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十六章 夏玲出事了

第二十六章 夏玲出事了

  土地公公的铜像并不大,二十来厘米高,十厘米宽,因为生锈生的厉害,样貌早已经看不清楚了,只能看出此像是个矮胖的小老人儿。长长的胡须,胖胖的身子,手里撑里一根弯弯的拐杖,不用猜,我就知道它就是土地神不假了。

  土地神,又有各种称谓包括伯公、大伯公、福德正神、福德老爷、土地公公、土地伯公、福德公、土地公、地主爷、土地爷、福德、土公、土地、土伯、土正、社神、社公、社官等,是属于最基层的神明。

  民间信仰中,土地神是各地不同的,也是有任期限制的。甚至有德之人死后,可被上帝封为土地神。如蒲松龄《聊斋志异》书中,就有一位溺死于河中的“王六郎”鬼魂,颇有慈爱之心,不忍以一位抱着婴儿的妇女为替身,被玉皇大帝任命为山东招远邬镇的土地神。

  在民间的信仰中,神明多半会有明确的出身,但土地神的出处很多,众说纷纭,传说之多不胜枚举,此举两例。

  一说为:周朝一位官吏张福德,生于周武王二年二月二日,自小聪颖至孝,三十六岁时,官朝廷总税官,为官廉正,勤政爱民,至周穆王三年辞世,享年一百零二岁,有一贫户以四大石围成石屋奉祀,不久,由贫转富,百姓咸信神恩保佑,乃合资建庙并塑金身膜拜,取其名而尊为“福德正神”,故生意人常祀之,以求生意发展。

  另一说为:周朝时,一位上大夫的家仆张福德(或张明德),主人赴远他地就官,留下家中幼女,张明德带女寻父,途遇风雪,脱衣护主,因而冻死途中。临终时,空中出现“南天门大仙福德正神”九字,盖为忠仆之封号,上大夫念其忠诚,建庙奉祀,周武王感动之余说:“似此之心可谓大夫也”,故土地公有戴宰相帽者。

  土地庙因神格不高,且为基层信仰,多半造型简单,简陋者于树下或路旁,以两块石头为壁,一块为顶,即可成为土地庙,俗称“磊”型土地庙。

  虽然土地公神格并不高,但是因其属于城隍之下,却掌管着乡里死者的户籍,是地府的行政神。故汉族许多地区的习俗,每个人出生都有“庙王土地”——即所属的土地庙,类似于每个人的籍贯;人去世之后,道士做超度仪式(即做道场)时,都会去其所属土地庙作祭祀活动。或者是新死之人的家属,到土地神庙,禀告死者姓名生辰等资料,以求土地神为死者引路。总之,凡是神明,都是得罪不得的。

  言归正转,夏玲拿着土地公公的神像左看右看,上翻右倒的,然后对大家说,这尊铜像应当是清朝晚期的,如果拿去卖的话,五六万是肯定值得了的。

  大家一听,顿时欢呼了起来。然后这时又有同学说,那个小香炉呢?

  这时,夏玲又去拿起那个青花小香炉来看了看,然后撇了撇嘴,说这也是清朝晚期的,是个民窑,市场价也就是千把来块钱吧!

  大伙兴奋的很,说看来过些天咱们还得再聚会一次了,到时咱们也来做一回土豪,你们说怎么样?

  大家纷纷叫好,然后都叫嚷着换成钱了要吃什么,要去哪个大饭店,也有人说不能一起组织一次旅游,总之就是吃喝玩乐。

  随后,同学们说,夏玲是学考古专业的,这东西又是她发现的,别人拿去卖怕会吃亏,决定让夏玲来出手,反正见者有份。

  夏玲也非常的兴奋,大大咧咧的应诺了下来,显然现在是同学里面的焦点人物了。

  看着大家起着哄,我可不想与他们发神经,于是转身便往林子外边走。这次夏玲的话实在是太伤人了,可以说把我说的是颜面无存,特别是在这些同学们的面前。

  林晓琪一直站在外边默默的看着大家,见我转身往林子外边走,也急忙跟了上来。我回头望了一眼,大家还乐在其中,看着夏玲手中的那两样东西,就好似有一大堆的钞票摆在眼前似的,一个个就开始为未来几天的欢乐时光计划了起来……

