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二十九章 床上的纸人

第二十九章 床上的纸人

  随林晓琪回到了县城里,我本来是叫她送我回宾馆的,可是她说我伤的很重,如果不上药好好处理一下的话,可能会感染,到时就麻烦大了。于是,她就建议我去她家里住一晚,家里正好有消毒的药,到时给我处理一下。

  我问她,你父母难道不在家吗,突然带一个男孩回去,他们会不会那个啥呀?

  林晓琪听到这话,乐得呵呵直笑,问我难道怕了呀?

  我说怕倒不怕,只是你父母在的话,不如在宾馆里头住着自在。

  她说,放心,现在就我一个人在家呢,父母都在深圳看着公司,哪有空留在这边呀。于是乎,她就直接将我带到了她的家里。

  她家并不在县城中心,而是靠近郊区,那里有座大山,不过现在已经开发成公园了,山脚下是一栋栋的小别墅,她的房子就在那山脚下。

  那里因为背靠大山,且处在县城边沿上,所以晚上倒十分的宁静。别墅并不是很大,进了屋,直接上了二楼,她将我扶进一个房间,让我自己先脱了衣服在床上等着,她则去帮我找来了消炎消肿之类的药品,然后帮我处理起背上的伤痕。

  她很温柔,很细心,让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也许这种感觉叫体贴。

  也许是这种感觉太美妙了,也许是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又或许是我伤得本就没了力气,所以不知不觉中我就睡着了,连我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睡着后,我做了一个梦,一个美梦,梦到了林晓琪,梦见她和我手牵着手,犹如一对恋人一般,她爱我,我爱她。可是就在这时,突然就有一个人一下将她给抓走了,我想去追那个人,可是怎么也追不上。

  就在急得快哭出声音时,突然一阵开门的“吱呀”声传来,一下把我从梦中惊醒了过来。我睁眼一看,才发现原来刚才只是梦一场。

  我看了看,此时早已天光大亮,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闹钟,此时已是下午一点多钟了。没想到自己竟然一觉就睡了十几个小时,我便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虽然背上还有些疼痛,但是却比昨晚好多了。

  此时那开门的声音响起没多久,这时门又“嘭”的一声关回去了,接着就听到有人进屋了。我心想,自己睡了那么久,可能是林晓琪出了门,现在才回来。想到这里,于是我就往房间外走……

  可是一走出房间,顿时我就愣住了,因为客厅里那人并不是林晓琪,或者说那人是个男人。

  可是发愣吃惊地可并不仅仅是我,对方也很吃惊的样子,愣愣的样子我。

  我看了看对方,大概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一个行李箱正放在客厅的一旁。看到这,我不由一愣,心想难道是林晓琪的爸爸?

  当时我就急忙朝自己看了看,还好,我还穿着裤子,只不过因为背上有伤,所以没穿衣服而已,希望他不会觉得我太过造次。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里!”很快,对方就开口问我了,只是问我的口气有些不好,甚至我能听出一些质问的口气。

  我看了看四周,也没见到林晓琪,不过眼前的人口气不善,应当不会是林晓琪的父亲吧?心中好奇,于是我就说:“你是谁呢?”

  对方一听我不答话,反而还反问他,于是非常的生气。他说:“我是谁,我是这房子的主人。快说,你到底是谁,是怎么进来的,如果不说的话,我现在就把你送公安局去!”

  卧槽,一听这话,我顿时吓了一跳,原来还真是林晓琪的父亲,于是我急忙说:“叔叔,叔叔,您误会了,我是晓琪的同学,昨晚我受了点伤,于是她就邀请我到您家里住了一晚。”

  哪成想,对方一听这话,火气更盛了,叫道:“放屁,你小心到底说不说实话,还是非得我报警你才肯说实话啊!”

  一听这话,我倒真的糊涂了,怎么这人脑子不转弯呢?我都说了是林晓琪请我来的,他还要逼我说什么哪门子的实话啊,难道还以为我是偷溜进来的啊?于是我叫苦道:“叔叔,我真的是晓琪请我来的,难道你不是晓琪的父亲?难道我们进错屋了?”

  对方说:“我是林晓琪的父亲,可是你却说是晓琪请你来的,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我说:“叔叔,你这可话是什么意思呀,好似我是骗你似的,难道我会有你家钥匙不成,还是我没事偷溜进你家来睡觉?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晓琪呀!”

