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十四章 那些年的同学

第二十四章 那些年的同学

  事情忙到下午终于全部办完后,我离开了王青山的家,离开时倩倩的情绪也稳定了也许,必竟这一切都将过去了,心里就算有再多的遗憾,也只得将它深埋在心底,或许,这份不寻常的恋情,会藏在她心里一辈子,虽然这份情来的有些悲伤与凄凉,但是对于她来说,这份情,也有着幸福与甜蜜。

  谁说不是呢,爱,本就是如此,世间有太多的爱,或是造化弄人擦肩而过,或是现实所阻,太多的有缘无份,最后只得放手,将它藏在心底,当你想起它来时,有点并不只是悲伤,更多的可能是酸涩般的回忆。时间平淡一切,你不会因为当初的这份有缘无份的恋情感到后悔,而是会为了曾经经历过这样一份恋情,而感到欣慰,因为当初的你们都曾开心过,快乐过……

  当然,端阳的结局有些凄凉,甚至是可怜,但是我却知道,这是最好的结局。必竟他是纸魁,哪怕他还尚未成为真正的纸魁,但他终究是纸魁,终究会害人为祸,因为这是他的本性。

  从他成为纸魁那天开始,就注定了他的命运与结局,要么不断害人为祸,要么被拘入地府永无超生,要么就天打雷劈魂飞魄散。

  路是自己选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走在县城的街上,想着端阳他们的事情,不由长叹了口气,晃了晃有些晕晕的脑袋,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尘归尘,土归土,我也没道理再去多想了。

  想到这里,于是我便大步往车站走去,准备坐车回家。可是就在这时,不经意间我忽然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穿着长裙的倩影从我身边走了过去,刹时我整个人就像感觉被电了一下似的,心里隐隐一颤,因为这个身影实在太熟悉了,她太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了。

  我愣了一下,慌忙回头朝从我身旁走过的女孩看去,只见她穿着长裙,身形苗条,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望着她的背影,我的心一下纠了起来。林晓琪?是她,绝对是她……

  林晓琪是我读高中时的同班同学,是我们学校的校花,长的美,家境又好,是所有男生的暗恋对象。不过,很少有男生敢去追求她,也许她的条件实在是太好了吧,所以男生们都自卑到没有勇力去追求,当然,我也是其中一个。

  当时,林晓琪就坐在我后排位置,我暗恋过她,当然,她不可能会知道的,因为虽然她一直坐在我后面,但是我从来都不敢回头特意去看她,就更别提向她表白了。不过她倒是时常上课时拍拍我的肩,踢踢我的凳子,嬉戏打闹几句,惹得班里的男生个个对我恨得牙痒痒。

  不过这都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再后来,我有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女朋友,每日传传情书飞飞纸条的,很快高中三年就结束了。我,回到了山村里做起了扎纸匠,而他们,自然是继续上大学了,命,有时就是这样,有些时候它就是注定了的,我的爷爷是个扎纸匠,我这辈子就注定了是个扎纸匠,甚至是一个搞“迷信”的神棍。

  看着眼前擦肩而过的她,当初心中的女神,我心跳得极快,但是我没有想着要去喊她,上学时我不敢,如今的我更加没有那个勇气了。

  正当我准备悄悄转身离开时,她突然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缓缓将头也回了过来,接着我们四目相对,我的心顿时就狂跳了起来。

  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当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脸上的笑是不是很僵硬。只知道,当她看到我时,觉得很惊讶,然后立即就走近了过来,惊喜着问我,潘神保,怎么是你呀?

  我呵呵的傻笑了一下,点点头,算是回应她,因为我怕一张嘴就结巴,也许我这人天生嘴笨吧。

  只见她抿着嘴,笑吟吟的上下瞅了我一眼,然后说:“怎么,看到我竟然不打招呼了,快告诉我,是不是连我名字都记得了。”

  我说哪会呀,只是我见你匆匆地就走过去了,所以还没来得及喊你呢。

  此时我只得这样说了,难道我会告诉她,我没那个自信跟她打招呼么?的确,此时的她,比上学那时更加漂亮了,因为多了一份成熟,所以整个人也显得极为美丽性感,清纯美艳的气质可不是普通小男生敢随意打招呼的对象。

  接下来,我们找了一个咖啡厅,两人聊了聊各自的情况,得知她研究生才刚毕业,此时正回家里休息,还没有工作。不过我知道,他的父亲就在深圳那边开大公司的,像她这种人根本就不需要找什么工作,只要把把自家的事业做好就行了。

  当他问到我的近况时,我感觉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了,难道告诉她,我在家扎些烧给死人用的纸人花圈,灵屋鬼轿么?再顺带帮你画符挡灾?

  要知道眼前的她,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我这样说,她会如何看我呀?

