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一章 拜鬼亲

第四十一章 拜鬼亲

  这位老乡五十来岁,气喘吁吁地将我喊住,看那神情很是慌张着急。见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就叫他先别着急,有啥事慢慢说。

  老乡喘了一口气,然后就说,他是邻村的周大富,今早听说这儿来了一位很有本事的先生,于是我就匆匆忙忙的找来了。进村里一打听,结果说您刚走,于是我就追上来了。

  见他说的都不是重点,于是我也不说话,微微笑了笑,等着他继续。

  接着,他便说了,他家有个女儿,名叫芷澄。前天晚上,她的女儿突然被另一个村的铁二蛋抬着一顶轿子给强行接走了,就在昨天早上,女儿芷澄突然就哭着跑了回来,一边哭一边神色慌张的说,自己昨晚遇见鬼了,因为接她的不是铁二蛋,而是个纸人!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一惊,急忙问他,你确定是纸人?

  是的,这可不怪我会大惊小怪,因为我这几天可就是冲着那纸人来的。我还以为再也追不上那个纸人了呢,想不到却在这时听到了纸人的消息。

  虽然,这个世上纸扎店有很多,纸人更是多不胜数,但是会这样作怪的纸人可不会多见,特别是我找的那个纸人本来就是朝这边跑掉的。所以,我敢肯定,老乡口中所说的那个纸人,就是我要找的纸人。

  老乡点点头,很确定的说,绝对是个纸人,都把我闺女吓惨了,哭着跑回了家。

  听到这般,于是我就叫他将事情的原委经过都好好跟我说一说。老乡点点头,于是将来龙去脉都娓娓道了出来……

  原来,眼前这个名叫周大富的老乡,他的女儿芷澄年芳二十多,长得是聪明漂亮,婷婷玉立,性格温柔和善,对人又好,而且还是村里唯一一位女大学生,在村里是人见人爱,上门提亲的人是络绎不绝。

  话说周大富有这么一位闺女,自然眼界就会有点高,村里的那些平常人家,周大富哪里会应许啊。可是事事无常,谁又会知道周芷澄这样一位优秀的女生,却有了一个意中人,而那个人就是邻村的铁二蛋。

  说起这个铁二蛋,大家的评价无非就是老实、本份,其它的便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非要再多评价一句,那就是有点傻愣。淳朴老实,安于本份,每天就是塌塌实实的干着自家的那几亩农田,心肠好,坏心眼没有,但是大聪明也看不出来。而周芷澄就是看上了铁二蛋的淳朴老实,两人暗生情素。

  你来我去,时间一长,两人也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有一天,芷澄就去跟父亲周大富讲,她要嫁给邻村的铁二蛋,这可差点没把周大富给气疯,二话不说,打死也不肯自己的女儿嫁给铁二蛋这种人。

  不管芷澄如何的反抗或是理论,总是遭到周大富的强烈反对。理由很简单,首先,芷澄是村里唯一的一位送出去的大学生,要文化有文化,要长相有长相,而在还在城里有着一份白领的好工作。这样的条件,还怕找不到好对象么?

  而再看邻村那个铁二蛋,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泥腿着的气息。知识没有,只念了个初中,家庭背景更是托村里人的后腿,往上八代都是穷苦农民出身,长得虽然不难看,但是也说不上英俊潇洒。最主要的是,铁二蛋这个人太老实了,说难听点就是有点傻愣,看这样子这辈子也不会有啥大出息,而且为人呆板老实,还容易受人欺负,嫁给这样的人,那往后还会有好日子过么?

  所以,无论如何,周大富那是一百个不同意。

  尽管周大富不同意二人的婚事,但是芷澄与铁二蛋两人,却还是依旧私自幽会,缠绵热恋,显然是谁也离不开谁,二人甚至有了私奔的念想。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就在前天傍晚,芷澄再次向周大富提起了跟铁二蛋的婚事,又跟周大富吵了一架。吵完之后,芷澄便将自己关进了房门,连晚饭也没出来吃。

  而就在当天晚上,差不多是半夜时分吧,突然周大富的门外传来了“嘀嘀喇喇”的唢呐声。那“嘀嘀喇喇”的唢呐声由远而近,从村口直奔向自己家这边。

  周大富心里奇怪,谁没事大晚上吹唢呐呀,而且还吹到自己屋外头来了?心中好奇,于是就起床将门打开,接着就看到自己家门口来了好几个人,扛着一顶大红花轿,当先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衣服,身上绑着一朵大红花,仔细一看,这人不就是邻村的铁二蛋么?

