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十七章 神明的惩罚

第二十七章 神明的惩罚

  我往林子中跑,那些之前惊吓而跑出来的同学们也再次跟着追了上来。

  很快,我便找到了夏玲,此时的她依旧跪在地上,表情说不上来的怪异。怎么说呢,就是脸上的表情非常痛苦,但是嘴巴却咧起来阴笑着,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林晓琪一看到夏玲那诡异的怪笑,当下就吓了一跳,急忙躲在了我身后,扯着我的衣角不敢一个人呆着。

  这时,那些追过来的同学们就七嘴八舌的说,夏玲刚才就是这个样子,好吓人,怎么拉她,她都不起来。

  更有的女生不知是害怕,还是担心,急的哭了起来,叫我快点把她弄起来,天都快要黑了,如果还不起来,那可咋办才好呀。

  我于是急忙走上前去,试着去牵她起来,果然如他们所说,根本就拉不起来,就感觉她的力气突然间变得极大。见到这般,于是我就走到她身后,双手从她胳膊下环抱了过去,然后想将她抱起来,可是她就如一堆铁块似的,犹如重达千斤之物,任我如何使力都根本纹丝不动。

  这下我急了,就喝问她,你到底想怎么样?

  被我这么一喝问,夏玲突然将头慢慢转了过来,两只眼睛盯着我,然后嘴巴咧得更大了,桀桀桀的怪笑着。

  这笑声一听就不是夏玲的声音,更像是一个掉光了牙齿的老头子,啄着嘴发出的怪笑声。那声音从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口中发出,显得十分的诡异,笑的是那样的阴森,让人听着都感觉汗毛直栗,心里渗得慌。

  不过我也更加的明白了,夏玲的确是被什么给上身了,要不然不可能发出不是她本人的声音。于是我就再次问她,你这样折腾她干嘛,她有哪里不对的地方,您老告诉我好了,我叫她给您老道谦行不?

  夏玲原本咧嘴阴笑的嘴脸立即一变,满脸的怒意,恨恨的骂道:“她进了我家,还偷拿东西,这种一点规矩都不懂的毛头丫头,就该让她明白什么叫规矩,我让她在这跪它个三天三夜,算是替她祖宗好好惩罚惩罚她!”

  果然如我所料,这位上夏玲身的就是土地爷了。不过让一个女孩子在这荒山野地里跪上三天三夜,那岂不是会要了她半条小命?

  虽然夏玲早已不是我的女朋友了,虽然她之前没有听我的劝,虽然她之前说过不用我管,虽然她还在大家的面前那样的羞辱我,但是,我还是不可能就这样放着不管,不说之前必竟是同学一场,哪怕就是个不认识的陌生人,我也会尽量帮忙的。

  不过得罪神明可比得罚鬼魂更加难缠的,若是得罪的是鬼魂,跟他们讲讲道理,道个谦,烧多点纸钱之类的,他们多半就会放手,再不济谈崩了就强行逼走他们。可是若是神明来找麻烦,可就难办了,他们可不会为了一点点纸钱就改变主意,而且还是站在道理上来惩罚你,你无法得到他原谅的话,却也动不了强,必竟人家是神明,你哪怕是个再厉害的先生也是斗不过人家的。

  想到这里,我知道得好好跟她讲讲道理,求得她的原谅,于是我就对她说道:“敢问仙人可是这儿的土地公公?”

  夏玲啄着一张嘴,冷喝了一声:“本神正是这儿的土地,你也甭用多讲了,还是快点走吧,别再惹我生气了。”

  我笑了笑,说:“土地公莫生气,弟子是阴阳先生,当初她不懂规矩欲对您老不敬时,我也有警告劝阻过她。唉,只是现在的人都不知天高地厚,心里也没有神明,所以才以下犯上,做出了不敬的举动。不过我可以肯定,她也并不是有意的,若是她真的知道这世上有神明,我想就是再借她十个八个胆子,量她也不会敢造次的。您看,现在您惩罚也惩罚了,要不您就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她这个不懂事的丫头吧!等会儿,我再好好教训教训她,然后让她在给你瞌个头,上个香什么的,您老看成么?”

  被土地公附了身的夏玲听完我的话,就再次冷喝了一声:“这么不敬的丫头,怎能就这么放过她,不让她受点苦头,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冥冥之中自有神明,何况这丫头挖人坟头,掘人骸骨,当真是做的都是一些陨阴德的勾当,今日她犯不我,我这样惩罚惩罚她,也算是给她长点记性,你个小阴阳就别再这唱好听的了。”

  眼前的土地公十分的难缠,不过我也不怪他老人家生这么大气,必竟她说的也没错,夏玲这妮子实习时肯定做过挖先人坟头的事情,否则土地公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

  不过我是不可能就此放弃的,因为我看着夏玲那遭罪的样子,实在是忍心不了放手不管。于是我争取道:“土地公说的有理,不过您也知道,现如今的年轻人没几个知道神明之类的事,她也是无心的。”

  “呵,无心?我也知道现在的小孩什么都不懂,所以我现身出来管追着要他们还回我的东西。我心想,只要他们知错能改,将我东西还回给我,给我认个错,今天他们犯的事我就让它过去了,可是他们根本不还。机会我已经给过他们了,难道我会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吗,的确是这丫头太过份了。”

  这时有同学就惊呼道,原来之前追上来的老头就是你?

