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二章 端家父母

第四十二章 端家父母

  来到周大富的家里,一进门便见到一个妇人和一个年轻女子抱在一起痛苦抹泪的情景,不用想我都大概能猜出,这一定就是周大富的妻子及女儿周芷澄了。

  周大富见到妻女们伤心成那样,于是就扑上前去,问他们这是怎么了?

  周大富的妻子见老公回来了,于是就拉着周大富哭泣道:“大富啊,你终于回来了,芷澄说怕连累了咱们家,所以要回铁二蛋家里去给那个纸人当老婆,我拉都拉不住她呀,呜呜……”

  周大富一听,也着急了,他拉住泪流满面的女儿就劝她,你这是何苦呢,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了,你是我的女儿,哪怕对方就是要了我这条老命,我也不可能会把你交出去的。

  芷澄苦得更厉害了,说:“都是女儿不好,连累了家里。只是那纸人凶狠的厉害,我看如果我若是不回去的话,今晚咱们一家恐怕都难过了。呜呜……都怪女儿不孝,求求你们了,就放我去吧……”

  一来就见到这样一种凄凉悲伤的场景,说实话,我心里都很不好受,眼泪都快跟着出来了。父母为了子女,哪怕丢了性命也愿意,而女儿为了保全自己,不惜将自己推向恐怖的深渊。当中的不舍,旦凡是个人见到了,都不忍心看下去。

  我长叹了口气,急忙上前叫芷澄先别着急难过,一切都还没那么糟糕。

  芷澄听见我这么说,抹了一把眼泪,好奇的望着我。这时周大富这才想起我来,于是急忙告诉妻女,说我是他请来的大师,一定能救他们家的。

  也许是他们信任周大富的话,又或许他们是没有了其它办法,所以,他们顿时就好像看到了一线希望似的,急忙求我一定要帮他们渡过这个难关。

  我尽量的安慰了他们几句,稳定了一下他们的情绪。然后就问芷澄,你离开时,那个纸人可还曾在家中?

  芷澄点点头,说应当还在,因为那个纸人好像白天不愿意出来,见到我跑出了屋外,他就没再追上来。

  听完这话,我想了想,于是就对周大富说,你应当也知道铁二蛋的家在哪吧?

  周大富急忙应道:“知道,离此不到二十分钟路程。”

  我点点头,于是就对他说,你敢不敢现在陪我到铁二蛋家走一趟,咱们这就去会一会那个纸人。

  周大富一愣,显然是有些惊讶,或许在他想来,要对付这种东西,是应当在家里做什么法事的。不过惊愣之后,他便立即点头应了下来,说这就带我去铁二蛋家。

  这次,除了带着随身的驱邪降鬼的法物,我还特意叫周大富准备了两支油布火棍,毕竟这可是纸人的克星。

  就在日近正午之时,我们来到了铁二蛋的村子。铁二蛋的家在村子的村尾处,背靠大山,那儿几乎没什么人家,东一座西一座的都离得很远。

  一到铁二蛋的家门前,就听见屋里传来“咚咚咚”的打斗声,我和周大富都一愣,心想难道那个纸人又在害人了?于是我叫周大富走远一些去等我,而我则拿着油布火棍就冲了进去……

  一进屋,我便看到屋内有两个身穿黑衣的人正围着那个纸人,看那样子,纸人还落入了下风。

  话说,我刚一进去,那两个正围着纸人打斗的黑衣人就一愣,接着便满脸的怒意,怒瞪着我,就好像跟我有什么不共代天之仇似的。而我这时也看清楚了,这两个黑衣人,其中竟然有一个是妇人。

  说实话,我当时心里非常的好奇,心想,我这可是来帮你们打纸人的,怎么看样子还想连我一块收拾了呀?

  就在这时,那妇人就转头怒冲着我,怒吼一句:“还我儿子!”,接着就向我扑了过来……

  我一看,不得了,我可是不跟女人打架的,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儿得罪你了呀?于是急忙一闪,堪堪躲开了她的一击,她伸出的手掌一下打在了我身后的木门上,接着便看到木屑横飞,真不知道她使出了多大的力气。

  见到这一幕,再傻我也知道了,眼前这两个黑衣人不简单。我急忙将天眼打开,接着便看到这两个黑衣人身上满是死气,显然就是不活人。

  我当下就吓了一跳,心想明明是两个死人,怎么还像活人一样活动啊?难道是僵尸?不过我知道他们可不是僵尸,因为很明显他们两人是有思想的。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端阳的父母,接着我心里一惊,不由惊道:“你们是端阳的父母!”