  一见来人竟然是铁二蛋,周大富就气不打一处来,就骂铁二蛋了,问他大半夜的这是想干什么?

  铁二蛋原本是一个老实巴焦的人,此时也不怕发火的周大富,他告诉周大富,自己这是用花轿来接芷澄回家拜堂结婚的。

  一听这话,周大富气得都浑身发抖,先别说自己还没有准许这门婚事,就算自己准许了,那也得好好挑个吉日来迎亲的,哪有大半夜的来办这事的啊?当下就与铁二蛋骂了起来。

  话说躲在房里生气睡不着的芷澄,听见屋外父亲与铁二蛋在吵架,慌忙就爬了起来。出门见到自己的心上人竟然为了自己,大半夜的请来花轿来接自己,当下就为平时老实本份的铁二蛋这份勇气感动的热泪莹框。

  也没多想,反正一早就有了私奔的念想,不如干脆跟他回去把堂给拜了,生米煮成熟饭,这样父亲肯定也不会再怎么样来反对了,因为那于父亲也只得接受现实的。

  想到这里,芷澄便冲出了屋,坐进了大红花轿里,尽管周大富如何的拉扯,铁二蛋还是强行将大红花轿抬出了村,吹着“嘀嘀喇喇”的唢呐在这个夜晚将芷澄给接走了……

  讲到这里,周大富已经是又气又怒,同时也伤心难过。

  我说,然后呢?纸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周大富顿了一下,这才接着讲。他说,昨天早上女儿芷澄跑回家里告诉他,当晚,芷澄被邻村铁二蛋接回了家里,拜了堂结了婚。

  当晚,铁二蛋家里来了好些人,酒席摆了十几桌。在敬酒的时候,芷澄看了一下,来的那些人都是些生面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没有一个是铁二蛋本村的村民,当她看到了几个眼熟的人,都是早已死去多年的村民,当时芷澄也没多想,以为他们只是长的相像而已。

  一晚上热闹非凡,同时,芷澄也没有想到铁二蛋这么有面子,能来这么多客人。酒席也这么丰富,所以心里很是开心。

  这一闹,就闹到下半夜,客人们才依依离去,芷澄他们才回房睡了觉。

  可是直到次日一早,当芷澄醒来后睁眼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因为此时眼前正有一个脸色苍白,嘴唇涂的红艳艳的,穿着昨晚那身大红拜堂衣服的恐怖纸人,正盯着自己阴阳怪气的冷笑着,当下芷澄就吓得半死,浑身打颤,想跑都没力气跑了。

  那个纸人而且还会动,见到芷澄醒了,就笑着问她,饿了没饿,我去给你弄吃的。

  芷澄已是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接着那个纸人也没有等她回答,便一摇一摆的出了门,不一会儿后,端来了一个盘子,上面放着香烛等物,叫芷澄快点吃。

  芷澄知道自己是碰到鬼了,就吓得哭了起来,直叫铁二蛋的名字。那个纸人见她不听话,就将盘子里的香烛往地上一摔,说我就是你的铁二蛋,咱们昨晚拜了堂成了婚,以后你就得跟着我过了。

  芷澄看到眼前这个纸人发火,吓得再也不敢吱声了,就当纸人转身出门的时候,她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就直往屋外跑……

  所幸,身后那个纸人并没有追上来,只是站在门口冲着芷澄叫道,咱们拜了堂就是夫妻了,不管你跑到哪,我都能把你找到的。

  刚跑出铁二蛋家的芷澄就被村民们给叫住了,问她这是怎么了,于是她就告诉村民,铁二蛋变成了纸人了。村民们说,不可能啊,铁二蛋几天前就离开了,去他舅舅家借钱去了,好像是说借钱准备上你家提亲哩。

  听到村民们说铁二蛋早走了,芷澄更是知道遇到的是鬼了。于是也不敢多说,急忙就慌慌张张的跑回了家。

  回到家,哭得是泣不成声,将自己的遭遇跟家人讲了出来,吓得周大富老两口半死。他们以为自己女儿跑回来了就没事了,哪成想,就在昨天晚上,那个纸人又找上门来了,对着周家的大门就是一阵猛敲,吓得一家老小抱在一起,一晚上觉都不敢睡,直到天亮时,门外那个纸人这才离开,而且离开时还扬言,今晚还会来要人,若是周家不把人交出来,就让他们周家一家老小不得好死。

  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周大富就往我面前一跪,头就往地上猛瞌,求我救救他女儿芷澄,救救他们周家的一家老小。

  我急忙将他扶了起来,叫他先别着急,这事我会尽力而为。然后,我叫他带我去他家里,先看看他的女儿再想办法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