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三十九章 再走乱坟地

第三十九章 再走乱坟地

  我站在坟头前想到昨晚被这姓张的大爷捉弄了一晚,心里就来火,对着坟头墓碑就骂了起来,说你个老不死的竟然敢捉弄我,信不信我我你给挖出来,让你抛尸野地,日后若是再让我听见你在此地害人,定用桃花桩破了你的阴宅,让你永世也翻不了身!

  骂完之后,我这才拍拍屁股下了老坟头,重新走回之前的那条山路。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昨晚我已经走得离山路很远了,脚下全是坟头,一高一低,想想都不知道昨晚为何会感觉脚下会是平地。

  不到十分钟后,我就走出了那片诡异的乱坟地。一出坟地,前方就有一家农舍,我快步上前,到那老乡家里去讨水喝。

  对方见我一脸疲惫的样子,急忙倒来一碗水,同时打量着我,说我是不是外乡人,怎么眼生的很。

  我点点头,接着老乡就说,看你这样子好像昨晚没睡吧?是不是在前头那块坟地转了一宿啊?

  我一听,急忙点头称是,问他是不是那片坟地经常发生鬼打墙之类的事情。

  老乡说,谁说不是呢,一到天黑,那里就鬼火点点,人只要一进坟地当晚就别指望回家睡觉,一准在那儿转上一宿才能出得来。而且运气不好的,回来后也是痴痴呆呆的,不烧点纸钱是好不了的。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一阵森寒,头皮发麻,直呼怎么会这么凶?

  老乡叹了口气说,那儿以前并不会这样,就是自从老张家的老大爷埋那儿后,就不太平了。

  我心中很是好奇,可能是因为昨晚我也是被那个张大爷给捉弄了吧,于是我就特别对这个张大爷感兴趣。我问老乡,这张大爷怎么就这么会闹腾,难道他家里人就不知道有不妥吗?

  老乡眉头一皱,说,怎么会不知道,死的时候就开始闹腾,埋到那儿后家里人更是去都不敢去了。

  死的时候就闹凶?听着这话,我大感好奇。

  这时,老乡见我这么感兴趣,于是就将张大爷的事情跟我讲了起来。

  原来,张大爷死了有七八个年头了,死的时候结果出了个惊动整个村子的怪事。就在张大爷死后,他的家人悲痛不已,去定做棺材,把张大爷的尸体放在临时作为灵台的屋子里,下葬前天半夜,大家都在守夜,等第二天入棺下葬。这时棺材里的张大爷突然坐起身,把当时的家里人吓了一跳!

  她的大儿子叫了声爹,结果老大爷一下子从灵台上站起来,双手直直前伸,朝他儿子跳过来,大家都吓坏了,大呼炸尸了,当时慌作一团,他儿子吓得拔腿就跑出门口,老大爷就在后面跳着追,双手就这么一直伸着。大家随后才清醒过来,跟在后面追了出去,结果跑到家门口附近山上,他儿子狂喊爹,我是你儿子啊!但老大爷根本不理不睬,继续追。

  因为腿是直的,所以他儿子围着一棵小树绕起圈子来,结果老大爷直接就抱住大树,凶神恶煞般的啃起大树来,手指插在树干里很深,随后赶到的村里人,用绳子把老大爷捆在树上,用棒子打了很久但张老大爷还是疯狂的抱着树木,一直到快天亮才平静下来。

  为此村里的人实在没办法,只好把树都给锯断了,连那一截树带着张老大爷一起放进了棺材里,把棺材板盖上,强行用棺钉钉上的时候,还能听到老大爷在里面不停的动。

  大家哪还敢继续将他久留呀,最后把棺材直接拉到了乱坟地里给草草深埋了,以致从那以后,那块坟地好久都没人敢去。到了后来,慢慢地有人打那儿经过了,也时时被鬼打墙回不来,总之,一直到现在,夜里是不会有人打那儿经过的。

  听完老乡所讲,我差不多明白了一些大概。很有可能张大爷死后放在灵堂时,被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也就是所谓的诈了尸。

  只是按道理来说,你把尸体都埋了,那上尸体身的脏东西肯定也接着就会离开了,不可能一直附在尸体身上吧?可是为啥张大爷在坟地里还闹腾的这么凶呢?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老乡就问我,看你这身装扮,又对这事这么感兴趣,难道你是阴阳先生?

