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三章 斗纸人

第四十三章 斗纸人

  话说周大富一见到我那样子,当时就吓了一大跳,慌忙跑上前来将我扶住,满脸的自责。

  的确,此时的我非常的吓人,浑身没力,连双腿都提不起来,弓着腰,按着肚子,大口喘气都会觉得后背一阵疼痛。衣服上,嘴角上尽是血,显然就是只剩半条命的样子了。

  周大富将我背回了家,又请来了一名老中医给我通了一身穴位,后背上的伤这才好了一些,总算是能大口喘气了。我后背是受了内伤,不过好在没有打断我的肋骨,否则铁定不一定能活得了。

  送走了老中医,周大富一家人全都愁眉苦脸了起来,显然是觉得眼前的难关很难熬过去。毕竟如此他们请来的大师都躺床上了,今晚若是那个纸人来了,那还真的不知道咋办才好。

  当然,见到他们这个样子,我心里也只能叹气,因为我的确一时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

  周大富叫我安心休息,反而劝慰我不要多想了,他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总之哪怕是死,也不会将女儿交出去的。

  见他这么说,我更是心里不安,他们原本将希望都放在我身上,现在我却伤得这么重,如果纸人来了,我还真没有一点把握能阻击的了。因为纸人很是灵活,而我别说跑动了,就是走路都全身疼痛。

  这时,周大富的女儿芷澄走进房间说,眼下的事情也没有什么转机了,不如干脆就让我去吧,总不至于连累全家人一起送命。

  周大富当下就阻断了女儿的话,坚决不同意女儿的这个想法,说晚上如果纸人真来了,你就和先生赶紧逃,我和你妈尽力缠住那个纸人。

  看着这对父女的谈话,我不由想了想,于是对芷澄说:“你真的敢把自己交出去给那个纸人?”

  芷澄点点头,说事到如今,也只能怪自己的命运如此了。

  我说,那好吧,今晚若是纸人来了,你就跟纸人走吧!

  这一下,不仅周大富愣住了,就连原本就打算跟纸人走的芷澄都瞬间惊愣住了,显然是没有料到我会这样说。

  这时,周大富就说,先生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可不会为了自己的老命,而将女儿往死里推啊。

  这时,芷澄惊讶过后便是好奇的问我,是不是先生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周大富一听这话,也随即明白自己是想错了我。于是急忙朝我看了过来。

  我点点头说,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好办法,只是如今无其它办法,所以咱们也只得硬拼了,能不能成,全看造化。

  周大富急了,说:“先生,您有什么办法就快说吧,只要不会让我们在这干坐着等死,啥办法都行。”

  我说,纸人的克星是火,只要将它烧了,就一切都过去了。

  芷澄说,可是要想将它烧掉可不容易,可能还没近身,她就跑了。

  我说这样强攻肯定是不行的,那纸人灵活的很,而且还很精明。也正因如此,所以我才会要你晚上随着它去,身上偷偷带一小瓶汽油,等到它毫无防备之时,趁其不备,你用火将它给烧了。

  说到这,我不由叹了口气,说:“只不过如此一来,就将你置入了危险之中,若是一招得不了手,那你就可能很难回来了。”

  周大富一听,当下就说这样不行,太危险了。而芷澄想了想,便说,先生这办法好,反正晚上纸人来了,肯定也跑不掉,不如就按先生说的办,也许还有彻底化解的希望。

  我对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女生不由高看了几眼,看来这小丫头不仅聪明,而且还有些胆量。

  周大富听完女儿的话,嘴巴动了动,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的确,除了这个办法,他也想不到任何办法了。

  办法确定了,接下来周大富就去弄汽油了,他将汽油装在一个小玻璃瓶中,汽油的量虽然不多,但是只要泼到了纸人身上,及时将火点烧,铁定是能将纸人烧个无形的,毕竟纸人是纸做的,加上汽油,一点就着,到时任它有再大的本事,也只有灰飞烟灭的命运了。

  一切准备妥当,接着我们就开始准备着晚上纸人的到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天就这样在大家焦虑担忧之中过去了,夜晚降临,周家早早吃过晚饭,便围在客厅里等待了起来。

  因为我跟纸人有过两次照面,为了不让纸人产生怀疑,所以我躲在了房间里,不想让纸人知道我在周家这儿。

  夜色越来越深,坐在客厅里的周大富一家每分每秒都是煎熬,屋内的他们不敢出声说话,也没那个心情说话,而屋外因为夜深了,所以也变得死静了起来。

  大约就在半夜十一点多钟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喊芷澄的声音,那声音很漂乎,似有似无,但是却又能直闯大家的心里。

  随后不久,就传来了脚步声,声音并不大,但在这死寂的晚上却能明显得听到。接着,周家的大门就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了,同时就有人在冲屋内喊道:“芷澄,出来吧,跟我回家啦!”

  这时,屋内就传来了芷澄与她母亲的哭声,而周大富则冲着屋喊道:“你快给我走,我女儿不可能跟你走!”

