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十三章 放手

第二十三章 放手

  倩倩有些呆滞,就好似不认识王青山似的,根本就不理他,反而见王青山面红耳赤发火的样子而感到害怕,不由地往端阳身边靠。

  这时,端阳说话了,他说:“叔叔,是我去接倩倩过来的。”

  这下王青山也不怕端阳了,也许是爱女心切吧,所以一把窜过去就纠住了端阳的衣服领口,怒吼道:“你为什么要去把他拉过来,你为什么要这要折磨我的女儿,为什么?”

  端阳一时被王青山给镇住了,显得很惊慌失措,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见到端阳这种反应,我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端阳怎么完全不像个恶鬼呢?怎么还会害怕王青山向他发火?这种情况让我感到非常的异常。

  这时,王青山再次质问了一次端阳,见到端阳不回答他,他缓缓地松开端阳的衣领,然后突然往地上一跪,跪在了端阳面前,接着一个大男人突然痛哭了起来,扯着端阳的脚,求着他放过她女儿一命,留他们一条生路。

  你可以想像的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因为无奈,因为害怕失去女儿,可是却无力保护,只得跪在一个年轻人面前,跪在要自己女儿性命那人的面前,苦苦哀求的情景会是多么的凄凉与可怜……

  端阳慌了神,想拉起王青山,可是此时的王青山为了自己的女儿,可以说是把自己的命交出来都无所谓了,只为了求得对方能够可怜可怜她,饶了他女儿。

  见这般情景,端阳突然间变得手舞足蹈,看上去情绪非常激动,他喝问着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肯让我跟倩倩在一起,难道我们在一起真的是个错吗?难道我就真的给不了倩倩幸福吗?为什么你们都要拆散我们的感情?”

  这话把我给听蒙了,于是我说:“不是我们非要故意拆散你们,而是你们根本就不是两情相悦,更不是你情我愿,人家倩倩的都不愿跟你了,你为何还要强求呢?”

  端阳听到我这样说,情绪显得更加激动了,大吼道:“不,你骗人。倩倩喜欢我,我也喜欢倩倩,要不然你问问她,她一定喜欢我的!”说着这话,他一把拉过身旁的倩倩,问她喜不喜欢自己。倩倩虽然不曾搭理过王青山,但是当端阳问她时,她却点了点头。

  王青山一看倩倩点头,真是急得从地上就跳了起来,哭着问倩倩这是怎么了?可是倩倩根本就不理睬王青山。

  这时,端阳直接指着我,怒吼道:“你,就是你,为什么你一来就要拆散我们。我父母说你来了,要带着我一起离开,我不想离开,我不想见不到倩倩,可是他们却死活要我离开……”说到这,端阳竟然抱头痛哭了起来,显然是之前经历了一次与父母分离的痛苦。

  听到这些话,我终于差不多明白了一些事情,虽然端阳没有说白,但是我也知道,他的父母离开了,想必之前在窗户上看着我们的那人就是端阳的父母,一早他们就看出了我是阴阳先生,他们可能是因为害怕我对他们不利,所以这才匆匆逃离,他们肯定本打算拉着端阳一块离开,奈何端阳却放不下倩倩,所以留了下来,还去把倩倩给接到了这里。我想,这也是为何如今不见端阳的父母,却只见到端阳的最好解释了吧!

  我知道端阳应当也同他父母一样,应当是个还没找到纸人的纸魁,所以才会有自己的身体,不像倩倩的魂魄那样是无实的。虽然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此时我却突然对他产生了同情,甚至内心还有了一些感动。

  是啊,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舍弃了与父母同在,却选择了留下来。我想,他的父母之前叫他一起离开时,一定也跟他说过留下来的后果可能会丢了性命,但是他,却终究是留了下来,而且还回到了别墅。试问,在这样的一份真情面前,又有谁能不动容呢?哪怕眼前这个人是个邪物,我也产生不了一点要致它于死地的念想。

  我想,若是他们都是人的话,活人的话,我甚至会劝王青山让他们走在一起,可是造化弄人,端阳他并不是人,哪怕这份爱情再感天动地,我依旧不得不拆散他们。因为活生生的倩倩,当知道端阳是死人后,并不会想嫁给他,他们在一起就是个错误!