  夏玲突然就怒容乍现,瞪着眼睛就冲那些同学怒道:“一群没有教养的毛孩子,今天你们遇到的是我,山那头还有个黄大仙的庙,如果你们今天若冲撞到的是她,那你们可就一个都跑不掉了。”

  这下把大家吓得要命,个个都不敢再吱声了,急忙后退,离得远远的,生怕土地公对他们发难。

  说实话,此时的我也毫无办法了。的确,土地公说的没错,他当初都给过他们机会了,还亲自现身要他们留下东西再走,可是他们都不有听。

  难道我真的就这么放着不管了?难道就这样一走了之?我想了想,最后长叹了口气,夏玲,念在咱们同学一场的份上,这次的灾祸老子就帮你顶了。下定决心,于是我就对土地公说:“弟子再次求您一次,能否大人有大量,放其一马。”

  夏玲突然再次阴阴的怪笑了起来,然后面色一冷,说:“你的意思是不是不放过她,你就想对我来硬的呀?”

  我说,不是弟子想得罪您老,只是她是我朋友,我不可能放着不管甩手走人的。

  说完,我便打出指决,念起解禁拘魂咒:“玉帝敕吾指,神指打邪神,一打破万家邪法,二打邪师邪神归地府……急急如律令,勅!”

  我念的是解万家仙家禁捆的咒语,如今之所以夏玲一直跪着动不了,一来是他被土地上了身,二来被他下了禁捆。

  咒语一完,我便往夏玲身边窜了过去,指决直取其三寸之处。

  所谓三寸,也称为阳隙,恶鬼邪灵附身并非是真的侵入人体,通常是在人的背部或胸部,在背部居多,在农村,有的小孩子说看到某某大叔整天背着个人,特别是过门槛时,人过去了,趴在他背上的鬼却还没过去,所以背上那鬼的脚会撞到门槛上,发出“嘭”的声响,这就是恶鬼已经附在了人身上。然而,人身上总是有阳气的,所以不管是恶鬼还是仙家,都不能贴身而附,需要与人的身体保持三寸的距离,这个距离便直接成为三寸或阳隙。

  话说,我这一冲过去,手指还没取中三寸之处,地上原本一直跪着不动的夏玲突然就跳了起来,然后一窜就窜得老高,一下就跳到了旁边一棵树叉上去了,直有三四米之高。

  她蹲在树叉上,嘴里叫着,你个小阴阳,竟然也敢对我放肆了,也太大胆儿了,看我不连你一块儿教训。说着,就跳了下来,速度极快,我只感觉到一阵风呼地一下迎了过来,接着我面门就好像被夏玲给踹了一脚,直接就将我给踹出了好几米远。

  我只感觉到面门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不过此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此时那夏玲再次窜了过来。

  我没有逃跑,而是在她扑过来时一个侧身,然后在她撞过来时,硬挺挺的挨了一记猛撞。不过还好,我也顺势一把将她给抱住了,然后指决打出,对着她的背后的三寸处就打了过去。

  顿时,只感到夏玲身子一软,然后就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我知道,土地已被我逼出了夏玲的身体,于是我急忙叫大家快将夏玲背走。

  这时,多数同学都不敢上去,于是我怒吼一声,还不快来。这才有两位男生跑了过来,抱起夏玲就往外跑。

  可是就在这时,突然人群里一个女生“啊”的一声响起一声惊叫,接着我急忙一看,其中又有一个女生一声不响跪在了地上。

  见到这般,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于是就冲上另一个女生身的土地说,你老就放过他们吧,惩罚也惩罚了,若是您不解气,就冲弟子来,一切我来代替他们受罚。

  话一说完,只见那个被上身的女生咧嘴一笑,然后便栽倒在地,显然是土地走了。

  这时,那些同学急忙帮忙将那女生扶着狂跑了起来,哪还敢留在这儿呀。唯独只剩下一个林晓琪还惊慌失措的站在我十步开外,没有离去。

  就在我准备叫林晓琪也赶紧离开时,突然我就感到后背猛得传来一阵刺痛,我敢肯定,那一定是用树藤狠劲抽打传来的刺痛。

  这种疼痛十分难忍,一下就将我打到了地上,接着便是一下,两下,三下,直接被抽了二十来下才终于停了下来,这时,耳边传来了之前附身在夏玲身上的老头声音,念在你是个阴阳先生的份上,本神就只给你个小小的教训罢了,也不用你跪三天三夜,皮外伤,惩罚一下你多管闲事,然后便是一声冷喝,便没了动静。耳边只剩下林晓琪惊恐万状的哭声……

  好了,终于过去了,夏玲,这灾祸我已替你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