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七章 善恶终有报

第四十七章 善恶终有报

  原来,在十几年前,李拐子在邻县的一个村子里给一家姓王的做了一栋房子。话说那王姓人家当时极有钱,是那村里唯一的万元户。要知道在八十年代末的时候,万元户那也算是了不起的。王家因看上了李拐子的本事,于是被去找到了他,请他帮忙选块风水宝地建阳宅。

  王家的妻子林氏负责每天招待李拐子,天天好酒好肉好菜好饭。一来是感谢他,二来也怕他在做屋时“搞手脚”,所谓“搞手脚”,意思就是故意动手下镇搞坏风水,害主家。所以,林氏顿顿都会割来猪内,买来鱼,因为是夏天,还去买啤酒来,不可谓不丰盛。

  按理说,东家如此招待手艺人,已经算是周到热情了,毕竟如待贵宾一样每日招待可不是每家都能做到的。

  可是李拐心这人自负一身本事,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不仅如此,他还留心了一下,结果他发现林氏每天都会杀一只鸡,可是吃饭的时候桌上却只有鸡杂,从没见到有过一次鸡肉。

  要知道鸡杂与鸡肉,用之来待客可完全不同的,鸡杂虽算是一道荤菜,但哪能与鸡肉相比呀?

  这鸡肉恰恰就是李拐子特别爱吃的,加上见到林氏杀了鸡却不端出桌上来吃,李拐子吃不到自然就不高兴了。不过这种事,东家不做给他吃,他自然不能吱出声来,只是心里有点小疙瘩。

  就这样,李拐子心里不痛快了,那做起事来自然就不可能会那么用心了,更别想让他做得有多好。

  几个月房屋盖好后,林氏除了送重金酬谢李拐子外,还送了一担礼品给他一块挑回去。李拐子心里还是不痛快,没有致谢就走了,走到半路,他觉得饿了,就将担子放了下来,准备拿出点东西来吃。

  可是当他打开食盒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里面满满地放着好多腊干好的鸡腿和鸡肉,那是林氏有心送给他回家过年的。

  李拐子心里很惭愧,自己错怪王家了,这时方才明白,之所以林氏每日杀鸡却没有将鸡肉端上桌,原因是在准备将鸡肉给自己腊好,好让自己能全部带回家。就这样,李拐子挑着王家林氏送给他的鸡肉回到了老家,过了一个丰盛的大年。

  这事虽然过去了十多年,但是李拐子心里还是很惭愧,久久无法放得下。

  听到这里,我一边感叹那王家的热情及大方,一边则起了一个疑惑。这事放在任何有点良知的人身上,虽然都会使人感到惭愧的,但是这李拐子不可能找我帮忙就是听他倾述内心的愧意吧?

  想到此处,心中不由猜出了一点眉目,我试探着问他:“老先生,您老要我帮忙,莫不会是当初你在给王家建房时,弄了点……那个啥了吧?”

  果然,只见李拐子自责的叹了口气,应道:“是啊,我这都后悔死了。”

  原来,这个李拐子心里有气,在给王家建房时,因为只见杀鸡,没能吃到鸡肉,所以误以为王家越有钱越小气,故意只将鸡杂端上桌给他吃,而将鸡肉留着自己吃。所以,他真的就在盖房时动了手脚。

  他在王家落梁之时,有意让大厅的一根木梁头尾倒置,就是使木头的树头向上,树尾向下。这样一来,不用我再问了,那王家肯定就惨了,人丁财气都成倒着来了。也许有人不懂这倒着来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其实说直白一点就是,你想要人丁兴旺,住在这种房子里头就倒着来,人丁只会减少,不可能兴旺,而钱财,更是只有倒着往外散财的份,想积财,门儿都没有。

  这种在人家房梁上做手脚的害人之术,不可谓不毒。讲到这里,我想起了另一个类似的故事,讲的也是一个木匠,在为东家造门之时,因为东家招待不周,而故意在门上做了点手脚,使得将那门变成了绝户门。所谓绝户门,听这名字就知道其有多毒了,住在这种房屋里头,直接能将人给住得全家死绝不可。行内就有这么一句俗语,叫“宁造十家坟,不造一家门”,因为像门与房梁之类东西,只要稍微动了那么一点心思,就能害死人家一家。在后来我就遇到了一件类似的事情,先在此不表,咱先言归正转。

  话说,听完李拐子将事情原委全道出来后,我整个人都惊愣住了,这李拐子也真他娘的太毒了吧。只不过就是因为没有端鸡肉给你吃,你他娘的就这样去整人家,看来你个老不死的瘸了个脚还真是报应。

  不过心里虽然如此咒骂着他,但却不能真就这样让他知道,嘴上还是不由的问道:“你当初在房梁上做下了手脚,全是因为你误以为王家小气,这情有可原。可是当后来你发现人家将鸡肉留着是为了送给你后,你为什么就不回去将房梁给改过来呀?”

  我不得不这么问他,要知道有些人是这样的,心眼太多,或喜欢见怪。而且因这种原因,而去在房子上做手脚的术子也并非一个两个,所以李拐子在房子上做手脚,我除了感到他这个人心肠太坏了之外,并不会觉得很意外。但是当知道自己误会了东家,就应当去改正过来,要不然岂不白白害了人家么?

  李拐子再次叹了口气:“我当时的确是想倒回去,将门梁给改过来。可是……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根本就没有那个勇力回气,担心说出自己做了那种事,王家会责怪我。唉,所以后来我就直接回了家,这事也就一直藏在心里十几年,始终放不下。每每想到王家待我如此之厚,还送这么多鸡肉给我回家过年,而我却反将如此害他,想起这事,我这心呐就没有平静过一天,充满了愧疚。”

  看到李拐子那自责的样子,我想他的确够难受的。所谓若想过得舒心自然,就必先心中坦荡,若做有亏心事,夜半还得担心会有鬼敲门呢。

  至此,我算是差不多闹明白了,这李拐子一定是想要我去帮他找到这户王姓之家,帮他将门梁给改正过来。

  果然如我所料,李拐子接着道:“本来再后面几年,我有想过再次回去承认这个错误,但是那时左脚莫明犯病,所以根本去不了那么远的地方。如今,我只想求得先生出手相助,帮我去寻到那王家,救下他们一家,也救一下我这深种债业的人呐。”

  眼前这李拐子六十老几了,老头白发,在我这年轻人面前如此忏悔,也着实可怜。所以,我点点头,便将此事应了下来。

  接着,李拐子还告诉我,王家阳宅的风水是他选的,当时选那处风水时他还很用心,选了处藏风聚气的上等风水宝地,只要将房梁给换回来了,不出几年王家便可翻身了。

  看着眼前这位满是愧疚的前辈,我心里不由感叹道,这还真是术不分好坏,人心分善恶。你行术行善积德,自得好报,你行术害人为祸,终将遭那恶报。或许正如眼前的这位前辈,报应的不仅仅是他那条腿,还有他那内心的永不安宁!

  不过,眼前的李拐子也算是得到了恶果,如今也算是大彻大悟了,心有悔改,我自然不可能拒绝帮忙。于是我便将此事应了下来,而李拐子则给了我一笔钱,我没有拒绝直接收下来,必竟我这是在为他办事,而且孤零零在外,我也的确需要钱财。

  问清楚王家的具体地址后,我便离开了这个村子,开始往王家所在的县里赶去。可是哪知,到了王家才发现,王家竟然出了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