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三十章 纸人索命

第三十章 纸人索命

  林先生告诉我,这个纸人的确是在林晓琪生前时找人扎的。听到这话我就奇怪了,问他,扎这种东西这么不吉利,你们怎么会让她拿回家,而且还不赶紧将它处理掉呢?

  林先生叹了口气,于是便跟我道出了原委。

  原来,在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林晓琪开车去买宵夜途经一个三岔路口时,突然一条流浪的黑猫不知从哪窜了出来,林晓琪担心车子撞到那只流浪猫,于是车子方向盘急忙往右打了一下。可是正好,三岔路口的右边有人在烧纸钱,旁边放着一对纸人,结果她的车子不偏不倚,就正好撞到了其中一个纸人身上,直接把那个纸人给压扁了。

  当时有一对纸人,一男一女,也就是所谓的童男童女,而林晓琪撞到的那个就是个童女。

  林晓琪当时也吓了一跳,幸好当时没撞到那个烧纸钱的路人,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当时林晓琪就急忙下了车,这时那个烧纸钱的阿婆就不肯了,说林晓琪开车怎么不长眼睛,把她的纸人都给撞坏了。

  林晓琪是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发怒叫骂的老阿婆自然是毫无办法,害怕的要命。她就对阿婆道谦。可是那阿婆却不肯原谅林晓琪,说什么好不容易有个纸人,你就这么把它给撞坏了,哪能说句道谦就完事的,于是要林晓琪赔给她。

  林晓琪当时就急忙从车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掏出几百块钱打算赔给阿婆了事,可是那阿婆却不接她的钱。于是林晓琪就问阿婆,一个纸人要多少钱,我这里只有这几百的现金了。

  哪知那阿婆说,我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你赔给我一个纸人就行。

  林晓琪一想也对,看来这阿婆并不是想敲诈自己,撞坏了她的纸人,只要自己去赔个纸人就行了,这也无可厚非。于是,林晓琪就说,现在她也不知道哪里有卖纸人的,问阿婆能不能等明天她去买来,再赔给你。

  阿婆点点头,想了想就同意了。

  林晓琪就问阿婆,你住哪儿,我明天把纸人准备好了就送过去给您老。阿婆说,你明天晚上这个时候来这三岔路口找我就行,我会在这里等你的纸人的。

  一切谈好了,于是阿婆就让林晓琪开车先走了……

  本来这事并没什么不妥的,很平常,而且麻烦也不大,无非就是去买个新的纸人来,到三岔路口赔给人家就算完了。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儿,因为次日林晓琪因为去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所以就把这事儿给忘了,这下可就惹下大祸了。

  几日之后的一天晚上,林晓琪开车出门时,车子刚一出车库,她就见到车头前原本空荡荡的路上突然冒出了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女孩。这可把她吓惨了,一个急刹下去,可是还是把那女孩给撞到了车轮底下。

  发现自己撞到了人,林晓琪吓得不轻,慌慌张张的跑下车,往车轮下一看,只见一个绿衣女孩趴在自己的车身下面,她的身体,整个都被自己的车轮给压扁了,绿油油的衣服上到处都是血。

  当时林晓琪就吓傻了,整个人都蒙了,再看看四处无人,于是赶紧就报了警,然后一个人躲在一旁害怕的哭了起来。

  很快警察来了,可是当林晓琪把警察带到现场时,那些警察却告诉她,别哭了,你没撞到人,放心吧。

  这下把林晓琪给听蒙了,指着自己车子下面的绿衣女子跟警察说,她就在那呀,怎么说我没撞到人呢?

  警察说,那个根本就不是人,只是个纸人而已,可能是你当时吓坏了,所以没有仔细看清楚。

  说着这话时,那警察就将车子下的纸人给拖了出来,让林晓琪看。

  林晓琪一看,果然这个绿衣女子不是人,而是一个用纸糊的纸人。虽然撞到的不是人,但是她却更加害怕了,因为自己之前明有看到的是人,而且身上到处都是血,可是现在地上的纸人却依旧穿着干干净净的绿衣服。

  既然没有出现交通事故,所以警察很快就离开了。

  林晓琪一个人呆在原地,盯着地上的纸人看了看,总是觉得怪怪的,因为这纸人好眼熟,就好像在哪见过似的。

  左思右想,林晓琪终于发现了哪不对劲,因为这个纸人不就是前几天晚上在三岔路口撞到的那个纸人吗?

