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三十二章 牵魂

第三十二章 牵魂

  当天,我准备了一些黄纸香烛等物,及一份通关谍文,然后晚上子时便来到了三岔路口,将黄纸香烛及通关谍文一烧,向当地土地公报关查人。

  民间过阴牵魂,大多是那些身上有仙家的神婆神汉,他们主要是靠仙家去帮他们将所要找的阴魂给喊上来,然后附在神婆神汉们自己身上,问事的人有什么要问的,就直接问已被阴魂附身的神婆们。

  凡是阴魂被牵上来了,神婆被附体以后,他们的声音就会变成那死者的声音,早已听不出神婆原本的声音了。

  问事的人多是死者的亲人,所以当神婆将其过世了的亲人牵上来后,问事的人就会发现,神婆的声音变成了自己那亲人的声音了,比如一上来就能叫出问事之人的名字,比如什么宝儿呀——丽儿呀——之类的。总之很是神奇的。

  这种问事牵魂的方法,有点类似于东北那边的出马仙,或是香港那边的问米,及看香。都是靠自身仙家发功,其自己本身是没那本事能将魂牵上来的。

  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是装神弄鬼的骗子,至于为什么骗子也能知道你的名字之类的,那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他们吃这行饭的肯定有自己的办法。

  而我牵魂则不同,因为我不可能会让对方来上我的身,之所以民间那些神婆神汉牵魂会让对方上自己的身,一方面是靠仙家的本事,二来他们需要让问事的人与阴魂对话,所以这才会让阴魂上身。而我则不同,别人看不见阿婆并不影响什么,只要我能跟她对话就行了,所以我只要把她叫上来就行了。

  过阴牵魂,首先就得先向当地的土地公公通报,然后由他去查找这个人,报与阴间地府,这样才能叫那个要找的阴魂上来。要知道地府鬼魂万千,其中又有许多同名同姓者,所以这样乱喊是会将孤魂野鬼给喊来的。

  当然,也许有人会问,你叫土地公去帮你找人,土地公就一定会帮你找吗?而且就算找到了,那个阴魂就会这么听话乖乖跑上来么?

  其实这还真被你问住了,土地公的确不会随随便便任人驱遣。不过,因为我是阴阳先生,阴阳道上的人求土地公公帮忙,一般情况下他老人家都是会帮忙的,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讲的么,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祖师爷的面子他们总是该给的。当然,我也不会让他老人家白忙,现如今之所以要烧这么多香烛黄纸,说白了就是给他的辛苦费。

  而关于阴魂是否会乖乖跑上来,这个还真的很难说,因为土地公只是会帮你向地府传一下话,然后地府自有阴差去帮你叫人,可是阴魂得知阳间有人寻自己时,愿不愿意上来一趟就得看他心情了。说白了,阴间其实就和阳间是一样的,阴魂也与生人是一样的,这就好比你在一个村子里呆着,你们村长跑过来跟你说,村外有人在叫你,你去不去?这是一样的道理。

  言归正转,通关谍文烧给了土地公公,接着我就在三岔路口的地上插上了三柱香,香的前面放上一块阿婆的灵位牌。这灵位牌是白天做的,是用一块纸板,在纸板上用黑墨写上阿婆的姓名便是了。

  做完这些,我便开始等了起来,心里想着,希望那个阿婆能上来见一面。当然,如果她不肯上来的话,我自然也不可能就此放弃,哪怕要我利用鬼印玉佩求地府阴差帮忙,也得把她给纠出来,林晓琪我必须要救!

  这时,一旁阿婆的外孙就半信半疑的问我了,说你这样真的就能把我外婆给喊上来?

  我说,能不能上来也不一定,得看她老人家到底愿不愿意上来。

  话说这只是个小县城,而且这三岔路口并非是在县城中心,属于县边缘地带,加上此时已是半夜时分,所以我们在这里又是烧纸又是燃烛点香什么的,倒是不会有什么行人围观,反而在这空荡荡的三岔路口上,哪怕就是有那么一两个路人,看见我们在办这些事情,都远远的赶紧走开了。

  过了大约三四分钟,就在林先生与阿婆外孙都感到快没耐心了时,突然这时就阴风大作了起来,原本死静的三岔路口一阵阵的阴风刮了起来,卷着地上早已烧尽的草纸灰烬扬起到半空之中……

  这下不用我多说,林先生与阿婆的外孙都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于是两人都有些许害怕,不由都向我这边靠了过来,两眼不断的往四周警惕观察着,生怕那个阿婆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阴风一起,我便也急忙将天眼给打开了,接着便看见我面前阿婆灵位牌后此时已经出现了一个人,枯瘦如柴,满脸皱纹,两眼深陷的老太婆!

  只见这位老太婆手里撑着拐杖,一头白发只掉了大半,稀稀疏疏的留在头上,看上去很是吓人。

  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太婆,我自然知道这位应当就是那个我要找的阿婆了。

  这时,还没等我开口,阿婆就用拐杖跺了跺地下,然后指了指我,问道:“是你这年轻人要找我?”

  我点点头,出于为了能和平解决此事,我很有礼貌的对她了个晚辈礼,说:“弟子今日特意将您请来,是有一事想请您帮忙。”

  阿婆显得有些不耐烦,她说有什么事就快说吧,若是想要我帮你带什么话给下面的人,老身可不干。

  我笑了笑说,非也,我是想跟您老谈谈林晓琪的事情。请问,林晓琪是不是在你那儿呢?

  阿婆一听这话,脸色立即就变了,突然就面色一怒,用拐杖指着我说,难道是她家人叫你来找我的?我告诉你,少管老身闲事,我可不怕。

  见眼前这个阿婆果然是个难缠的角色,我不由心里有点着急,不过来之前我便早已经猜到了,像这种死了多年的老鬼,自然不会是什么省油的灯。于是我说,听您这么说,看来林晓琪果然是在您那儿了,当初她将您的纸人给撞坏了,让她赔你个纸人就是了,你犯得着拉她下去么,这样是不是有些过了呢?

  阿婆冷喝了一声,说老身原本是叫她赔个纸人就算了,可是那娃儿不听,这能怪谁,能怨我么,既然她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儿,我就得让她知道后果。

  我说,年轻人嘛,有些时候玩心重了点,把你吩咐的事儿忘记了也无可厚非,你现在惩罚也惩罚够了,你看是不是应当把她给放了啊?

  阿婆说,还没呢,我还得要在下面呆两三年,我放了她,那谁来伺候老身啊。所以,你这个小阴阳还是别多管闲事了,赶紧走吧,否则我连你一块抓下去伺候我。

  很显然,阿婆的意思是说她还要两三年才能投胎转世,所以还得要林晓琪伺候她两三年时间。不过听着阿婆说话这口气我就来气,我是不可能让她这么嚣张的,当下我就怒道:“你个鬼头,好好跟你商量竟然瞪鼻子上脸了,信不信本师跑到你阴宅老穴头上,钉下一根桃木桩,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这下阿婆吓坏了,顿时就叫道:“你敢!你……你……你个小阴阳,你敢这样做的话,小心你也会遭雷劈。”

  我突然笑了,见到她又气又怒的样子,看来老话果然没有骗我,鬼魂还真的不能对她太善了,欺善怕恶,古人诚不欺我。于是我说:“你都不怕报应,我怕什么,何况我还活着,你却死了,所以,就算日后遭那雷劈的报应,你这辈子也是看不到的。何况,你胡乱在阳世索人性命,就不怕地府知道,对你问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