  的确,此时的我因为走江湖,身上一直背着个烂布袋子,里头装着的是一些罗盘、朱砂,笔墨,墨斗等物,留神的人还是能猜出个大半的。

  我点点头,说自己的确是个阴阳先生。那老乡一听,顿时眼睛一亮,说能不能帮他们治一治地块乱坟地,省得晚上老闹腾。

  听到这话,我心里不由为难了起来。我此次是为了追那纸人的,如果耽搁一天,那个纸人肯定跑得没影了。可是眼前这事却也的确属于凶鬼作怪,我此次之所以走江湖,不就是因为黑白无常要多处理世间恶鬼作怪而来的么?

  心里左右衡量了一番,最后我叹了一口气,便点头同意了下来。

  我告诉那老乡,白天是做不了什么了,只有待晚上再去乱坟地里转一圈,查出些眉目来。老乡哪会管这么多,得知我愿意帮忙,当下就高兴的给我去做早饭了。

  当天,我在老乡家睡了半天,待到下午起来,老乡家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全是当地的村民。听说我愿意帮忙整那块乱坟地,都跑过来跟我说上几句感谢的话,当然,张大爷的儿子也闻信跑过来了,拉着我的手就说这是造孽啊,好好的一个人,死了却这么闹腾,他们一家人心里都没好受过。

  别家清明可以去扫扫墓,烧烧纸,缅怀一下先人,可是他却连去都不敢去。别家七月十五鬼节能供奉些吃食给先人,表达一下孝心,可是他七月十五却会担心害怕对方回来。总之,这七八年来就是不顺心。

  我告诉他,先别担心,待我晚上查看完就明白了。

  很快,夜幕降临了下来,老乡们提议,大伙一块去,人多点就不会出事儿。我想了想,那样不行,人一多,虽然不会出啥事,但是这么多人一块跑进坟地里,那些鬼也不敢出来呀?于是我就劝他们先在这儿等着,我一个人去,去去就回。

  农村的老乡就是心善,个个都左叮嘱一句,右劝说一句,生怕我一个人去会出事情。

  我谢过他们好意,虽然一个人去肯定会有些麻烦,但是我还是对自己有把握的。与乡民们道了个别,然后我就拿起包袱往那黑乎乎的乱坟地赶了过去……

  今晚夜色依旧深沉,一轮细细的月亮也躲在了迷蒙的夜雾之中,整个乱坟岗里头一片漆黑。此次我准备的比较充分,手上拿着一个手电筒,一把铜钱剑,还有数道驱鬼镇邪的灵符。只要是有鬼想对我不利,我肯定可以应付得来的。

  何况,这块乱坟地里头虽然坟头布满山头,但是大多数都是些老坟,早就没有了事主,阴魂应当早已投胎转世去了吧。

  这次,我也有目的地,加上白天走过一回,所以很快的,我就直接朝张大爷的那座坟头赶去。

  人还未到张大爷的坟头,远远地我就看见他的坟头上鬼火幽幽,黑影闪闪,显然阴气非常的浓郁。

  正当我准备继续往前走时,突然道路前方走来了一个人,身材不高,手里提着一盏白灯笼,这盏白灯笼在这片乱坟地里头的夜色里,显得很是恐怖。

  不用想,我都知道那来的肯定就是鬼了。不过正好,这儿这么闹腾,我就顺带把它也给收拾一下。

  接着,我就站在那儿也不走了,等着那个提着白灯笼的黑影过来,我倒要看看来者想对我起什么坏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