  林晓琪就这么跟着我,可能是见到我面色不太好吧,所以也没说话,就这样慢慢的走出了林子。

  重新回到了林外的小河边,林晓琪从烧烤架上拿起一串烤串递了过来,说:“怎么了,伤心了呀?喏,吃不吃,很香的。”

  我接烤串,苦笑了下,说我没事。

  林晓琪说,还说没事,都成苦瓜脸了。不过夏玲说话的确很伤人,你也不用想太多,这不是有我这个美女陪你么,嘻嘻。

  我笑了笑,然后说:“从毕业时我就知道我跟她不会有可能了,特别是昨晚再次见到她时,她也变了。只不过大家必竟好几年的朋友了,见她去动土地庙,我因为担心她们出事,所以才去阻止的,哪知道她把我的好心……唉!”

  林晓琪点点头说,我知道你是怕他们出事,唉,不过他们动那东西真的会惹上麻烦么?

  我叹了口气,想了想于是告诉她,神明是不能得罪的,何况还是这样一座荒郊野岭里的神祠,也不知道那座土地祠还有没有神明在,不在了的话还好说,若是神明尚在,那么他们就真的可能会遭报应。

  林晓琪听完我的话,也不由担忧道,他们不会真的出事吧?

  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谁知道呢,总之我已经尽力了,如果他们真出了事情,那也只能怪他们自作自受。正所谓,天作孽由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可是就在这时,突然林子里冲出了大批同学,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样子,有些女生更是急得泪流满面的。

  一看到这个样子,我心里立即大叫一声不好,心说难道这么快就出事情了么?

  果然,当先一个男生跑出来就对我叫道,夏玲出事了,突然跪在地上起不来了,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呀?太吓人了!

  当下我就问他,到底怎么了,你们不是都在一起的吗,怎么就疯了呢?

  这时,那男生才缓了缓,才将事情告诉了我。

  原来,在我们离开后,他们不久就也跟着往外走,大家边说边笑的,可是不知为何,突然背后追来了一个疯老头,说是要他们留下东西再走。

  大家觉得这个糟老头可能是想要吃的,因为他长得像个乞丐似的,于是就有女生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些饼干之类的给那老头,可是那老头不要,非说他们在他家里偷了东西。

  可是大家哪里进过别人家里呀,何况这荒山野地里也没有人家呀,就更别提有人会进屋偷拿东西了,于是大家都觉得这个老头是个发癫的疯老头,于是就有人说不用去管他,赶紧走。

  可是当他们没跑出几十米远,他们当中的夏玲突然就“咚”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同学们刚开始还以为她摔倒了,于是就过去牵她,可是哪知道那个人根本就拉不起夏玲。

  这时,就又有一位男同学也跑过去帮忙,还以为夏玲扭到脚了,可是这个男生也拉不起她,就她似她的两个膝盖长在了地上似的,任他们怎么拉都拉不起来。

  这下大家都急坏了,问夏玲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起来。可是夏玲却根本不答话,只是脸上怪异地咧着嘴,冷冷的笑着。

  而当他们再看之前那个追他们的那个老头时,早已消失不见了。不过眼前的夏玲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加上大家无论怎么拉都拉不起来,这时就有一个女生说,难道夏玲撞到了脏东西?

  这可把大伙们吓惨了,于是就哇地一声跑了出来。当然,听说闹鬼了,大家跑得急,也顾不上什么同学友谊了,那些跑得慢的女生,自然就吓得流着泪了。

  听完他们讲的情况,不用想我都大概能猜得出来,这事十有八九就是之前拿了铜像惹的祸,夏玲很有可能是被土地公公给找上了!

  这时,有同学就说,要不咱们报警吧,还是打120呀?

  我说,报个屁警,早就警告过你们,不能动土地庙里的东西,可是你们早不听,还他娘的在那起哄!

  怒完,我也不再去管他们了,急忙就朝林子里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