  我叹了口气,我说:“端阳,你说你是爱倩倩的,难道你不想让他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活在这个世上么?有时,爱,不一定非得要得到。”

  “我当然希望倩倩平安,我当然希望他快乐,因为我能给她这一切,所以我才要跟她在一起。”端阳急了。

  “可是你们阴阳相隔,难道你不知道吗?倩倩如今性命难保,只剩一息尚存,这可都是你造的孽啊!”这样一个用情的人,我无法做到对他动武,于是只得试着跟他讲起了道理。

  “什么阴阳两隔,什么倩倩性命难保,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倩倩她不好好的吗?”端阳满脸的疑惑。

  见他这样子,我不由好奇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死了么?想到这里,于是我直接跟他说:“你已经死了,难道你不知道吗?而倩倩却是活人,你却把他的魂魄给喊出来了,你说你这样会是爱她吗?她才不过二十来岁,你却为了你自己的那份自私,活生生的让她结束一条这么年轻的生命,你是不是太恶毒了。正所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人鬼殊途,该放下的终究还是放下的好。”

  “不,我没有,我活的好好的,我是人……”这下端阳突然疯了似的,完全无法接受自己死了的事实。

  他怒吼了好一会儿,渐渐平静了下来,然后一下瘫坐在了地上,嘴里念叨着我没死,我是人这样的话。

  看来他还以前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我叹了口气,告诉他,你别再骗自己了,你就是死了,你的父母他们都死了,你还是接受现实吧。你若还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和我们一同去王家,看看床上的倩倩,你就会明白,你身边的这个只是被你喊出来的魂魄。

  端阳发了好一阵呆,然后终于愿意接受我的建议,跟我们一同回王家,见见到底我说的是真是假。于是,我们便带着端阳及倩倩的魂魄,当下便返回了王家!

  当我们再次返回到王青山家时,已经是半夜时分了。进了屋,我们直接来到了倩倩的房间,当端阳见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毫无血色的倩倩时,终于愣住了,脸上满是惊慌失措。他不断的看着床上的倩倩,和自己身旁的倩倩魂魄,久久不语……

  我指着床上的倩倩对端阳说,你看,她就在这,不过因为你的原因,若是你还继续这样纠缠下去,那要不了多久,她就将活不了了。

  端阳浑身颤抖着,不知道他此时在想着什么,好一会儿后,她缓缓的将身边倩倩的魂魄往床上推了过去,然后魂魄直接附进了倩倩的身体。

  我以为他想通了,我以为他该离开了,可是他却没有离开,而是静静地站在床前,静静地看着床上的倩倩。

  好一会儿后,他碰了碰倩倩,喊了几声,这时倩倩却被他给喊醒了,缓缓地睁开眼睛,愣愣地看着我们。当他看见端阳时,突然感到了一些害怕。

  端阳说:“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害你的。我只是想问你,你还记得我们初次相遇时,我们一见钟情吗?你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吗?你曾说我们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你还记得吗?”

  倩倩听到端阳说着这些话,突然哭了起来,默默地点着头,说我记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那点点滴滴。

  端阳说:“倩倩,你别哭,你记得就好。我只是想问你,我是死去的人,你还愿意嫁给我吗?如果你愿意,今天不管谁要拦我,我都将拼了性命也要将你带走,如果你若不想跟我,我也不会再纠缠你了,我将立马离去,让你过上你想要的日子。”

  倩倩听他这么一说,哭的更厉害了,但是我知道,此时我和王青山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要倩倩真的想要跟他走,我也许不会再去阻拦了,因为他们是自愿的,冥婚契约我是无法故意去插手的。

  倩倩哭了很久,王青山也流着泪,生怕女儿离开他,舍不得这种生死离别。倩倩最后将眼泪擦干,转头对端阳说:“我还爱你,但是我无法和你一起走,因为我还有牵挂,我有父母,我无法舍弃他们,因为我是他们的全部。”

  说到最后,倩倩已是哭成了泪人,有对爱情的不舍,更有对父母亲情的不舍。

  端阳没有说话,缓缓地走出了房间,倩倩喊了他好几声,他回头只是冲倩倩笑了一下,然后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不久,屋外突然响起了一个惊雷,我们顿时一愣,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端阳是纸魁,现在没有躲在纸棺里,很容易引来天雷的,因为纸魁可是至阴至煞之物啊。

  当先倩倩就从床上一滚而起,便往屋外冲了出去,而我也急忙跑了出去。接着见到的是被雷劈焦了的一具黑黑的尸体,尸体上还在不断的冒着焦烟……

  那晚,倩倩没有回房,只是扑在那具焦黑的尸体身上哭泣,整整哭了一夜,才在父母的劝说下,呆呆的回了屋。

  剩下的便是料理后事,我为端阳选了一块风水好地,将他入了土。其实像他这种被雷劈的魂飞魄散之人,根本用不着风水好地,但是我却为他选了这么一块,不为别的,只为他能够做到放手……

  正所谓,魂归魂,土归土,不管是人,还是鬼,一切都将只是梦一场,或许太执着也会是一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