  门外突然嘻嘻的笑了起来,说老丈人,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都跟你家女儿拜堂成婚了,哪有说不跟我就不跟的道理啊。再者说了,难道你们觉得关着大门我就进不来了么?

  听到这话,我自然相信纸人能轻易进来,因为他之前连墙都能穿过去。

  而就在这时,屋内的芷澄就开口了,哭泣着说,好,我跟你走,但是求你一定要放过我的父母家人。

  门外的纸人一听,不由嘻嘻的笑了起来,接着应道,好,我的好老婆,只要你真心跟我走,他们自然就是我的丈人了,我怎么可能会为难他们二老呢。快出来吧。

  不一会儿后,就听见客厅的门打了开来,显然是芷澄去开门了。而这时,客厅里的周大富与妻子已是泣不成声了。

  那纸人问芷澄,你当真愿意跟我回去?

  芷澄说虽然我害怕,但是我不想我家人有事,而且我们的确拜堂成了亲,所以我认命了。

  纸人一听,很是高兴,乐得呵呵直笑,然后就领着芷澄出了门……

  一看纸人已经把芷澄带走了,我急忙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忍着的疼痛,叫周大富和我一起跟上去。

  周大富担心我能不能吃得消?我说要不了命,现在哪还能顾得上这么多,只要芷澄不出大事就好了。

  说完,于是就和周大富尾随了上去……

  大概半个小时候,我们跟着来到了铁二蛋的家外边,便守在外边等待了起来,只要里头芷澄传出叫声,我肯定就会直接冲进去的。必竟让芷澄乖乖送上门是我出的主意,所以,我宁愿自己出事,也不想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就断送在了纸人手里。

  就这样,我们二人在屋外百米开外守了起来,大概等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的样子吧,只见窗户里头突然之间火光一闪,接着就听到芷澄的尖叫声,还有纸人那“呜呜”直叫的怪叫声……

  一看到这,我当下就窜了出去,直接往铁二蛋家冲去。心里也不由的兴奋了起来,因为那火光足够说明芷澄已经得手了。

  我与周大富刚一跑到铁二蛋门外,大门就突然被打开了,接着芷澄就冲了出来,满脸的惊恐。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一个满身燃烧着的纸人,看那样子,显然是想临死前也要拉着芷澄一起死!

  当下我哪会让它得手,直接将芷澄就往我自己身后一拉,然后将早已拿出握在手里的铜钱剑就对着那燃烧着的纸人身上一阵猛捅,大概连捅了三四剑后,接着我用出全力对着纸人的脖子就猛得一剑横劈了过去,纸人的脑袋顿时与身体分离了开来,如一个火球一般在地上滚出了好几米开外……

  这时,再看那个纸人,已经一下砸在了地上,也发不出怪叫声了,我知道,它终于是被解决掉了!

  数分钟之后,火苗渐渐熄灭了,只留下了地上两堆灰烬,那是纸人的身体与脑袋燃烧后留下来的。它,已经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见到纸人终于消灭了,芷澄终于后怕的哭了起来,与周大富抱在了一起,两人都落着眼泪。

  当晚,我们便回去了,我在周家休息静养了两三天,在离开的时候,铁二蛋从他舅舅家回来了。借了好几万块钱,送到了周家,硬着头皮向周大富提亲。

  周大富也没发火将铁二蛋赶出门,也没有说应允,显得很为难。看到芷澄那期盼的眼神,我不由忍不住走到周大富身旁,对他说,周大哥,我看你还是答应了他们二人的请求吧!你看看这几天经历的事情,你难道还不觉得一家人只要平平安安就该知足么?你爱你的女儿,为了她宁愿不惜自己的性命,而你女儿也是如此,她也愿意为了家人,而放弃自己的性命,刚刚经历一次为了你们二老,而将自己推送到纸人手上的决择,难道你现在还想再看一次女儿为了你们二老,放弃自己心上人的决择么?

  说到这里,我叹了口气,接着说,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就在你女儿出事的前一晚上,你跟你女儿因为二蛋的事吵架的时候,铁定是正好被那个纸人给听到了,所以这才会冒充纸人来将芷澄抢去拜堂的。所以啊,有时候人得想开些,一家人,不必大富大贵,只需要平平安平那便是一种福喽!

  经过我这么一说,周大富也可能想通了,叹了口气,说先生说的对,若是我早答应了他们,兴许还真的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唉,做父亲的,我是不想再看到女儿为了我,而再做痛苦的择决了。

  说完,他便走到女儿与铁二蛋的面前,告诉他们,他答应了他们的婚事,改日为他们择个吉日就让芷澄过门办酒。

  看到这一对年轻人终于可以幸幸福福的在一起了,我也跟着一同高兴,心里很是欣慰。是啊,他们二人当中的阻碍实在是太多了,能够走在一起很不容易。

  看着眼前这两个年轻人那幸福的笑容,我不由想到了自己,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也许,我看来这辈子都不会拥有这种幸福吧!想到这里,我就想起了夏玲,想起了林晓琪……

  长叹了口气,我离开了周家,我没有目的地,不知道该去往何方,更不知道该为谁而活,只知道顺着村外的路往前走,孤身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