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三十五章 咧嘴笑的纸人儿

第三十五章 咧嘴笑的纸人儿

  扎这个纸人,白老板拿出了看家本领,活儿做得是要多精致有多精致。这么形容一下吧,要把这纸人和白老板本人并排放一块儿,你从二十步之外看过去,就会觉得有两个白老板。

  纸人完工后,白老板围着它转了一圈又一圈,越看越觉得这纸人有点人气儿。

  纸人怎么会有人气儿呢?白老板都感觉到这个荒诞想法好笑。

  就这样,白老板将纸人摆在扎纸店的门口放着,活脱脱的像个活招牌。逢人进店,无不会对这个长得跟白老板一模一样的纸人驻足观看,同时嘴里不由得惊叹着白老板的手艺精湛,这哪是扎出来的纸人呀,活脱脱的就像是白老板双包胞的亲兄弟嘛!

  不过,这纸人还是有个缺陷的,那就是这个纸人它没有画上眼睛。于是乎,有个客人就说了,你手艺这么好,扎个纸人这么像,可是为什么不把眼睛也画上啊,那样岂不是效果更加的好了?

  白老板一听,当下也觉得特别有道理。不过他也知道父亲传下来的规矩,那就是纸人不可画眼睛,不过此时的白老板早就觉得父辈们传下的规矩是坨狗屎了,如果按照父辈们的规矩,他这个扎纸店也不可能生意会这么好。

  还是那句话,只有创新,才能做大。

  于是乎,白老板当天晚上关门后,便将纸人的眼睛给画上了。话说,纸人的眼睛一画完,白老板往那纸人上一瞧,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了,因为这个纸人本来就扎的与自己一模一样,如果画上了眼睛,更是连神情都与自己相似的。白老板都感觉可以跟对方谈话了,如果盯着纸人多看几眼的话,甚至会有一种对方在对着自己咧嘴嘻笑的错觉……

  白老板当下就打了一个寒颤,哪敢多看,急忙将纸人搬到店门口,然后早早的睡下了。

  可是在这之后,店里头可就出怪事了。先是当天晚上,白老板睡在店铺的后房,怎么能听到店堂里有各种各样的动静,一会儿是走路时脚步发出的“啪啪”声,一会儿是有人在店里扎纸似的“窸窣”声,有时候甚至传来人的叹惜声……

  白老板心里感到好奇,于是起床跑到店堂去看,可是店堂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长得跟他一样的纸人古怪的盯着自己。白老板看着自己扎的纸人就有一种发冷打颤的感觉,心想他娘的这纸人太邪性了,都快有人的灵性似的了。他不敢多留,急忙又返回了房间。

  可是回到房间后,店堂里头又传来了之前那种声音,而且闹得还比之前更凶了。

  白老板哪还敢再出去看呀,因为之前出去看过,明明什么都没有的。这下他开始害怕了,心想难道店里进什么脏东西了?

  这时,他也想起了父辈们传下的各种规矩,比如说纸店的纸人纸马,灵屋鬼轿是做给死人用的,所以通常会有鬼魂上门索要纸人纸马等物;比如说纸店的纸人都是通灵,有灵性,所以纸人在烧掉之前,是绝对不能画上眼珠的。因为,如果在烧掉之前就点上眼珠,那么这个纸人就会有了灵魂,而且不愿意被烧掉,就会成精做怪。

  想到老一辈曾讲过的这些个扎纸行当里的规矩,听着店堂里头的动静,白老板只感到头皮一阵阵的发紧,冷汗直流。一晚上,他就在这种紧张害怕的状态下渡过,而那声音也直到天快亮时才停止了闹腾。

  次日一大早,白老板就慌慌张张出了门,去一个先生家里求护身符,可是到那先生家里,先生一看,就告诉他,你这样子戴符没用了,一切都晚了,我是帮不了你的。

  白老板一听心里慌了,就问那先生,为什么这样说呢?

  那先生指了指白老板的脚下说,你看看你自己,如今连影子都不见了!

  白老板一听,急忙朝自己脚下一看,顿时吓得差点岔过气去了,只见自己脚下真的不见影子,而对面那先生的影子却是那么的明显。

  其实这哪里是没影子啊,只是没了魂儿,因为他的魂儿被店里那个纸人给抢走了。

  白老板吓得半条命都没了,急忙跑回店铺,想着一定要将那个纸人赶紧给烧了,那东西留不得。

  可是当他来到店里时,店门却大开,接着这时就有人一把抓住白老板,说他玩弄人,要他赔钱。

  白老板整个都蒙了,问对方我怎么捉弄你了?

  对方就说,我刚才在你店里订了一个纸人,可是你找的零钱却是假的,竟然是冥币,你说你这是不是太过份了点?

  说着这话,对方便从兜里掏出几张冥币递了过来。白老板说,我今天一早就出了门,生意都还没做,你怎么可能到我店里头订做纸人呀,更不可能收你钱。

  那人就说,明明你一早就在店里头,而且街坊也可以做证的。这时,有围观的人就说了,今天早上开始,你的确就开了店门做生意,还忙个不停,扎了好些纸人。问你是不是生意挺好,你却搭都不搭理我们。

  一听这话,白老板就感觉浑身发凉,掏出一百块钱赔给对方,自己就慌忙往店里窜了进去。

  进店一看,顿时就傻了眼,只见店里头堆满了扎好的纸人纸马。看着眼前这些刚扎出来的东西,白老板都感觉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因为他走之前店里头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东西,自己店里头有几个纸人纸马他是再清楚不过的。可是,这些都是谁扎出来的呀?

  这时,他想起了先前那些人说的话,心说难道真有另外一个自己,在店里头扎纸人?想到这里,他首发就怀疑那个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纸人,于是就朝那纸人看去,只见那此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立在店门旁,没点动静。

  虽然眼前这个纸人还依旧是个纸人,不过此时的白老板已经知道这个纸人邪性了,于是急忙冲到纸人面前,就准备抱着纸人丢到外面,想将它烧了。可是怪事发生了……

  当白老板手刚一碰到纸人,那纸人竟然突然活了过来似的,咧嘴一笑,阴阳怪气的对白老板说:“你想我把烧了?”

  这一下可把白老板吓得够呛,整个一屁股跌倒在了地上,望着眼前这个竟然咧嘴说话的纸人,惊恐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那个纸人见白老板吓成这样,这时那惨白的脸一脸诡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白老板直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吓得急忙擦了擦眼,接着只见眼前那个纸人,居然在屋子里四处走动了起来,因为纸人里面有竹子做的架子支撑着,纸人走路的样子很是奇怪,像是机器人似的,最恐怖的是,那个纸人平平的脸上,那黑色的眼珠,竟然好像是能动弹的,本来就是画上去的微笑的脸,看起来,异常的诡异!

  最后,当有人发现异常去喊街坊过来时,只见白老板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的尸体穿着一件纸糊的纸服,手里提着一个纸灯笼,一根竹子做的架子直接从她的肚子,由下而上,直接穿进到了嘴巴里,瞪着一双惊恐过渡的的眼瞳死相极为恐怖,活脱脱的像个纸扎的纸人!

  说到这,那老者叹了口气说,这都是报应呐,白老板生前扎这么多活人的纸人,现在自己却变成了纸人,真是可悲呐!正所谓种下什么因,就会得到什么果,因果报应那是迟早的事。

  这个故事听得我头皮直发麻,非常的震惊,不过我想到如今白老板死了,可是那个纸人还在么?于是我就问老者:“那个纸人呢?还在店里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