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三十七章 尸变

第三十七章 尸变

  此时就算我再傻也明白了,眼前这个老头可不是普通的诈尸,更非他自身魂魄回来了,而是十有八九被那纸人附了身。

  因为我之前明明见到了一个白影进了屋,那个白影应当就是纸人,而如今屋内根本见不到那个纸人,反而棺材里的死尸诈了尸。再看他说的那些话,加上手上拿着的竹签,联想到死相凄惨的白老板,所以我敢肯定,这是纸人在报负生人啊!

  见他一步步向我走来,我只有一步步后退,因为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白老板,死时被竹签串成了纸人。

  满身尸斑的死尸总是阴阳怪气的咧嘴笑着,身上满出刺鼻的尸臭,而那黑色的寿衣衣角,却不断的滴落着黄黄的尸水。

  很快,他就将我逼退到了院子里了,我朝院落门外一看,见到大门外边正躺着那对吓瘫了的年轻兄妹。我知道,我不能再退了,万一出了院子,那么那对年轻兄妹就遭殃了。

  想到这里,就算我害怕也得硬着头皮上了。虽然没对付过这种纸人上身的情况,但是鬼魂我可是对付过的,于是我当下就从背后的包袱里头掏出一把铜钱,然后念咒:“祖师门下打鬼钱,正阳罡火降下来,千人过手,万人传,铜钱灵灵转,上不烧天,下烧地,烧尽邪灵邪鬼入地府!”

  铜本就属阳性,加上铜钱经万人手,所以阳气极重,可以镇邪灵邪鬼。如今,我念上咒语,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其阳罡之气。

  咒语念完,那死尸也扑到了我面前,于是我急忙就将手中的铜钱往他身上砸了过去,可是当铜钱砸到他身上后,他只是身子顿了顿,反而咧着嘴得意的阴笑了起不,然后抬手就对着我扇了过来……

  一看铜钱对他效果并不大,我心里就直呼不好,不过此时已经晚了,因为离他实在是太近了,接着我就感到腰上被他手掌狠狠打了一下,直接就把我扇在了地上。

  他的手掌硬得就如一块铜板一样,力大无比,当下就打得我在地上差点岔了气。

  一下被对方着了手,得了势的他,高高地举起手中的那根尖尖的竹签,直接继续对我扑了过来……

  看到这,我吓了一跳,如果真被他手中的竹签给刺中了,那今天可就算是交代在这儿了。当下哪敢顾及腰上的腰痛啊,急忙在地上滚了起来,然后直接滚到了院子的另一边,从地上慌忙爬起,然后顺手抄起院子里的一张长木凳子,横在胸前,准备拼死应付。

  说实话,如今我是真没办法了,用对付鬼的方法对付它,根本就不灵。当然我也明白了,它是纸人附在尸体上,纸人只是通了灵,但它并不是鬼,所以不会怕阳气重的铜钱。不过,若是能将它从尸体的身体里逼出来,那我倒是不怕他,因为纸人怕我,虽然它通了灵,但是只要将纸人一烧,那么它就只有化为灰烬的命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灵机一动,对呀,纸人怕火,这是它的天性,哪怕它现在附身在人的尸体身上,但是它的天性是不会改变的。它虽然不怕阳气,那它不可能不会惧火!

  想到这里,于是我慌活朝四周一看,接着发现自己的头顶上方,就挂着一盏白灯笼。于是我直接将手中的木凳往灯笼上砸了过去,灯笼掉落下来,里面的蜡烛瞬间就将纸灯笼给点燃了起来。

  一见到我脚下燃烧着的纸灯笼,正朝我扑来的死尸还真的就立即停了下来,而且还步步后退,显然是害怕我身前燃烧着的火。

  一看到这,我心里顿时大松了口气,必竟终于知道了它的弱点。我也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拣起燃烧着的纸灯笼就往它身上砸了过去,因为离得很近,所以一下就被我砸了个正着,整个火球在它身上就开了花,接着就听见它“呜”的一声吼叫,身子便害怕的窜了起来,蹦得老高!

