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十五章 土地庙

第二十五章 土地庙

  事情是这样的,次日我们相约到郊区林子里的一处河边烧烤,那儿是离县城很远的一块大山林子里,十几二十个人气氛很热闹,几个男同学在负责着烧烤吃食,而女同学则无事可干,于是这时夏玲突然提议,要不咱们大家进林子里采摘蘑菇吧,正好咱们带来的吃的都快吃光了,正好采些蘑菇来烤,味道一定很美。

  大家一听,都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于是几个女生纷纷吵着要去摘蘑菇。不过这时有同学就说了,林子里的蘑菇种样繁多,其中有很多长得类似的菌种都是毒蘑菇,你们这样去采,采回来的是毒蘑菇咋办?

  这时,其中就有女生说了,称自己是农村长大的,小时候常跟奶奶上山里采蘑菇,比如那些茶叶菇之类的她就认识。一边说,一边打着包票,绝对不会认错。

  我倒不怀疑他们会采错蘑菇,必竟他们里头还是有几个是农村长大的女孩,万一采错了,还不是有我么,我可是正经的山里娃,山里的蘑菇那是从小采到大的。

  不过,我却担心他们走丢或撞见什么不好的东西,因为这儿可是大山之中,往日里是很少有生人进来的,如果万一哪个同学迷路往深山里钻,那可就真的危险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见到这个地方阴气比较重,正好背阳,平时比较阴,也这是他们选在这的原因,因为这儿没太阳。

  于是我跟他们这些起哄着要采蘑菇的女生说,大家最好还是别到处乱跑,这大山深处,很难预见会有什么想不到的危险,万一碰见了什么怎么办?

  这时不仅是女生了,就连那些男生都对我的话嗤之以鼻,说神保啊,你他娘的是不是又犯职业病了,你说的危险不会是指鬼吧?

  大家一听这话,顿时哈哈的笑了起来,显然是完全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儿。

  见他们不信,我也没办法,就随他们吧。

  他们一群人,或是一个,或是两两三三的就四散而开,往林中钻了进去,去寻那所谓的蘑菇去了。而这时,林晓琪也走到我面前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叹了口气,要去就去吧,反正人都走光了,留在这发呆也没用,还是跟进去看看吧!

  走进林中,里面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蘑菇,大家跑进林子里,其实多半也并不是想吃蘑菇,只是无聊的贪玩而已罢了。

  就在我们进入林中差不多几百米远时,突然见到从左侧树林里冲出一个男生过来,然后兴冲冲地对我们叫道:“快,听说夏玲他们找到了一个古董哦,咱们也快过去看看吧!”

  说完,这位男生也不停留,直接一溜烟往前跑去了。

  突然之间听到这话,我和林晓琪都感到很好奇,这种荒山野地里的,怎么可能会有古董呀?特别是大家只是进林子里来采蘑菇的,只听说过古董大部分都在地底下,运气好的动土时会歪打正着将它们挖出来,可从没有听说过古董会直愣愣的扔在地上的。

  心里奇怪,于是我和林晓琪也奈不住好奇,急忙朝前方赶了过去。

  当我们往前赶了一两百米后,只见前方十几二十个同学早已围在了一起,议论纷纷的起着哄。

  远远得我就看见,那些同学是围在一座半人多高的土碑面前,看到这,我心里就有些不好的预感,心想那个土碑是干嘛的呢?

  于是我和林晓琪快步跑了上去,一到近前,我才看清楚,原来这并不是个土碑,而是一座小小的土地庙。

  这座土地庙只有半人多高,一米来宽,用土坯所筑而成,土地庙的上方盖着几块长满青苔的破瓦片。整座土地庙因为时间太久,在这野地里风吹雨淋的原故下,一米多高的墙体上早已长满了青草。特别是土地庙的前面,更是长满了半米多高的野草,若是不注意看,还真的不容易发现这儿还有座土地庙。

  土地庙里正供着一尊铜质的土地神象,神象前面还置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花小香炉,当然,此时的香炉里只有泥土,不可能有香的。而那尊铜神像,也是满身铜锈,早已面目全非了。

  看着大家围着这座土地庙,对着那尊土地爷的神像指指点点,我终于明白他们所说的古董了是什么了,不就是眼前这尊土地爷的神像么?

