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三十八章 点灯行夜路,灯灭莫前行

第三十八章 点灯行夜路,灯灭莫前行

  手里拿着老乡的火把离开了那户人家后,我继续顺着纸人消失的方向使命追,很快,出了村口,来到了一片乱坟地。这天正是初月,天特别黑,整个乱坟地上满是夜雾缠绕,看着前方这片乱坟地,不知为何,我就感到一种森寒的感觉,可能是小时候在老家乱坟地里撞见过请我去修轿子的鬼魂吧,所以如今哪怕懂得一些阴阳之术,心底还是对这种地方感到渗得慌。

  说实话,我有点想转身折返回之前那户人家,不过转念一想,纸人我都不怕,普通的鬼魂应当也奈我不何吧?于是便警惕起来往前赶……

  四周一片漆黑,乱坟上空被散乱树木的阴影所笼罩,隐隐约约能看到一点点的轮廓。我感觉路很难走,深一脚浅一脚的,山路异常难行。

  我手里拿着一根火把,嘴里哼着曲子走着,希望那些听见生人声音的鬼魂能自动躲远些。当我走到差不多坟地的中间路段时,突然手里拿的火把一闪一闪的,顿时就灭了,这一下我顿感奇怪,火把怎么会无原无故就自己灭了呢?接着这时,我就感觉有股无形的压力向自己身后袭击过来,头皮发麻,顿时感觉自己的头异常的在无限增大,及其沉闷,老觉得后面跟着人,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

  我走多快,后面的人也跟多快,我放慢脚步,那人也跟着慢下来。我心里奇怪,急忙一回头,背后黑乎乎的连个人影也看不见!这一下我慌了神,知道这是被鬼盯上了,这是被鬼吹了灯啊!

  鬼吹灯,也叫鬼拍肩。常有的一种说话是在晚上走路的时候,会感觉有人从背后往你耳朵或脖子上吹冷气,或喊你的名,甚至是拍你的肩,你不能回头或应答,否则就会被鬼吹了灯。

  正所谓人身三把火,头上及两肩各一把火。这三把火在阴阳术中称之为阳火,当然,这种阳火普通人是看不见的。只要这三把阳火尚在,鬼就近不了身,但是如果一回头,往哪边回头,哪边肩头上的那把阳火就会吹灭,阳火一灭,阳气不足,鬼魂就能近身了。

  可是我刚才没有想太多,回了头,可是什么人影也没看到,我便心知自己着了对方的道。接着身子一个冷颤,脑袋就感觉异常的沉重,双腿顿时瘫软了,手不自觉得就从坟头上抓起了一把坟头土,然后就往自己嘴里塞……

  要知道土一把把往嘴里塞是咽不下去的,很快我就把嘴给堵满了,连鼻孔都用坟头土给堵上了,这时可把我憋的连气都喘不上来。

  我心里很是清楚,但是手却不听自己心底的使唤,根本就没有丝毫力气。我知道这是被鬼给上了身,于是急忙心里念起了咒语,接着那种脑皮沉重的感觉这才慢慢消失,而此时我已是被窒息的眼泪都出来了,接着急忙吐掉嘴里的土,然后掐上指决往四周一看,身边什么也没有,显然那个鬼知道我会阴阳术后便逃走了。

  正所谓点灯行夜路,灯灭莫前行。只要三把火没灭,哪里都可以去,但是灯若灭了,最好就不要再往前走了,因为可能还会在着脏东西的道。

  不过我想着自己会阴阳术,加上刚才只是一时没在意,所以才会着了对方的道,只要接下来提高警惕应当是没有大问题的,于是就继续前行。

  走了几百米,这时,我老远就看见一个不高的人在前方夜雾中慢慢走着,我很高兴的走上前去,希望能有个伴。

  当我走近了一看却是个老太太,想到一个老太太却在半夜里走夜路,我就觉得奇怪了,心里打起了鼓,只是觉得很好奇就多看了两眼,头发全白了脸上的皱纹挤得快分辨不出五官了,弯着腰拄着一个拐杖慢慢地走着。

  我也不敢说话,因为此时我被吹了一盏灯,是不开天眼都很容易见到鬼的,所以我很怀疑眼前这个老太太就是个鬼魂,于是我快速的走过去了。

  超过那个老太太,刚要出口气,却看见前边又有一个老太太,这下我可真害怕了,心说这还真是撞邪了。于是我脚步更加快了,希望能尽快走出这片老坟地。

  当我擦过老太太身边的时候,老太太弯着身子扭脸冲我笑着说,小伙子,你一个人走夜路不怕鬼吗?要不咱们一起走吧?

