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六章 世态炎凉,人心冷漠

第四十六章 世态炎凉,人心冷漠

  “雷罡阵”虽是属于阴阳术中的高级法术,但是却很简单。只是因为这“雷罡阵”阳气很是强悍,施展此阵,就必然会取对方性命,所以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用到的,必竟无论是人是鬼,都是生命。

  但是看到那女鬼不肯罢休的样子,我牙一咬,狠下心来。打定了主意,于是我快速从口袋中掏出四枚铜钱,然后念天雷咒,接着将四枚铜钱往女鬼身前一撒,将她围了起来。四枚铜钱正处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组成一个雷罡阵。

  阵一布好,便只见那女鬼被困在了里头,无法动弹,接着我便念催动阵法的咒语:“天灵灵!地灵灵!雷公电母显神灵,降下神雷神电附此符,杀尽阴邪去无存!……神兵急急如律令!”

  符咒一念完,我快速指决一掐,接着大吼一声:“急急如律令!敕!”

  “嘭!……”

  四个铜钱组成的“雷符”随着我在阵内一声敕令同时炸响!顿时,一阵震天巨响,如雷声如电击!强悍的阳罡气撕裂一切阴物。

  这雷罡之力,就是妖魔都不敢承受,何况眼前这个鬼魂呢?虽然这雷阵只是请来了雷神的一丝神念,但是这种威力对于阴邪之物来说也是灾难般的存在。

  只见那女鬼直接倒飞而起,然后魂飞魄散消失于无形……

  女鬼被雷罡阵给收拾掉了,屋内瞬间回归于平静,就好似之前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样。

  心中虽然松了口气,必竟麻烦解决了,也不会让她伤害到更多的人了。不过心里却并未感到半点高兴,虽然女鬼害人可恶,但是想想她也是非常可怜的,生前被人害死,而且见到了人们的冷漠与自私,这也是造成她今日怨恨冲天的原因。

  这时,我想起了之前那个劝我不要来这里住的老头,当我问他这房子有什么不妥时,他当时很不愿意多讲的样子,看来他这是因为心中有愧,不愿多说啊。想来,或许当初女鬼出事时,那个老头兴许就在这屋子的外头。

  我叹了口气,或许如果在她生前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能有人进屋救她一下,哪怕最终没能救下她性命,但最起码她决不会像今天这样。真是应了那句话,鬼其实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人心。

  世态炎凉,人心冷漠,无非如此……

  次日一早,我便背上行李离开了这栋老屋。其实我的行李并不多,就是背着一个黄布袋的布袋,黄布袋子里装着一身换洗衣衣服外,还放有就是一些爷爷生前用过的法器。比如常用到的笔墨纸砚,铜钱剑,八卦镜,招魂铃铛,罗盘等物。

  就在我准备离开这个村子时,我被一位老者给喊住了,他看上去大约六十来岁,不过走起路来却是一瘸一瘸的,想必是腿脚有了问题。兴许他是见我这身打扮猜出了我的身份吧,所以他远远的便问我:“先生,先生您等等,您会不会治邪病呀?”

  确定老者是对我问话后,我便点了点头,应道:“老叔莫非家中有事,若不担心我年少无经验的话,倒可以为你试一试。”

  老者听到我说懂治邪,于是急忙快步走进前来,激动的说:“信得过,信得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嘛,我看先生这么年轻便敢闯荡江湖就知不一般。而且昨晚你是在村西头那间破屋里头过的夜吧?”

  听到这话,我不由皱了皱眉,心想难道这老头也知道我去了那破屋不成?要不然干嘛故意这样问我呀。心里这样想着,但我还是点头道:“是的,因为见那屋残破不堪,想来是久无人居住的,所以昨晚便冒昧的闯入了那屋借住了一晚。如若有所失礼,还望村中村民海涵。”

  老者罢了罢手,笑道:“呵呵,不打紧,不打紧,那屋本就是无主之屋。不过昨晚半夜从那片地方传来一声雷鸣,想必也是先生之功劳吧?”

  靠,这老头倒底子是何人物呀,怎么看他这样子,完全就不是来找我解灾的,反而更像是同道中人。要不然,他怎么知道我昨晚上的雷罡阵发出来的声响,是我弄出来的呢?要知道那雷声其实和天上打的雷是差不多的声音呐。

  如此,我开始警惕了起来,心想今天遇到同行了,但愿他只是来交流的,而非来刁难的。我说:“老叔不是普通人呐,小子年纪尚轻,一举一动都蛮不了老先生。不过,不知道老先生今日将我喊住,可有何教于我呀?”

  说实话,在这样一位老者面前,而且还极有可能是同行面前,我可不敢托大,所以试探着问他。虽然是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可以教导我的,其实另一层意思就是说,如果没啥事我可要走了。

  老者笑了笑,然后说:“哈哈,看来昨晚那动静果然是你整出来的了。看来你年纪虽轻,但本事果然不小,真是我辈人才出少年呐。不过不瞒先生,我今日之所以将你拦下,的确是有一事想拜托先生帮忙的。”

  听到这话,我的确很诧异。虽然只是交谈数句,但是我知道眼前的这位老者可能是有点本事的人,这种人怎么可能还要我帮忙的呢?我笑道:“老先生莫不会是开玩笑吧,小子哪里能帮得上您的忙呀?”

  老者罢了罢手:“非也,老头子我实话实说吧,我的确也懂得一些阴阳之术,虽学得很笼统,如若非要归究于哪门哪派的话,我算是鲁班一门。也正是年轻时常用此术,你看,如今我成了这般模样,所以已经早已不再卖弄此术了。”他说到这时,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脚,因为他的左脚已经瘸掉了。

  鲁班法术我哪会不知道呢,会者多是木匠泥工,而且此术很是厉害,据说给人家建房屋时,只要在门梁上哪儿随便做点手脚,就能害惨那家人。但是它属于绝法,所以学那种法术对自身的伤害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我点点头,接着等着他下面的话。接着他讲:“虽然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再利用此术了,但是老头我心里却有一件心事一直藏在心里,很难忘怀,如若不在有生之心办妥的话,兴许我进入黄土也放不下呀。昨晚无意中见识到了先生的本事,知道先生只要愿意帮忙定可帮我了却此心愿,所以今日这才跑来拜托先生帮忙呐。”

  这时,我方才知道,原来起初的那些话完全是在确认我是否有真本事,如今确认了那声雷鸣是我整出来的了,知道我不是走江湖的骗子,所以这才求我帮忙。

  不过看他那真切的情感表露,我倒知道他是非常之诚心的来拜托我,所以我不可能逆了他的诚意,于是问他:“既然先生如此说,小子也只能洗耳恭听了,到底是何事,只要小子有那能力办到,绝不推辞。”

  老者点点头,很是开心。然后把我拉到村头一大槐树下,找了处大石头坐了下来,接着他这才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眼前的老者姓李,自从腿脚瘸了后,别人都管他叫李拐子。李拐子年轻时会很多东西,会泥瓦匠,也会做木工,到后来又跟了一名风水师,所以也会看风水。在当时,有很多人如果建房子的话都会找他,因为他能一条龙服务,从风水选址,到建筑,到木工,他都能做得下。加上他学得一手真本事,所以名声一时传得很远。

  不过这李拐子年轻时,性格有点怪,因为自身本事了得,懂得又多,所以天天都端着架子,感觉东家若是恭恭敬敬的对他便是应当的,如若对他有点招待不周,心里便会打些小算盘,不自在。也正是如此,有一回他给一户人家建房子时,心中带有不满,做了点手脚,致使他到现在心里也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