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三十三章 林晓琪

第三十三章 林晓琪

  话说,人间有人间的法律,地府也有地府的律法,并不是做鬼就能随便索人性命的,一旦被地府知道了,后果是挺严重的。

  也正因如此,那可婆就说:“我看你个小阴阳可不会有那种本事,还有,若是你敢动老身的坟头,我身就要取了你的小命!”说完,她也不想跟我废话,转身就要离开……

  见她想走,于是我急忙喝道:“今日你不将林晓琪放了,明日我就将骑着白马亲自到地府中找你,到时我一定带着林晓琪到阎王殿告你一状!你不是说只剩两三年就可以投胎了么,到时我看你少说也得再熬他个三五百年不可!”

  当然,我这是在吓她的,其实我是没有那本事可以骑着白马过阴的,不过对于这种老鬼,我还是得尽量让她感到害怕,否则她甩都不会甩我。

  果然,对方害怕了,必竟如果我说的都是真的,能下阴过府,那么还真的有能力将林晓琪给带走,万一到地府阎王面前告上一状,别说是投胎没指望了,而且还得受到地狱里头的酷刑。

  所以,原本打算离开的她,再次转了回来,忍着怒意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说:“你到底想如何?”

  见事情有转机了,于是我急忙说:“我只要你立即将林晓琪给放了,我是认真的,这个人我是救定了。我也给你透个底,我并不是林家花钱请来的先生,而是林晓琪的朋友,朋友有难,我自然拼了性命也得将她救回来,所以,你若是想将我逼走,那是不可能的。”

  我之所以这样跟她说,目地就是为了让她明白,你今日不把事情给我谈清楚,我是不可能让你好过的。

  结果,阿婆终于泄气了,知道了我这个阴阳先生是吓不走的,而且发起疯来啥事都敢做。虽然她可能也会怀疑我是否真的能骑着白马过阴,但是在阳世弄根桃木桩钉她的坟头,只要是个人都是可以做到的。所以,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说:“你个小阴阳,如果要我放了她,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样子的话,那我岂不是很亏!”

  听到这话,我自然知道她其实已经愿意放人了,只不过她这是为了面子问题,所以想找个台阶而已。于是我说:“你放人,弟子自然也不会不懂道理,它日,定当供上香烛纸铂,纸人纸轿,让您在下头依旧在家有人伺候,出门有轿可坐。”

  这时,阿婆倒显得极为大度了起来,她说,那成吧,看到你个小阴阳有情有义的份上,老身今日就卖你个面子,等着我,我这就下去让她上来。

  我说,谢谢阿婆,走好。这时,阿婆的外孙听我这么说,急忙就问,我外婆要走了吗?

  阿婆听见外孙这么说,于是回头冲他骂了一句,不孝的东西,几年了也不见给我烧点纸钱,逢年过节回家都口饭也没得吃,呵!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见阿婆离开了,我心里也终于一颗石头落地,放松了下来。见阿婆的外孙一脸的疑惑,于是我说,你是不是好几年没给你外婆烧纸钱了?

  阿婆外孙点点头,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你外婆说的呀。而且逢年过节你是不是没有上香供奉酒菜给你外婆?

  阿婆的外孙依旧点点头,于是我说,不管你信不信这世上有没有鬼神,但是做为子女儿孙,遵循传统,逢年过节还是得记着供奉一下先人,不为别的,只为了自己心里那份还没来得及尽孝的愧疚之心。

  阿婆对你很失望啊,我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实,我不是对他失望,而是对大多数现如今的年轻人失望,生时,子女想着等我有钱了再去好好孝敬父母,等有钱了,子女又想着等我买了房再去好好孝敬父母,有房后,子女又想着等我还完按揭没负担了再去孝敬父母,直到父母离去时,子女才会明白,自己心底的那份孝,因为等待,已经成为了一种遗憾。

  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才有了为何有鬼节烧纸燃香,逢年过节供奉先人的传统了,与其说是相信有鬼,倒不如说是了却一下自己那份愧疚的孝心。可是,现如今的人,连这份愧疚的孝心都找不见了,不得不说是件另人失望的事情。

  阿婆的外孙听我这般一说,当下就觉得自己心里有愧,后悔自己真的是太不孝了,对着早已离去的阿婆神位牌说,以后逢年过节一定会记住供奉的。

  我告诉阿婆的外孙,阿婆已经走了,让他也早点回去了。

  看着阿婆外孙离去的背影,我知道,他这次没白来一趟,还是有收获的。明白了孝,必竟如果一个人连孝都没有,何谈会对周边的人或事存有感恩呢?

  “神保,真的是你吗?”正当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林晓琪的声音。

  我急忙回头一看,果然,林晓琪已经出现在了我身后,她依旧是穿着一身白色长裙,身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看上去总是那么的清纯甜美,如同一个仙女一般迷人。

  看着眼前的林晓琪,我突然心里有一种酸涩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直想念的人,多年之后终于再次见到的感觉,突然觉得自己有太多的话想跟对方说,可是嘴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竟然就这样看着她,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林晓琪也静静地看着我,许久之后,她说:“我本不想让你知道我死了的,可是还是被你知道了。”

  我说,前两天上纸人身的是你吧,当初你为什么不将你情况告诉我?

  林晓琪点了点头,承认了,她说之所以不想让我知道她死了,是想能一直这样陪着我玩。

  我怪她太傻了。林晓琪则苦笑了一下,然后说:“你为什么会愿意这样来救我,难道也和前天救夏玲一样么,是因为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么?”

  望着她那期盼的眼神,我知道她问我这问题的意思,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将那份喜欢藏在心底了,于是我告诉她,我救你不同救他们一样,我之所以救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担心你,我害怕你在下面受苦遭罪……

  林晓琪一边听着我的话,一边流着泪珠儿,许久之后,她擦掉泪花儿,婉然一笑,说:“你什么时候喜欢我?”

  我说,高中时你坐我后面我就暗恋你了。

  她笑了笑,然后接着叹了口气:“你好傻,为什么当初你不把这些话说我听呢。”

  我苦笑了一下,是啊,为什么当初不说呢?是的,是我害怕,怕说出口反而会失去,没有那个勇气说出口。不过如今,一切都晚了,人鬼殊途,阴阳相隔,虽然已经说出口了,但是却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心里非常的苦,非常的难过,一时两人都说不出话。这时,林先生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女儿来了,于是为我,是不是晓琪来了?

  我点点头,然后为他开了天眼,接着他们便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诉说着各自的思念……

  当晚,林晓琪离开了,我叫她以后不要再上来了,这样违反地府的律法,是会受到惩罚的。虽然我也想她继续附身在纸人身上,可是我却更加不希望有一天,看见她遭受地狱刑罚的罪!

  离开时,她告诉我,她会在世界的另一头等我,我对她笑了笑,没有回答她,因为我不敢要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