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八章 王家

第四十八章 王家

  按照李拐子提供的地址,我在次日终于来到了王家所在的村子。这个村子并不大,住着百来户人家的样子,进到村口,我便向村民打听那王家,结果那村民满是好奇的打量着我,眼神在我身上瞟来瞟去,看得我心中直发毛。

  我问那村民,难道有什么不妥之处吗?村民反问我,你这样子,难道又是王家请来看风水的?

  从这话不难听出,王家看来是老请人看风水了,于是我回答他,我是来给王家整房子的,但并不是王家请我来的。

  村民听到这话,不由对我表现出了一丝反感,他皱着眉说,王家都穷成那样了,你这些骗子还来骗他钱,你也太没良心了吧。之前王家是自己花钱去请先生来看风水,现在倒好,你自己寻上门来,指名道姓要给他看,你们做这行的都是些什么人呀。

  这下我受不了了,开口反驳道:“老哥,您这话我可不爱听了,我怎么就和骗子搭上边了,我是来帮王家的,被你说成什么人了呀,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

  说完,为了防止跟村民起矛盾,我又急忙解释说,我是因为受人之托,所以过来免费替王家看一下的,并不是为钱而来。这样,那村民算是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没有再纠结于怕我为骗王家钱财的问题了。

  不过接着从村民的口中我得知,原来王家在十几年前还真是非常的富有,但是后来却败得一无所有,王家的当家人原本做生意的,但是不知为何,建房后就开始走霉运,年年亏钱。最后亏得连本钱都没了,就更加无法翻本了。

  一来二去的,开始也有人说是不是房子的风水不好,要不去请位先生来看看,可是先生请倒是请了,而且还是一波一波的请,可是没有一点效果,白白花了不少钱。

  后来,王家因无本,所以就只有弃商从农,可是饶是如此,种在地里的东西不是发大水被冲,就是被鸟或野猪弄得一干二净,收成是一年比一年惨,总之是求什么没什么。

  再后来,也就是两年前,王家的当家人又得上了一场大病,无钱医治的他现在都一直躺在床上,病情也一拖再拖,如今整个人都瘦得不成样子了。当家人得病,这无疑给本就困难的王家雪上加霜,整个王家就靠他的妻子林氏一人撑着,一个女人忙前忙后,还得照顾着病人。而王家的小子,全靠着村里的好心人,这才能顺利的上着学。

  听到这里,我心中也不由地叹了口气,真是造化弄人呐,因为一场误会,使得这个家成了如今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感到难过。

  我直接叫那村民赶紧带我去王家,特别是从村民口中听完王家现如今的遭遇后,我更加迫切的想帮他们的家运扭转过来,毕竟王家之人是好人,好人就应当有好报,当初林氏杀鸡为了送给李拐子过年,这样的一片好心被当成误会,致使王家遭受磨难,这种事我哪能看得下去?

  没多久后,村民将我带到了王家。一进屋,便看到一素衣妇人肩挑着重重的柴火正好从远处走来,村民指着那妇人对我说,那就是林氏。

  我打小也是从农村长大的,村里人都做农活,但此时见到一位瘦弱的妇人扛着这么大一捆柴火,我心里还是不由的感到一丝凄风苦雨的感觉。

  兴许是那妇人见到自家门口有人,所以她加快了些步伐,没一会儿后,她终于气喘呼呼地回到了家,将肩上的柴火放在屋檐下,急忙笑脸相迎的问带我来的那村民,是不是有啥事。

  村民将我们的来意说出后,妇人很惊讶,顿时满脸的疑惑。是啊,突然走来一个人,说是要免费帮他看风水,多少会让人心里起疑惑。不过妇人虽心中有疑惑,但还是热情的喊我进屋坐,然后又忙着给我倒茶,很是热情。

  进屋后,接过妇人递来的热茶,我便开口说:“您就是林氏吧?”

  妇人点点头:“是的,听王叔说,你是来给我家看风水的,可是我并没有托人找风水先生呀?而且……而且我们家如今实在是太那个了,就算请先生看,也怕会怠慢了几位先生。”

  我急忙摆手:“老姐,您误会了,我今日来的确是来帮你改一下家宅妨害,但并非需要您的酬金,而是受人相托,这才大老远赶来的。”

  妇人,也就是林氏,她疑惑道:“受人相托?”

  “是的。”我点点头,问她:“您还记得李拐子吗?”

  林氏想了一下,接着说:“记得,虽然过去十来年了,但是还记得他,我们家的房子就是他帮忙造的,而且这块地也是他帮忙选的。难道,你们认识他?”

  我点点头:“是的,我前些日子与他相遇,他便托我来给你家改一下家宅的妨害之处。”

  林氏很惊讶,显然是没有料到会是李拐子托我来帮忙的。她很好奇,好奇李拐子怎么会知道她家里不顺利,好奇李拐子怎么还能想起她们王家。

  从林氏的言语之中,我能感受到她对李拐子的感恩,显然是不知道自家就是被李拐子给害了。

  见林氏如此善良,此时还在对李拐子充满着感恩,我更加同情于她们王家。只不过我没有想要将李拐子害他们家的事说出来,虽然当初李拐子将林氏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但必竟这一切只是个误会,如今再将这些事情说出来,只会寒了林氏的心。

  面对林氏的好奇,我便随便编了个谎言,告诉她,李拐子前几年从同行的先生口中得知了你家的情况,心中过意不去,必竟这房子是他造的,而且风水也是他看的,所以他就把这事放在了心上,他本想自己来看看,奈何腿脚多有不便,于是前些日遇到了我,便托我来看看。

  林氏又是一阵感动,叹息道,这一切可能都是命中注定的,怨不得李先生。

  对林氏的大度极宽容,我除了敬佩,还能如何?

  话说这时,屋内房中传来了声音,问林氏家里是不是来客人了。听那声音中气不足,显然就是林氏的丈夫没错了。

  可能是林氏因为听说了我是来给她家帮忙的,所以心情非常好,急忙跑进屋里告诉屋内的男人,说家里来了贵人。

  没一会儿后,林氏将一位骨瘦如柴的男人背出了客厅,这把我们吓了一跳,急忙上前帮忙搀扶,告诉她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在床上躺着便是了。

  那男人却摆手道:“贵客大老远来帮忙,你这份心我实在感动,我这个主人怎么能独自睡在床上呢。”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这位男主人陪着我们,而林氏则忙着做晚饭去了。

  跟男主人王哥再次说明了一次我的来意,接着我便告诉他,这房子风水不错,可能就是上房梁时出了些许差错,所以只要稍加改改,就会好转起来了。

  其实我并没有说半句假话,那李拐子给他们家弄的这块风水的确非常不错,若不是房子做下了手脚,可能他们王家早就大富大贵了,哪会有今天这步田地呢。

  谈话之间,我便去寻一木梯过来,然后将木梯架到了客厅的梁顶之上。接着,我又从包袱里头找出了一坨红绳,及一个铜钱,将铜钱串在了红绳的一头,然后拿着串有铜钱的红绳爬上了木梯。

  爬到柱顶后,我便将吊有铜钱的红绳绑在了正梁之上,然后接着将吊有铜钱的一头红绳慢慢往下放去,当吊有铜钱的红绳离地面还有一米时,我就问王哥:“到了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