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三十一章 复活的纸人

第三十一章 复活的纸人

  这时,林先生好似想到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于是问我是不是真的见到了晓琪?

  我点点头,说自己的确这两天都跟她在一起,而且不仅是我,还有很多以前高中上学时的同学也在一块玩,大家都可以作证的呀。

  林先生感到很吃惊,他说这不可能呀,都死了好几年了,人都火化了,怎么可能又变成个大活人陪你们玩呢?

  我也感到很奇怪,心想难道这几天我都在做梦?还是说我被鬼迷了心智,这些天都在幻境里?可是不可能呀,我背上的伤可是真的。

  这时,林先生说,莫不会真是她回来了吧?

  听到这话,我愣了好一会儿,的确,有些人死后是会回来的,回她自己生前的地方,找她生前熟悉的人。可是,真是这样的话,她也不可能会让所有同学都看得见啊,因为能看见鬼魂的人都是时运较低的人,也就是所谓阴气较重的人。而且,鬼魂也不可能在大白天里出现,必竟白天阳光这么强,若是鬼魂的话,早被阳气烧得魂飞魄散了。于是我摇头否定了林先生的说法。

  而就在这时,我眼睛突然瞟见床上那个纸人儿,顿时就惊住了,因为只见这个白纸人儿的手指上竟然是红红的,于是我凑近一看,这不就是我背上的红药水吗?

  顿时,我就不由惊道:“昨晚给我抹药的是它!”

  林先生当时就吓了一跳,说我别吓他。我说,我没有吓你,你看看它手上那红色的是不是红药水?

  林先生不敢看,说这怎么可能,它只是个纸人啊,纸人怎么可能给你抹药呢。

  我说,你不是说晓琪已经死了好几年了吗,可是前两天我却明明跟她在一起,昨晚她还请我来你家里住,因为背上受了伤,她昨晚就找来了红药水给我处理背上的伤。如今晓琪不见了,可是这个纸人的手上却有这么多红药水,这怎么解释,怎么说昨晚给我抹药的那个人就是这个纸人儿,而且这两天陪我玩的也是这个纸人儿!

  林先生又惊讶,又害怕,他指着纸人说,不可能,你看看它动都不会动,怎么可能给你抹药,陪你们玩呀?

  我想了想,于是嘀咕道:“一定是晓琪回来了,附身在了这个纸人身上,所以才能在太阳下行走,一定是这样的。”

  林先生自然听到了我的嘀咕声,他惊慌失措的说,你是说晓琪真的回来了,那她现在人呢,她人呢?

  我叹了口气,也许她已经走了吧!

  我看见眼前这个一动不动的纸人儿,心里突然有一种失落,我非常希望眼下只是在做梦,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梦醒来后林晓琪还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面前,能让我继续陪着她去玩。

  可是此时的我非常清楚,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林晓琪真的走了,只剩下一个冷冰冰的纸人儿。

  林先生听说自己女儿回来过,眼泪又落了下来,说女儿这是怎么了,走的时候这么蹊跷,死后也这么不平静。不是死后就能投胎转世么,怎么还会回来的啊。

  我想了想,于是告诉林先生,林晓琪肯定是被那个阿婆抓去做佣人了,所以无法前去投胎。

  林先生当时就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说这怎么可能,晓琪死后怎么会被抓去当佣人,难道不该下地府投胎么?而且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啊。

  虽然他嘴上这样说,但是他的表情已经充分说明其实他心里是接受我说的话,要不然也不可能如此担心的。

  我叹了口气,心里也十分的难过,你想想,一个年轻小姑娘被一个老太婆抓走了,死后还无法投胎转世,天天被她控制着自由,给她为奴,想逃逃不出,想想林晓琪的处境我心里就一阵阵的难过。

  不过,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我告诉林先生,我就是做阴阳这行的,所以我不会骗你,晓琪生前把那个阿婆的纸人给撞坏了,所以阿婆要晓琪把自己赔给她做用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晓琪她现在肯定还在下面被那个阿婆控制着。也许这两天她正好逃到了上面,附在了纸人身上,不过如今可能又被抓下去了吧!

  林先生非常害怕及担心,当他听到我说是做阴阳这行的,不由得立即拉住我的手,求我能念在和林晓琪同学一场的份上,救救她,不要让她在下面还继续吃这种苦头了。

  我叫林先生先别着急,我说这事就算您不说,我也会尽力了。的确,如今明白到林晓琪有可能在下面受这种受,我心里早就难受的要命了。虽然这两天和我在一起的只是和纸人,但是我知道那一定是林晓琪,不知为何,自从这次见到她,我心里就一直想着她,或许我喜欢上她了吧!当然,我自己也知道,并不是现在才开始喜欢她,其实早上读书那时候我就一直暗恋着她,哪怕是跟夏玲在一起后也是如此!

