师,在这种毫无防备之下也会吓得汗毛直栗!

  一窜出房门,我便掐出指决,全身精力都警剔起房间内的危险。此时,我也看不清房间内的到底是人是鬼,更没看清那是谁,但是经这么一吓,我知道那东西一定不普通,要不然他们怎么躲在房内不开灯呢?

  “是人是鬼,给我出来!”我冲着房屋内大喝一声,一来给自己壮胆,而来压压对方的势头。

  经我这么一声大喝,里面的人果然有了动静,虽然看不见他们,但是却能看见那亮着的手机正被一只女人的手给拣了起来。

  为什么我会这么肯定,那是一双女人的手呢?那是因为,那双手真的很白,很白,只有女人的手才会如此白嫩。而且,在手机的灯光下,我还能看清那只白白的手很细,指甲上还涂抹上了红色的指甲油。

  这样一双细白的小手,这样一双涂抹了红色指甲油的小手,能是男人的手么?

  手机被个女人的手拣起来后,接着便朝门口走了出来。然后,我们便看清楚了他们是谁……

  原以为,房间里只有一人,可是当他们走出房间后,我们才发现,他们竟然是两个人,一男一女,而且我们还认识,这不就是刚刚消失不见了的端阳么?而另一个女的,则是王青山的女儿,倩倩!

  当下,不仅是我,就连王青山都愣住了,非常的吃惊。我们不是被端阳给惊住的,因为他刚才本来就消失不见了,现在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里也并不会太过吃惊,可是王青山的女儿倩倩,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在这个房间里头,她不是应当在家里的吗?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要知道当初见到手机光照射下那双绣花鞋时,我便有猜测可能是个女人,而这女人很有可能会是端阳的母亲。可是我万万也想不到,这个女人竟会是倩倩。

  我直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可是我知道,我没有看花眼,眼前的的确是倩倩,因为我从王青山的表情中能够确认,他所看见的也是倩倩。

  只见,此时的倩倩脸色苍白,两眼空洞无神,毫无精神,显然是比白天更加严重了。

  王青山惊愣了好一会儿,刚吓瘫了的他,突然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一下从我身后窜了出来,跳到端阳面前想要将倩倩给拉过来,速度快得惊人!

  可是当他将手举起来去拉眼前的倩倩时,手掌直接穿过了倩倩的胳膊肘儿,扑了个空。就好似眼前跟本就没有倩倩这个人似的,或者说倩倩这个人是个虚影。

  这下把王青山吓坏了,一时间愣在那儿嘴巴动来动去,却连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看到这我才知道,倩倩其实并没有过来,而眼前的这个倩倩只是她的魂魄!也就是说,倩倩她人还依旧呆在家里,只是她的魂魄被端阳给勾到这儿来了。

  明白了这些,我急忙将王青山拉了过来,告诉她,这是你家女儿的魂,你是摸不到她的。

  王青山一听,惊恐万状,同时又担心焦急。见无法将女儿拉过来,于是他便冲女儿质问道:“你怎么不留在家里,跑这儿来了,谁让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