  那妇人怒斥道:“没想到是吧,我们还活着,咱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我们端阳往日与你无怨无仇,可是你却将我家端阳害死了,今日我就要用你的人头来祭奠我那可怜的儿!”

  怒完,她便继续朝我扑了过来。

  这下我真是慌了神,心想,你家端阳可不是我害死的,我压根就没有想对他不利,只要他放过倩倩,我本来是打算放他走的,他的死,完全是老天要收了他,怨不得我。

  心里虽然对端阳的死颇有感触,当初因他们的那份真情,我还真就没打算取他性命。不过,眼前端阳的父母,我可不打算放过他们,别说他们现在要找我报仇,就是他们不找我,我也要去找他们,必竟他们在世上多留一天,就对世人多一天的危害。何况如今他们竟然出现在这里,摆明了就是为了抢这个通了灵的纸人,为得就是附身到纸人身上,就能变成真正的纸魁了。

  想明白这些,我也不去跟他们解释端阳不是我害死的,直接就从包袱里取出一道灵符,迎着扑过来的端阳母亲就打了过去……

  这一初步交手,双方都是抱着取对方性命的打法,我想闪身将符拍到她身上,哪知她反应也极快,甩过来的手臂往下一压,一个横扫千军就打在了我手臂上,接着我整个人就被他拍飞了起来,狠狠的砸在了两米开外的客厅八仙桌下去了。

  当然,我当时也是为了把符拍到她身上,所以没能及时躲开她的攻击。我被她狠狠的扫了一手臂,我的符自然也拍到了她的胸口上,接着她便胸口冒着黑烟,直接便震飞到了几米开外的墙壁上,看那样子,显然也是伤得不轻。

  再看那端阳的父亲,想来帮手,但是那纸人很是灵活,左乎右闪的,一时间他一个人也无法立即制服纸人,显然满脸的担心。

  我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我知道,一旦等端阳父亲制服了纸人,那么我是肯定无法一挑二的。

  从地上站起来,我就从包袱里掏出一把铜钱剑,然后就指决一打,祭剑咒一念,就再次朝端阳母亲冲了过去……

  话说端阳父母是属于半尸半鬼,身体早已死了,但是魂却留在体内,说白了就类似于那些尸体被脏东西上身引起的诈尸一样,虽然力大无比,但是却惧怕阴阳之术,这也是为何当初我去端阳家,他们会立即逃跑的原因了。

  言归正转,此时我手中握有斩鬼剑,端阳母亲一时就有些惧意了,不过我可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直接举着斩鬼剑就冲了上去,然后一剑往她胸口劈了过去。她本能的只能举起手臂挡在胸口前,接着斩鬼剑就劈在了她的手臂上,顿时就将她给再次震飞了出去。

  她直接砸飞到了客厅最上方的墙壁上,“嘭”的一声震响,把那扇土墙都砸得有些摇晃了起来。

  当下,她就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尸身里头的魂灵受了大创。我也不做任何停留,一招得手,我便势顺就冲了上次,举起手里的斩鬼剑就往她的胸口直刺了过去……

  可是就在手中的剑就要刺向她的胸口时,突然背后一阵阴风扑来,吓了我一跳,知道她老公来帮忙了,可是这时已经晚了,我只感到后背上挨了一记猛烈的脚喘,直接就将我踢飞了起来……

  胸口一闷,嘴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砸在地上,差点就直接晕厥过去……

  我使出全身力气,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他们二人已经冲出了大门,消失不见了。

  再看那纸人,此时就站在我不远处,阴阳怪气地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就从墙上一穿,随着也消失不见了……

  见他们都跑了,我一屁股再次瘫坐在了地上,危险一消失,身体一放松,顿时就感觉到全身上下到处都疼的厉害,特别是后背上,直感到可能肋骨都断了好些根似的。

  不过我也知道,如今这么看来,我更应当要尽快解决掉那个纸人,要知道端阳父母那两个半鬼半尸的纸魁如今都这么难对付,若被他们早一步控制住了那个通灵的纸人,成为了真正的纸魁,那就真的一切都晚了。也许,到时第一个死的就是我,因为他们认为端阳是被我给害死的。

  在地上足足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我这才恢复了一点点体力,然后走出了铁二蛋的屋子,与躲在远处等我的周大富会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