  而就在这时,院门外传来了一大串脚步声,接着一伙村民拿着锄头、绳索等特冲了进来,显然是那对夫妇去喊来的。

  当村民们见到那个活过来的死人在屋里蹦来蹦去的,呜呜直叫,所有人都或是惊恐,或是惊诧,显然是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一切!

  我知道,如果被它缓过劲来了,那么我们这点人也不够应付它的。于是我对着那些还在发愣的村民大叫道,还愣着干啥,它怕火,还去弄火来治服它!

  村民们一听,急忙分出五六个人转头跑出了院子,去找带火的武器。而还有一些村民则拿着锄头钻在院子墙边,警惕地看着面前那死而复活的老头。

  没多久,死尸缓过来了,这时他也不再咧嘴笑了,而是怒气冲冲地盯着我们,然后举起竹签就朝我们冲了过来。当下,我就从地上捡起板凳对他砸了过去,接着一边对大伙说,快用绳子将它绑了,小心别被它手上的竹签给刺到了!

  大伙一听,虽然个个心里害怕,不过村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可能就这样放手不管,所以立即就将手中的麻绳两头分人拉开,然后围着那尸体跑!

  那尸体想去抓那些用绳子缠自己的村民,而另一些村民则拿着锄头去砸它,所以没多久,尸体就被麻绳给缠了十几圈。

  这时,村民们几人拉一头,将绳子扯紧,有两个村民就上前想去给绳子打个结,以为那尸体缠了这么多圈动弹不得,可是哪知道他们两个刚一近前,那尸体就突然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直接将那人撞得倒飞出六七步远,整个面门鲜血直流,爬都爬不起来了。

  大伙吓了一跳,都没想到这厮这么大的力气。大家被这事弄得一下就慌了神,没想到缠了这么多圈绳子它还能闹腾起来。

  要知道此时一共有十来个村民,分成了两对,分别拉着绳子的一头,别说眼前只是个人的尸体,哪怕就是头牛,十几个人用绳子也能将它绑得死死地。

  而这时那个尸体突然再次发怒了,它直接就往其中一边的人群冲撞了过来,绳子的另一头尽管有五六个村民死死的拉扯,可是根本就没有丝毫作用,那尸体力大无穷似的,还是撞向了这边的村民,把五六个村民撞得头晕眼花,鲜血直流,倒了一地!

  我吓得不轻,叫拉着另一端绳子的村民们赶紧跑,因为绳子这一端的村民都失去作用了,他们更是只有送死的份。村民们也清楚不过,当下就急忙往院外冲了出去。

  而这时,火花冲天,一看,那些寻火的村民回来了,手里个个举着直窜一尺多高火苗的火把。

  见有火把了,我也放心了下来,于是从其中一个村民手中拿过一个火把,就冲向那个尸体。因为此时那个尸体,正举起手中的竹签准备刺杀倒在地上的村民……

  我窜了过去,手中的火把一下猛得就砸在了它的身上,顿时那个尸体就窜了起来,蹦出了好几米开外。

  而那些有火把的村民,也不闲着,都举着火把向那个尸体冲了过去!

  那个尸体想躲,可是院子只有这么大,如今被村民们通通给围住了,然后十几个燃烧着的火把一下通通捅到了那个尸体身上……

  只听见一声怪叫,接着白影一闪,穿墙而过,接着尸体便“嘭”地一声,砸倒在地,然后一动不再动了!

  我心说又坏了,刚才忘记先用朱砂汁泼它身上,将纸人封在尸体身体里,让它出不来。现在纸人见这么多火把去烧它,所以又逃了!

  朱砂,是可以封鬼的,如果一个鬼上了尸体的身,引起尸变,只要用朱砂封住那尸体的七窍,据说那鬼就逃不出来了。

  看见纸人逃走了,于是我叹了口气,告诉那些还在用火把烧尸体的村民,不用再烧了,那东西跑了。

  村民们都问我,刚才闹事的不是这个尸体,那是什么?

  我也没有答他们,只告诉他们,有个灵上了尸体身,叫家主尽早让亡者入土为安。叮嘱完之些,接着我便出了门,朝着纸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此时,夜色依旧很浓,浓浓地夜雾之中,只能听到我自己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