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四章 阁楼上的脚步声

第四十四章 阁楼上的脚步声

  纸人终于解决了,心里多少也轻松了许多,也不用担心它被端家那两个纸魁给抢走。当然,这世上肯定也不可能只有那一个通灵的纸人,只是但愿那两个纸魁不会有那个造化能得到吧!

  不过如今纸人虽然解决了,心里也就没有了目标,一时心里变得空荡荡的,胡思乱想,也不知道那两个纸魁现在在哪里,他们会不会来找我报仇呢?

  我甩了甩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甩走,心想该来的总归会来,想这么多也没用。于是便大步往前走,接下来的这几天,我经过了好几个村子,一切太平无事。只是为了混好饭吃,一路走来,多会一些村民们算卦画符,平平淡淡,倒也过得自在。

  这天,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村子,此时天已近黑,村子四面环山,我想若是出了村,可能今晚就得在山里过夜了,于是就打算在村子里停留一宿,待天明后再走不迟。

  因为初入村子,也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而且天已近黑,更不会有人来请我算卦解灾,所以一时找不到借住的地方。

  我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接着村子的另一头有一栋很老的房子,吸引住了我的目光。只见那栋房子年份看上去比村里任何一座房子都老旧,因为它是一栋木楼。当然,之所以吸引我注意的可不是因为他的木楼的原因,而是因为那房子好像没有人住似的,此时家家屋里都开始亮起了灯,就是村子对面那栋木楼黑凄凄的,显然是无人在家。

  想到这里,于是我便朝村子对面那栋房子走了过去,离得近一些了,我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此时已经能看到房子的四周长满了一人多高的野草。试问,若是一栋有主人的房屋,又怎么会让房子四周长这么高的野草呢?

  我对自己的发现很兴奋,心想今晚终于可以不用在野外露宿了,也不需要厚着脸皮去向老乡们借住了,反正那是栋无主的房屋,我今晚就到那儿暂住一晚正好合适。

  想到这,于是我就快速朝前方那栋老木屋走了过去……

  可是就在这时,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老头的声音,他说,年轻人,你这是准备去哪啊?

  我见这个老头显然是特意追上来的,所以就停了下来,我指了指对面的那座孤零零的老房子说,我是从外地来的,见那房子好似无主之屋,所以准备到那儿借住一晚。当然,若是那房子有主,我就不去了。

  我如是说道。

  老头一听,直接罢手道,年轻人,那房子可住不得,若是没地方住的话,就到我家里去住一晚吧!

  一听这话,我倒是好奇了起来,于是问他,那房子怎么了,为什么住不得呢?

  老头好像根本不愿跟我多说那房子的事情,他说,住不得就是住不得,要么就快点离开,要么就去我家里住,总之你要是非去那屋里住,出了什么事可别怨我没提醒过你。

  此时,我自然也明白了老头话里的意思,很显然,那房子有问题。

  我心想,算了,我还是别去了,省得自找麻烦。不过转念一想,我可是半吊子的阴阳先生啊,如果我遇到闹鬼的房子连住都不敢住,吓得就这样落荒而逃,是不是太丢脸了啊?

  说实话,出我自己的丑,我倒不在乎。但若是这事传出去了,那可就把阴阳先生这一行的脸面都丢尽了。干阴阳的竟然害怕闹鬼的房子,这话听上去还真不是一点点讽刺,这若唱出去了,岂不就告诉世人,阴阳先生都是招摇过市的骗子么?口中说画符驱鬼,可是真遇到鬼宅了却自己溜了?

  想到这些,于是我就告诉这位好心的老者,我是阴阳先生,我倒要看看那栋屋里头有些什么来头。

  听我这么说,老头摇头叹惜了几声,然后便也不再劝我了,接着就离开了。

  当走近那栋老屋时,这才发现,原来这栋老屋近看更是破败,木墙上布满了巨大的裂缝,地上落满了从屋顶掉落下来的烂瓦片,也只见此屋大门破破烂烂,从大门的门洞里往屋内看去,只见空洞洞的门内黑幽幽的。

  看到眼前的老屋这般模样,不用想都知道此屋应当有些年头没人住过了。进入屋内,只见屋内空空如也,可能是因为天色已暗,加之此屋久无人居住的原因吧,我不由只觉得屋内阴森阴森的,不时还卷起阵阵的阴风。

  当然,我身为阴阳先生,自己不会因此而害怕,毕竟我明白,凡是久无人居住的无主之宅,一般都是会毫无阳气的,所以屋里阴气森森也属正常。

  在阴阳术中认为,世间万物分为两极,一阴一阳,而人就代表阳,凡是有人居住的宅子,一般情况都是带有生气的,哪怕人不在宅中,也是如此。而久无人居住的无主之宅,因为时间的关系,以前家主遗留下来的生气就会慢慢消散。如果非要说的直白一点,就是常有人住的地方一般都光亮光亮的,而久无人居的地方,就会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宅无阳气,则百草生。一般来讲,凡是居住的房子如果还长起了草,那就是这房子有问题了,轻则家中有人常年犯病,重则不可再住人了。

  言归正转,决定了在此处暂且落脚,于是我便在屋内检查了一遍。屋里到处都是蜘蛛网缠着,而且在各扇房门的门框上方位置竟然都贴着黄符,而在客厅的上方则留有一供桌,供桌上有一油灯,拿起油灯一看,惊讶的发现油灯里竟然还有煤油,这可把我乐坏了,看来今晚不至于摸黑睡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屋子里了。

  我急忙将油灯点亮,接着屋子渐渐亮堂了一些。掌着油灯四处查看了一下,发现这个屋子里头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哪怕是床都找不到一张。不过好在,在我来的时候,看见了屋前面的田地里有很多干燥的稻草,于是便返回到田里抱来了一捆稻草铺在了客厅里,算是晚上有个睡觉的地方了。

  当晚,我就席地坐在了稻草上,拿出干粮啃了起来。因为来之前那老头说了这屋不太干净,所以我也没有睡意,就这么直愣愣地坐在地上,发着呆。

  夜,慢慢深沉了起来,阴冷的夜风呼呼的从破烂的门洞中往屋内吹了进来,吹得眼前的油灯火苗一晃一晃的直乱跳,若不是我时不时的用手去护着,还真会被那夜风给吹灭不可。

  在这样的一个夜里,一个人呆在这样的一处破烂的旧屋里头,心里还真不是很好受,总感觉到身体一阵阵的发寒。也许,是这样的环境太渗人了吧?

  这一坐就老半天过去了,因为赶了一天的山路,此时坐得久了就开始有点犯困了,直愣愣地望着旁边的油灯出神。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楼上传来了有人走动的声音,“咚咚咚”的直响个不停……

  由于是木楼,所以声音显得特别大,而且还特别的清楚。我当时就立即一惊,哪还会有半点困意呀?因为这种声音来得太奇怪了,这样破烂的房子,摆明了是好多年没人住了,楼上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呢?

  当下我就抬头望着头顶上的阁楼木板,接着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那脚步声就是从自己头顶上方传来,而且每响起一下走路的声音,头顶上方的阁楼地板就用一下轻微的震动。

  看到这里,我心想,难道先前那个老头真没有骗我?这栋房子它真闹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