  当下,我就问林先生,是否还记得当初那名烧纸人的年轻男人住哪里。林先生说还记得,虽然有好几年了,但是只要他没有搬家,就能找到他。

  我点点头,于是就叫他今天就带我去找他,问出他外婆的姓名,我就把她给喊上来好好问一问,若是她愿意放过晓琪还好说,若是她还想这样欺负人,那我就要她脱几层皮不可。

  林先生见我愿意帮忙,而且还听上去十拿九稳的样子,自然没有之前那么担心了。于是我们也不多加耽搁,直接收拾收拾就下了楼,打算去找阿婆的外孙……

  林先生直接开着车带我到了一个三岔路口那儿停了下来,他说,这个三岔路口就是林晓琪出事的地方,也是那年轻男子烧纸钱的地方。而那个阿婆的外孙,就住在对面。

  很快,我们就下车来到了阿婆外孙的屋外,开门的就是阿婆的外孙,几年前在三岔路口烧纸钱纸人的那个人。

  这男子大约三十来岁,见到我们很好奇的问我们,是找谁的?

  林先生说,小哥可还记得我,就是几年前我家女儿在三岔路口出了事,因为纸人的事情,我不是曾找过你吗,当时是警察同志带我来的……

  一说到这,那阿婆的外孙便想起来了,说原来是你呀。怎么,您现在又找到我,难道还有什么问题么,只是我啥也不知道,可能您找到我也没帮不到你忙啊。

  林先生说,我女儿因为撞坏了你烧给你外婆的纸人,很有可能是被你外婆抓去做用人了,你也知道,我女儿她还那么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得多可怜呀,所以我想求小哥帮帮忙,告知一下你外婆的姓名,我们想把你外婆给喊上来好好问一问。

  对方听到这话很惊讶,同也也很怀疑的看着我们,显然是不太相信林先生说的话。的确,先不说林晓琪是不是真的被她外婆抓去的,单说能将死去的人给喊上来问话,就挺让人不可思议了。最起码,这事实在是无法用科学说得通的。

  见到对方这个样子,于是我便开口说,大哥,我们的确是诚心来找您帮忙的,为人父母,相信若是你听说自己的子女有可能在遭着这种罪,我想你也会挺着急的。何况,我们只是想将你外婆喊上来问个话,并不会对她不利,所以你尽管放心。

  男子说:“不是,只是你们说的这些我真的听不太懂,难道传言中所说的过阴是真有其事吗?”

  我点点头,告诉他只要将他外婆的姓名告知我,我就能办到。

  随后,男子考虑了一会,接着问我,是不是真的不会对他外婆不利。

  我点点头。说实话,把死去的人叫上来问话,这的确不会对死者不利,只是正所谓入土为安,死后本就应当让他们安安静静的不受打扰,没事常去把他们喊上来,其实也是一种不敬。当然,此时我们是有急忙不得不这么做。

  当然了,其实我心里还有另一种打算,那就是如果阿婆真的不肯好好谈,那么我还真就会对她不利了。当然,这些我是不可能告诉眼前这个男子的。

  男子见我说不会对他外婆不利,于是叹了口气,便点了点头,将他外婆的名字告诉给了我们。只不过,他也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喊他外婆上来时,他也得在场。

  就这样,问清楚了阿婆的名字后,我便告诉对方,今晚子时我们就在三岔路口那儿设招魂法事,随后我们就离开了男子的家,开始为今晚招魂而准备了起来。

  过阴总的来说分两种,一者称做牵魂。也就是说,不用下到阴曹去,而是把所要找的阴魂直接喊来,这样做的人多是拜三姑、鬼王、土地神之类的鬼神为师傅,也就是当了‘阳差’。哪家要是有人过世,想念亲人或是亲人死的时候有什么重要的事没交代,就可以找‘阳差’帮着牵魂上来问话,但人死过了四七以后,就很难喊上来了,因为四七过后就有可能再入轮回了。

  这种牵魂的在民间其实有很多,甚至是每个地方都会有这种人,只不过现在自称可以牵魂的人大都是在行欺人敛财之道,真正能将魂给喊上来的倒真没有几个。

  而另一种过阴,则就是过阴者自己下入地府,在阴间走一遭,这种过阴的方法在民间叫过阴也叫落阴。这种过阴是阴阳道里用的方法,也就是说,阴阳先生自己下去。有时候也能带人下去,这方法现在就更没人会用了。不过带人过阴的是很难骗人的,毕竟事主自己亲历,要是有人说能带人过阴,那这人八成是有真‘手艺’。

  当然,阴间可不是那么容易去得的,必竟生人一身阳火,没有真本事,去到阴间轻则回来重病一场,重则直接就回不来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