  这下她吓坏了,怎么这个纸人会出现在这儿?因为自己明明当时没有见到前方有纸人,可是它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己车子面前。当然,她也想起了自己竟然把答应阿婆的事情给忘了,于是打算一定要尽快去买个纸人。

  可是就在这时,林晓琪突然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她急忙回头一看,站在她身后的不就是前此天在三岔路口遇到的那个阿婆吗?

  只见那个阿婆怒怒地瞪着她,伸出一只枯瘦的手臂,对林晓琪说,还我的纸人,还我的纸人……

  林晓琪当时就吓哭了,她说我前几天忙忘了,我今天一定就去买个纸人来赔你。

  那阿婆说,杀人偿命,不是我要你赔,是她要你赔。说着,阿婆指了指林晓琪的背后,林晓琪回头一看,不知何时那个扔在地上被压扁了的绿衣纸人,这时竟然静静地站在自己身后,浑身是血染红了绿绿的衣裳,被汽车压扁了的手臂和眼前的阿婆一样,伸向林晓琪,嘴里叫着:“赔我,赔我……”

  这下林晓琪哪里受得了这种惊吓呀,直接就两眼一黑,晕死了过去……

  当然醒来时,已经是在医院了。当天,林晓琪就觉得自己是遇到脏东西了,于是当天就去准备好纸人等物,然后当晚就拿到出事的三岔路口去烧掉了。

  可是,这并没有结束,因为当她在三岔路口烧纸人时,那个阿婆带着一个绿衣服的纸人又来了,告诉林晓琪,她现在不要这些烧来的纸人了,而是要她自己去找个扎纸店,按照她自己的样子扎个纸人赔给她。

  最后没办法,林晓琪她便去找了一家扎纸店,告诉那位师傅,要他按照自己的样子给扎个纸人。

  那个师傅告诉她,这样不行的,要她先考虑清楚,是不是要照自己的样貌扎纸人。林晓琪想到那个恐怖的绿衣纸人,再想到那诡异的阿婆,心里就一阵害怕,只想着能尽快了结此事,于是就对扎纸店的师傅说,我确定了,你就按我的样子扎一个吧!

  说完,她在店里留下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及几百块钱,然后就回家了。

  几天之后,纸扎店通知她,她定做的纸人已经做好了。那个扎纸的师傅还真的有些手艺,扎的纸人还真的活灵活现,样子乍一看去倒真的跟自己一模一样。不过林晓琪也没多想,直接将那个纸人拿回了家。

  当晚,林晓琪就将那个纸人放进了车里,然后载着纸人出了门,前往三岔路口准备将纸人赔给那个阿婆。

  可是,她这一去就没再回来了,因为后来车子在三岔路口出了车祸,林晓琪在车祸中当时就身亡了……

  说到这里,林先生已经是流出了老泪,提起这些伤心事不由感叹命运弄人。他怪自己当初为了工作,为了赚钱,林晓琪发生这些事时他没能在家里。当时他们夫妻二人均在深圳的公司里,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他也是从女儿的电脑日记里知晓的。

  他开始怨自己,若是当初自己也在家里的话,兴许晓琪就不会出事了。

  我叫他不要太伤心了,事情都过去了。只是我心里倒有一个疑惑,那就是,林晓琪不是去送纸人给那个阿婆的吗,怎么这个纸人还在家里呢?

  问出此话,林先生又是叹了口气,他说:“当时他也很好奇,于是就看了小区里的监控,发现晓琪上车时根本就没有带上纸人,而是一个人直接就去了。而且我当时也想找出那个阿婆,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逼我的女儿,可是通过公安机关将三岔路口,晓琪撞阿婆纸人的监控录相调出来时却发现,当时根本就没有什么阿婆,只有一个年轻男子在那儿烧过纸钱和纸人。”

  “年轻男子?”我感到很意外,不由疑惑道。

  林先生点点头:“是的,后来我请警察也找到了监控录相里的那个男子,她告诉我们,当晚他的确在三岔路口烧了纸人和纸钱,那些纸人和纸钱都是烧给他外婆用的,因为他外婆前些天一直托梦要他烧纸钱之类的给她。”

  听到这些话,我不由惊恐万状,心想难道林晓琪遇到的阿婆就是那名男子早已死去了的外婆?而林晓琪撞坏的纸人难道就是男子刚烧给她外婆的纸人?

  当然,如果这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那阿婆之所以要林晓琪扎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纸人,肯定也是想要林晓琪下去陪她。也就是说,最后,阿婆要找的是林晓琪,而非林晓琪的纸人,这也是为何最后林晓琪空手赴约,而纸人却留在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