  我知道,这个老太太是发现我看得见她了,若是不回答的话,反而可能今晚是会被她给缠上了。于是我说,老人家,正所谓人走阳道,鬼走鬼道,人鬼殊途,怎能同路啊?弟子这一身行头,可怕害了您老啊!

  我这是在向她表明身份,自称弟子,而且还告诉她,我身上包袱里的行头可是能降鬼的。我这话说的也不扫她面子,也不会弱了自己胆量,所以那个老太太果然吃了一惊,显然是没有料到自己勾搭到的是一个阴阳先生。

  老太太笑了笑,说既然不同路,那你就先走罢了,不过你可得小心喽,老张家的地盘可是很难走的。嘻嘻……

  听着这样一个老太太,满脸的嘻笑,我就感到一阵一皮发麻。不过我知道她这是在提醒我,前头应当是有一个姓张的老鬼,很厉害,这是要我小心点。

  我对老太太作了个揖,道了个谢,然后便快速离开了。一边走,我还能听到那老太太望着我的背影在呵呵的阴笑着……

  几分钟的路,仿佛走了几个小时似的,一下子遇上这么多个鬼魂,现在既害怕又纳闷,心想自己还真的时运不高啊。

  就在这时一束光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光与手电筒发出的一样。看到光我仿佛遇见了救星一般,终于来了个过路人,有了个伴。要知道刚才那些鬼全是摸着黑走路,眼前这光摆明了就是手电光,看来十有八九是个人。于是我就寻思着,跟着这个人走我就不信走不出这片乱坟地。

  一跟上那个人,路面顿时就感觉平坦了许多,一步步好走了。不由的我就在想,刚才的路面一坑一洼,显然就是鬼魂在作怪,看来自己的确是运程不足,加上一踏入这片乱坟地就被吹了灯,所以这才会老撞邪事。

  心里这般想着,我更加相信前面那个拿着手电的人是个生人了,因为跟着他,一切都顺利许多了,也不见半个鬼魂挡道了。

  心中想着这些,脚下也不停歇,一步步地紧紧跟上。不过,不知道前方那个人为啥走那么快,我一跟紧,对方就加快,我一慢下来,对方也就慢下来。看到这个场景,我不由觉得好笑,难道他是以为我是个鬼魂在跟着他,所以才这样的?

  想想也对,凡是赶夜路的山里人,都很讲究这个。

  跟了好一会儿后,也许是看光看久了,所以我的眼只能到这束光,四周的一切我都看不到了,整个一片漆黑不能视物。不过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跟着这束光就能走出这片乱坟地。

  光一直朝前走,我就一直跟着,就这样也不知道走多久,感觉有些累了,心想,怎么还没走出这块乱坟地呀?可光还在走,我也依然就跟着它走……

  不知走了多久,正当我心里越来越疑惑的时候,隐约听到鸡叫的声音,光突然消失不见了。光消失后,我才看清四周的物事,接着顿时吓了一跳,原来天已亮了,而我自己竟然还在乱坟地里没有走出去。

  再看看自己所站的地方,正处在乱坟地的中间,脚下是一座高大的坟头,而我就站在这座高大的坟头顶上,整座坟头被我上上下下爬得都快成路了……

  这下我再傻也明白了,昨晚跟着的那束光他娘的也是鬼,而我一晚上就在这座坟头上上下下的爬上爬下,足足爬了一整夜!

  当我往那坟头的墓碑上一看,张太公之墓几个大字映入眼帘,顿时我就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心说先前那老太太果然没有骗我,看来我还真被这姓张的老鬼给捉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