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五章 红衣女鬼

第四十五章 红衣女鬼

  我当下就屏住了呼吸,静静的抬着头,听着头顶上方的动静……

  “挞挞挞……挞挞挞……”

  只见头顶阁楼上方的脚步声一下下响起,接着好似正往我前方的楼梯方向走去了。我心想,难道它要下楼?

  想到这里,于是我便好奇的盯着屋子里面通向二楼的木梯子上口处。那人走动的声音很清晰,而且走得特别慢,每一步发出的“挞挞”声都好似踩在了我的心里似的,使得我的心也跟着跳动了起来。

  脚步声走到梯子处便嘎然而止了,我一听,心说那东西难道怕我,所以不敢下来了?由于觉得奇怪,所以我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梯子上端,心中一直在猜测那个在楼上走动的到底是谁了,或者说是什么东西。

  过了好一阵子,脚步声又开始了。不一会儿,一团红色的影子在梯子上方摇摆了几下,“啪”的一声,红影从梯子外侧掉了下来,落在第一阶梯子上。我定睛一看,只见掉下来的竟是一只血红色的绣花鞋,心中顿时发了毛。

  要知道现在这年月可早就不可能有人穿绣花鞋了,特别是这种多年无人住过的屋里头。

  接着,就在这时,另外一只绣花鞋在空中晃了晃,也掉了下来,落在第一阶梯子内侧。接着更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两只绣花鞋子就这样交替着从梯子上走了下来!

  一前一后,左前的那个绣花鞋往下走下一个木台阶,后面那只绣花鞋就自己提了起来,随着往下走一个台阶,就好像有人穿着那双绣花鞋在下楼梯似的。

  随着绣花鞋的走动,楼梯发出“吱吱”的声音,还有那“挞挞挞”的走路声。我的头一下子炸了起来,知道自己是见鬼了,于是急忙将天眼打开,接着就看见果然是有个鬼在穿着那双绣花鞋走路!

  只见对方穿着一身红艳艳的新娘服,头上戴着大红花,脚上自然就是穿着那双一直在走路的血红绣花鞋。这是一个女鬼,脸色苍白如纸,两只瞳孔睁大的如牛眼睛一般,嘴巴外面一条红红的舌头吊在下巴处,看上去极为恐怖……

  一看到眼前一个红衣服的女鬼,我心里就吓了一跳,心想我这是遇到厉鬼了!

  要知道鬼也分善恶的,像这种死后还是红衣的鬼,多半都是厉鬼来着,所以当下我就不敢放松警惕。看来这女鬼定是吊死鬼了,看她那凶神恶煞的模样,想来绝非善类。我手决一打,怒视着那女鬼:“大胆阴魂,不去地府投胎,竟然徘徊于阳宅,当真不怕本师将你打个魂飞魄散吗?”

  女鬼见我敢对她怒骂,显然有些出乎她的预料,所以不由的止住了上前的步子。

  阴阳术中认为,当阳弱于阴时,则阴压阳,为凶;当阳强于阴时,则阳压阴,为吉。风水中也一样,阳不能弱于阴,否则宅子太阴了则易生病,而也不能没有阴,必竟天地万物是由阴阳所构成的,比如阳宅中的水,代表财,水虽然为阴,但只要阳强于阴,就是吉的。而对于鬼来讲也是同理,人代表阳,鬼代表阴,只要让鬼感受到你旺盛的阳气,一般都不会敢近身的,因为怕会被你的阳火给烧到。正所谓人身三把火,是为阳火,只要阳火不灭,一般情况是不会碰上脏东西的。这也是为何倒霉的人或生病的人容易碰上不干净的东西,原因就是阳气太弱了。

  同理,人若遇到脏东西了,如果你一害怕,那阳气便会弱上几分,那么鬼就会敢近你身了。如今我故意怒视着骂她,就是让她知难而退。

  原本我以为那女鬼会转身离去,可是哪想到她接下来突然就露出一脸的狰容,而且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粗粗的草绳,接着便往我身上扑来……

  我心里一惊,他娘的,想不到厉鬼会这么凶狠。

  不过此时不能容我多骂了,因为那女鬼就快扑到我身前了。女鬼手里的草绳直往我脖子处套来,凶悍至极。

  我好声好气的劝说于你,既然你非要动手,那么也修怪我无情了。我双手结印,念:“天灵灵!地灵灵!天兵天将来显灵!玉皇大帝调兵将,到我坛前来显威名!速速显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这招在称作“神打”,也叫请神上身,在民间有很多阴阳先生都会。此术,能引来九天之外的大罗神仙附体,力大无穷,刀枪不入,即使是恶鬼见了也得退避三舍!这招“神打”一般是用来对付僵尸等物的,虽然对鬼魂的杀伤力不是甚大,但鬼魂想要伤到我却是不能。特别是现在这女鬼的绳子就快到我脖子处了,这招会是最能有效的。

  我一念完,全身就一颤,接着我就感觉全身充满力量,而且全身肌肉散发着一股金属味道,让我觉得即使就是用刀劈我,我也丝毫不惧。

  女鬼的绳子紧随而来,我急忙伸手一把便将她的草绳给抓得死死的。女鬼见一招没将我给套住,反而还将她的勾魂绳给抓住了,不由得惊疑地抬头看着我。

  “孽障,给我滚!”我怒吼一声,拳头紧握,一拳往那女鬼胸口捶了过去。

  “嘭!”拳头砸在女鬼胸口发出一声闷响,接着女鬼就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

  我自然知道,这“神打”只是让我如金钢护体,但想收拾这种阴魂单靠这样打她是没用的。不过,虽然对方是一个鬼魂,但是无故杀她也属造孽,所以我先是对她喝道:“本师乃阴阳术士,你个阴魂若还不快快离去,修怪我打得你万劫不复。”

  可是哪成想那女鬼根本不知死活,她从地上飘了起来,怒瞪着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进了这个屋就必须死!”

  听到这话我眉头直皱,按理说她刚才已经见识到了我的厉害,不是普通常人,怎么可能不知死活的自己来寻死呢?

  就在我疑惑之时,女鬼又开口了,她说:“近十年前我便发过毒誓,我要杀光住在这屋里的所有人。我在屋里等了几十年,现在终于有人进来了,所以无论你是谁,我都得让你死!”

  这种蛮不讲理的鬼魂,我也是第一回遇到,所以我说:“我与你无怨无仇,就因为我住在了这个屋里,你就要跟我拼命?难道你不怕我收了你吗?”

  女鬼冷喝一声:“怕,但那又如何,我就是被人关在这屋里,硬生生的用绳子将我给害死的,当时屋外有这么多人,我拼命喊救命,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进屋救我,所以我发誓,以后只要进了屋的,我都要取了他的性命不可。而今日,你,我不会放过。”

  她越说越狠厉,越说表情越加的狰狞。

  这回我算是闹明白了,原来之所以这个女鬼非要跟我拼命不可是这个原因呀,她生前有人害她时,屋外有人却无人愿意进屋救她,至使得她死后下定决心,进了屋的便要取其性命,想来是心中的怨恨没能放下。

  想到此处,我叹了口气,想来这真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了。看在这女鬼也蛮是可怜的份上,我开始想着劝说于她,也告诉她,只要她放下心中怨恨,我愿为她超渡让其早日投胎得新做人。

  可是她根本听不下去,最后怒气冲冲地再次往我身上扑来。

  见她冥顽不灵,知道不能再心软了,若是再留她的话,就会害了以后更多的无辜之人。于是,我想起了爷爷给我的《阴阳秘术》中看到的“雷罡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