  不过,终究我还不是那种愿意骗人的人,反正我本就是做这行的,他们若觉得看不起我,那便看不起罢!想到这里,于是我便将自己的情况通通说了出来。

  原以为林晓琪会嗤之以鼻,哪成想她听完后,却惊讶的笑了起来,问我怎么真的做起了你家的老本行,真的好有趣哦,我好想也去你店里玩玩,跟你一起扎些小人之类的,肯定好开心。

  听到这话,我就感觉这丫头怎么还像小孩一样啊,别人害怕还来不及呢,你却还想去我店里扎纸人玩。

  不过见她没有对我的职业产生厌恶,我倒是非常开心的。

  和心中的女神聊天,时间都是快得非常快的,聊着聊天,一个下午都转眼过去了。这时她问我,这次来县城是否也是来参加同学聚会的,我跟本就没听说过什么同学聚会,高中毕业后就与同学们失去了联系,他们上他们的大学,我在山里扎我的纸人,哪会有什么同学来邀请我参加同学聚会呀。

  林晓琪见我疑惑的样子,就说,难道他们没邀请你呀,他们还说全班同学都邀请了呢,看来是他们骗我了。

  接着,她说同学聚会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问我能不能陪她一块去。我说不好吧,都没邀请我,我这傻不拉鸡的跑过去,也没多大意思呀!

  林晓琪说,怕什么,他们没邀请你,我这不是邀请你了么,要不然你就当陪我去呗。说到这,她笑了笑,一把拉着我的手似开玩笑的说:“我这可是以前学样的校花哟,你不会连校花要你陪,你都拒绝吧,嘻嘻……”

  她的手握着我的胳膊,我感觉到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心想,如果她能这样一辈子拉着我胳膊就好了。不过我知道,我们相差太多,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人家只不过是跟我开玩笑而已。

  不过见她都将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过拒绝,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我们离开了咖啡厅,这时外面天色近黑,于是坐上了她的车,往他们预约好的一个KTV赶去……

  到了地方,住了他们说好的大包间,里面已经来了很多同学。或坐或立,喝着酒,聊着天,唱着歌,显得很热闹。

  他们见我们进来后,都哇的一声喊了起来,喊着林晓琪的名字,有称赞她变漂亮的,称赞她性感的,总之一句话,就是白富美参加同学会,该有的尖叫通通都没少。

  或许是他们认不出我了,或许是他们都忘记我名字了,又或许是他们的眼光都被林晓琪这个白富美给吸引过去了,这些同学对我的到来倒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过林晓琪倒没有怎么把我冷落,她对大家随意笑了笑打了个招呼,然后便把我拉到她面前,对大家说:“你们看,我把谁给带来了,当初咱们上大学都有联系,唯独神保回家与咱们断了联系,我今天把他给找来了,是不是很惊喜呀?”

  大家伙笑了笑,这才开始与我打起了招呼。

  只不过,说实话,因为分开了这么多年的同学,有很多人我都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了,甚至有些人我都不认识了。也许,时间真的能磨灭掉一些记忆。

  大家都问我高中毕业后回家在做些什么工作,我直接告诉他们,我接手了家里的纸铺店,每天就是扎些纸糊件什。他们都显得很惊讶,问我怎么会选择做这个,要么就问我做这行收入如何。我笑了笑,只够维持个温饱,哪有什么收入可言。

  接着,他们各各都叹着气,说当初不该早早回家,应当多读点书,这样才能更好的在这个社会生存。对他们的好意,我都抱以一笑,也许是吧,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嘛,但是我的命运却是注定了的。

  不过,正当我认着这些往日的同班同学时,突然我看到了一位异常熟悉的身影,一个也看着我的身影,这不就是我以前天天传纸条的女朋友夏玲吗?

  我走了过去,对她打了个招呼,她变了很多很多,并不是变得更漂亮了,而是变得比以前更会打扮了。

  谈了几句各自的近况,然后她说,你当初放弃学业,真的是可惜了。我笑了笑,反正好活歹活都是一样,现在我也过得很开心啊。

  她笑了笑,不再说话,我感觉气氛很紧张,于是没话找话的问她,有空去我家玩,空气很好的。她再次礼貌的笑了笑,并没有回话。

  虽然她没有回话,虽然她笑的很有礼貌,但是我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是啊,如今这么些年过去了,早已物是人非,虽然以前我们是男女朋友,但是人是会变的,当初那种亲切感又怎么会找得回来呢?

  那天晚上,是我这几年来过得最难熬的一晚,或许是因为见到了夏冷的原故吧,又或许是她对我只有礼貌的笑笑吧,总之,我很失落!

  聚会还在继续,不过林晓琪推脱了同学们的围堵,坐到了我的身旁,来陪我聊天喝酒。最后,我们提前离开了,而他们依旧继续疯……

  离开时,他们告诉我们,要记得明天的约,不能迟到。

  我问林晓琪是什么约,她说,大家说好了明天一起去郊游。当她说着这话时,急忙对我说,不过,你可不能说不去哦!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让我没有料到的是,次日的郊游却惹来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