  哪成想,对方的下一句话,犹如一声惊雷一般,彻底将我惊愣住了。他说:“晓琪早死了,都死好些年了,你说你是晓琪叫你来住的,你说你这是不是睁眼说瞎话呢?”

  卧槽,不会吧?你这是不是在跟老子开玩笑呀,可是这玩笑也开太大了吧?

  说实话,一听这话我真的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要知道这两天我可是一直都和林晓琪在一起的,而且还有这么多早年的同学都在一起玩,现在突然听见眼前这个所谓的晓琪父亲,说林晓琪早已经死了好些年,你说我能不震惊吗?你说我能相信吗?

  于是我说:“叔叔,你这不会是开玩笑吧?还是故意来吓我呀?”

  对方瞪了我一眼,说:“你听说当父亲的会咒自己女儿死的吗?你听说过当父亲的会拿女儿的死来开玩笑么?”

  我原本还有些微笑的表情慢慢地冷了下来,因为我见到对方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而且他说的也没错,他不可能拿自己女儿的生死来作弄人。可是,我这两天明明就和林晓琪在一里玩的啊?她怎么说死就死了呢?而且还死了好些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当下我的心都急了起来,或者说是慌乱了起来,我怕,我怕对方说的都是真的,甚至突然害怕失去林晓琪。于是我大声喊着林晓琪的名字,可是整个屋内静悄悄的,除了我和眼前男子的气息声,根本就听不见林晓琪的回应……

  此时,对方也好似看出了我没有跟他开玩笑,不由也惊恐了起来,然后打着颤音问我:“你……你真的见……见到了晓琪?真……真的是……是她叫你到这儿住的?”

  “嗯,这前天我在街上遇见的她,然后昨天我们还一块去郊游来。是她带我来这儿住的,门也是她开的。而且因为我白天受了点伤,晚上她还给我擦了药,不信你看这,是不是还有药?”说着,我突然激动的指着自己的背,让他看我背上红红的药水。

  听完我的话,再看了我一眼背上早已干去的药水,对方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长长的叹了口气。好一会儿后,他才开口道:“晓琪死了有好几年了,当年她考上大学还没来得及去,就突然死了。你说,她怎么还会回来呢?她明明就是死了的,你怎么还能见到她呢?难道她有什么心事未了吗?”

  说着这些话,林先生不由流出了眼泪,显然是勾起了以往的伤心事。

  看到他这样,我却没有心思去安慰他,因为我根本就无法接受对方说的话,我无法接受林晓琪已经死了的事情。如果这是真的,那我岂不是得先怀疑我自己了?怀疑自己这几天来到底是不是在做梦,还是在胡思乱想呢?

  当下,我也不再去管林先生了,直接就冲到了林晓琪睡的房间,将门直接打开,接着就看到了林晓琪……

  只见粉红色的墙壁,天蓝色的窗帘,胡桃木的小床上,林晓琪正趴在小床上,一眼望去像是累极了趴在床沿上小歇的样子。可是当我一两步冲进她的房间时,我却彻底愣住了。

  因为当我走前去仔细一看,却发现眼前这个趴在床沿上小歇的林晓琪,根本就不是真的林晓琪,而是一个纸人。

  因为我一眼就从她衣服的一角看见了里面的竹签,她的用纸扎的,只是这个纸人扎得实在是太像林晓琪了,就连面貌、表情、衣着都一模一样!

  这下我真的吓傻了,怎么会有个纸人,怎么会有一个和林晓琪一模一样的纸人?难道林晓琪真的死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昨晚给我上药的到底是林晓琪的鬼魂,还是说是眼前这个纸人啊?

  想到这里,我真的是惊吓坏了。我怕的不是鬼,而是这个结果……

  这时,我突然感觉自己精神有点失常了,或许这几天是我精神出了问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我心中的疑惑。

  这时,林先生缓缓地走进了房间,看着床上的那个纸人,不由叹了口气,跟我说,那个纸人是晓琪生前找人扎的,扎完后她就死了。

  听到这话,我不由疑惑了起来,我问他,这个纸人是晓琪生前找人扎的?

  我不得不感到惊讶,要知道纸人都是扎来烧给死人用的,哪有生人去给自己扎纸人的,而且还是根据自己的样子来扎的,这也太诡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