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章 鬼讨钱

第四十章 鬼讨钱

  很快,那提着白灯笼的黑影就走了过来。我一看,这他娘的竟然是昨儿晚上那个老太太嘛。

  那老太太一到我面前,先是一愣,然后接着便嘻皮笑脸,阴阳怪气的说,小阴阳,怎么今晚又来了,难道昨个晚上被张家大爷折腾的还不够么,嘻嘻……

  很显然,昨天晚上她看到了我被张大爷给捉弄,想到这个老太太看见了也不帮忙叫我一下,我心里就多少有些来气,加上这两天她没事就在这坟地里头瞎晃悠来吓人,于是我就说,您老每天这样转来转去的就不觉得有些缺德么?把生人吓出问题来了,不怕地府追责呀?

  老太太面色一沉,就说这块地头一到夜里根本不会有人,老身出来透透气有何不可的,你个小阴阳太多管闲事了。

  我说,我这两晚不是路过这个了么,咋会没生人路过呢?您老不好好下去呆去,没事跑上边来透啥气,小心夜游神看见了,把你当成孤魂野鬼给抓了。

  老太太还想还嘴,不过见我把夜游神给搬出来了,所以也不敢怎么说了,只得说,好好好,你个小阴阳算你厉害,我回去还不成么?

  我叹了口气,对她说,都死好几年的鬼了,再跑上来被抓到了就不好了,还是安心在下边等待投胎转世吧。这样对谁都好。

  老太太长叹了口气,然后便转身走开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不过,见她还识相,我也就不怎么跟她没完没了了,再者说,昨晚上她还告诉我要小心张大爷来着,所以也算是个陌生的熟人。

  老太太走后,于是我便提步往张大爷的坟头走。或许是因为张大爷那里听到了我说话吧,所以先前坟头前的点点鬼火已经没有了,而且那个黑影也不见了。

  很快,我便来到了张大爷的坟头前,四处看了看,什么也没见着,于是我就对着坟头前使劲蹬了几脚,喊道,姓张的,给本师出来!

  很快,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就从坟头后面爬了出来,一头白发,枯瘦的脸上满是皱纹。饶是我虽有准备,但是他穿着一身黑衣寿衣,突然从坟头里爬出来还真是有些吓人。

  他满脸的怒意,一出现就两只眼睛怒瞪着我,责骂道:“你个年轻人,老头我听你说是个阴阳先生,今晚我就回去了,不打算折腾你了。你倒好,还自己找上门来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我说,不是我要欺负你,是你昨晚要捉弄我在先。

  张大爷气呼呼地说,当时我那是跟你玩,我又不知道你是阴阳先生。

  我说,如果你知道还来捉弄我,你今晚就不可能还能爬得出来喽。就是因为你好捉弄生人,所以我今天才专门来找你。

  张大爷怒了,你个小阴阳,老头我今晚给你面子你还上脸了,真以为老头我会怕你呀!骂完,就从坟头后头跳了出来,就朝我扑来,伸出两只枯瘦的双手,想要来掐我脖子。

  我哪会怕他呀,今儿晚上就是来对付来的。于是拿出一道灵符就迎了上去,腰一弯,身子一低,躲过他的那双掐我脖子的手,然后一道灵符就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张大爷直接惨叫一声,打得倒退了好几步。怒气冲冲的,却不敢再上前了。

  我将手中铜钱剑一横,告诉他,你若再敢放肆,就休怪我手中的斩鬼剑对你不客气了。

  张大爷显然是惧我手里的铜钱剑,所以站在坟头上怒气冲冲的,却又不敢再骂我了。

  见他不敢乱动了,于是我便问他,阳间有阳间的道,阴间有阴间的道,你既然已死,为何还徘徊在阳世,每晚出来害人呢?

  张大爷一听,满脸的无奈,他说,我在下面过得太苦了,没衣穿,没钱用,无容身之所,不是老头我要上来,实在是下头呆不下去了。再者,老头我也没怎么害人,过路的都是熟人,我只不过是想要他们烧点纸钱香烛给我,我就没有再去为难他们了,难道这也不行么,那我该怎么办?