  当下,夏玲就对大家说,这尊铜像虽然长了锈,但是我可以肯定,这铜像已经很有些年头了,绝对是个古董。大家非常相信她的话,那是因为她在大学时学的就是考古专业。

  这时,有同学就问夏玲了,夏玲,你是学考古的,那依你看这铜象会是什么年份的呢,值不值钱呀,要是值钱的话,那咱们今天可就发财了,赶明儿把这东西一卖,再寻个高档地儿好好乐一把。

  大家一听这话,顿时就疯狂了起来,有拍手鼓掌的,有附和叫好的。总之,今天这事儿对他们来说,好似就算是撞着大运了。

  夏玲说,让我看看,于是就要去取土地庙里的铜像。一看到这,我心都急得快跳出来了,急忙一把拨开围在我前面的同学,慌忙将夏玲给拉住了,叫他别乱碰这些东西,这是个土地庙,而这神像就是土地爷,这东西可碰不得。

  夏玲见我阻止她,对我撇了撇嘴,指着那尊土地庙里的铜像说:“这就是尊古代的工艺品,为什么就不能碰了呢,这可是老一辈智慧的结晶,就这样丢在这儿多可惜呀?”

  我说:“可惜不可惜我也管不着,但是这是土地庙,土地庙里头的东西就是不能动,否则惹火烧身就麻烦大得去了。”

  的确,我没有骗她,要知道这儿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土地庙呀,肯定不是人们用来祈福而建的,所以它并不简单,应当是用于阴魂报告的办公场所。

  也许大家听我这么说觉得奇怪,土地庙怎么跟阴魂扯上关系了。是的,每一个地方都有土地庙,土地庙分为两种,一种是生人用来祈祷的,别一种是管理当地生死户籍的。当然,后者有些是我们阳世的人肉眼看不到的,但它却真实存在的。

  管理当地生死户籍的土地庙,土地公手里会有一本本地的《户籍册》,记载着本地的山川河流、人口牲畜、人员多少等等。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土地保一方人,一个灵魂的出生和死亡都要经过当地的土地庙的。土地虽然神位很低微,但却是家喻户晓的正神,人人都不敢冲撞。更是天下各路堂口和神界沟通的一个重要使者,上到表文传送,下到拜金的焚化,都离不开土地公公的帮助。当有人阳寿已尽,阴兵会拿着勾魂牌和批票押着亡魂到土地庙通关,土地公公要打开《户籍册》进行核实,此亡人系属本地人氏,确实寿终正寝,又一一核实并无任何宗教信仰,便在批票上盖上本地土地大印,通行阴间。在土地庙可直通前往阴曹地府的黄泉路,关口漆黑无比,专用于阴兵押着鬼魂化做阴风往此踏上黄泉路。

  而眼前这座土地庙,虽然我们肉眼能见得到,但是却并不是用来祈祷的,那么十有八九就是用来通往地府黄泉的。

  可是同学们哪里会相信我的话呀,个个一脸的嘲笑。

  夏玲有些生气的说:“你知道我是学什么专业的吗?考古,考古你懂么?什么古墓没见过?数百年的尸骨我都敢从棺材里搬出来,你觉得我这种人会被你这套迷信吓倒吗?”

  听到这话,我的心突然感觉到一阵刺痛,是的,她的确是看不起我了,甚至把我的关心当成了狗屎。

  虽然如此,但是我还是想劝阻她,不为别的,只为了曾经,只为了我是一个念旧情的人。可是我刚张嘴想再劝她时,她却突然生气了,不耐烦的大声叫道:“你烦不烦啊,我不需要你管我了,我也不需要你这样的关心了,我们虽然以前是在一起过,但是现在我们都大了,你别再缠着我了,我根本就不可能喜欢你了!”

  她说的声音很大,所有人都听到了,我现在回想起来,都不记得当时是如何的难堪,如何的脸红,或者说若是地上有个洞的话,我兴许会一头钻入地下。

  不知为何,我的心非常非常的难过,就如刀割一般。是啊,也许真的是我太多管闲事了吧,也许在她看来,我就是一个拉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角色。真的是变了,时间改变了一切。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夏玲已经伸出了手,将那土地庙的铜像给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