  一听张大爷吐的苦水,我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他在下面没有钱,没有衣,没有住所,所以只有上来找人要钱。这也是为何凡是有人从这儿经过,就会被他给缠住,非得烧些纸钱才会好。

  想到他老人家在下面过得这么苦,我还真就觉得他可怜了,于是也不可能再对他发怒。的确,人家也没有害死过人,就算折腾人,也还算不上是什么恶鬼。

  于是我说,你儿子他们难道逢年过节没给你烧纸么?

  张大爷一听这话,顿时就又气又悲,他说,他们哪还会记得我呀,逢年过节,谁没有后人的供奉呀,而我却连家门都进不得,门窗上都贴着神符。

  说到这,张大爷已是叹惜连连,满脸的伤感。

  这时,我也想起了张大爷儿子先前跟我说过了此事,因为张大爷死后诈尸,所以家人们草草将他埋了,后来又在坟地里闹,所以更不敢烧纸把他招回家了。

  想到这些,我叹了口气,看来这中间原来是闹了误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有些老人死后的确挺可怜的,无人烧纸,无人送衣,逢年过节回去更是连什么也没有,哪位老人会不伤心呢?心善的,他们就四处缠着生人讨要香纸供奉,心恶点的,甚至会把子孙后代都折腾得家无宁日。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还真不少,不可不信。

  不过想明白眼前这件事,我心里倒松了口气,看来这事倒不难解决了。于是我就对张大爷说,那我让你家儿子逢年过节烧多点纸钱给你,你能不再跑到上边来么?好好的呆在下头,可以吧?

  张大爷说,我那儿子不孝得很,他能做到这些?

  我说当然能了,你家儿子不是不想给您老烧纸钱,而是您老走后,您的尸体被别的鬼上了身,诈了尸,所以他们害怕不敢再把您老招回去了。

  张大爷一听,顿时落了泪,心说自己这是误会了儿子。于是他说,那您就帮我传个话给他们吧,老头子我可不会害他们,只要他们还能有份孝心啊,老头子在下面一定好好保佑他们。

  我点点头,答应了他。接着,我叮嘱他先下去下面,以后没事别再上来了。他也满口答应,然后我便往村里赶了回去……

  一回到先前那位老乡的家里,他们那些村民依旧还在那儿等着我。见我回来了,大家纷纷迎了上来,问我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于是我将事情来龙去脉通通都告诉给了他们,在家听完,有惊讶的,有恍然大悟的,更有些上了岁数的老者,为张大爷的遭遇摇头叹惜的,显然是觉得张大爷可怜。

  特别是张大爷的儿子,听完后都哭泣了起来,直怪自己不孝,害得父亲如此可怜。大家安慰了一下他,他这才好了一些。

  我告诉张大爷的儿子,都是误会一场,也不要太自责了,打今日起,你为你父亲多烧些纸钱就是了。张大爷的儿子连连点头称是。

  当晚张大爷的儿子便买来了大量的黄纸香烛,烧给他的父亲。随后,他把我接到他的家里,然后置办了大桌的酒菜替他父亲感谢我。当然,当晚那些村民们也都被他请到了家里,很是热闹,我告诉大家,以后那块乱坟地应当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大家大可放心行走。

  就这样,当晚直闹到三更半夜大家这才慢慢散去……

  说实话,张大爷这件事虽然挺闹腾,但是看到这结果,我还是很欣慰的,必竟从此以后,张大爷不会再受苦遭罪了,而他儿子心里也不会再忧心了,村民们更是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了,这个结局算得上是个大圆满。

  如此耽搁了一天,也不知道那纸人去了哪里,能否还能找到。心中满是担忧,于是次日一早,我便向张家辞行,准备继续去追寻那个为祸的纸人。可是就在我准备离开这个村子时,却被村里一户人家给喊住了,原来他家遇到了一件大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