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四十九章 摆摊算命

第四十九章 摆摊算命

  下面王哥回答:“麽到(没到)。”

  接着我又放下一点,然后又问他:“到了没有?”

  王哥又回答:“麽到(没到)。”

  一连问了三次,可把王哥给问蒙了。因为我的绳子明明离地面有一段距离,却总问他到了没有。

  我这也并不是故意耍他,因为这样做是有目地的。不过此时也跟他解释不了那么多,我告诉他别多想,我怎么问你,你就怎么答就行。说完,我又继续问了他几次,而手中的红绳就是不放落到地面,使得下面的王哥总是“麽到(没到)”的答我。

  如此,连续九次之后,我便将红绳抽了回来,将绳子绕在了梁柱上,一边绕,一边唱道:“没倒,没倒,啥都没倒。”唱完,接着我又叫王哥寻了一把斧子送到了房顶,接着我拿斧头在柱子上轻轻地敲了三下,说道:“头也发,尾也发。王氏家族世代发!”说完,这才拍拍手下了木梯。

  从梯子上一下来,王哥就傻眼了,问我:“难道这就行了?”

  我看到王哥满脸疑惑的表情,于是笑道:“是的,行了,保证打今日起王家便能好转起来了。”

  王哥虽然不知道我这样弄,是否真的如我所说的会好转起来,但还是感激的握着我手念着感谢。

  破了李拐子倒梁之术,还真是简单,但是若是不知道的人就难喽。屋梁被李拐子那缺德鬼倒着放的,所以今天我便行法,将法绳吊在房梁上放下来,问王哥到了没到,就是想要他说没到。所谓没到,便是‘没倒’,意为屋梁没有倒着,如此,借他法言,从今日起这屋梁就没有倒了。

  也许有人会说,真得有这么神?就那么几句话就行了?正所谓,一言可断生,一言可断死,这所谓的“言”只要用对了地方,是可以扭转乾坤的。在民间这种例子其实太多太多了,比如谁家造房立门梁之时,你若下诅咒之语,说坏话,那这个房子就住着就会不太好;还有比如农村人家建猪圈之时,如果你说这猪圈这么小,是用来养小猪的吧,那你就惹祸了,这猪圈十有八九以后养不了大猪,只能养小猪。

  当然,一般都没有谁会故意去说这类坏话,很多时候都是无心之言,东家虽然听到后会心中不快,但也不会拿你怎么样。但若是术师行法或做什么事时,等你们的话时,这话可就不能乱说了,因为有时候一句话可会要人性命,甚至是你自个儿的小命。在后面行走江湖的日子中,我就曾遇到了一个因为接术师的话,而闹出大问题的事情,先暂且不表,咱们后面再说。

  当晚,林氏杀了鸡款待我,虽然家境不好,但是却足已能见到他们的盛情。心里不由念道,好人啊,真是好人家。

  话不多说,次日一早,当我醒来后却惊讶的发现,王哥竟然一大早就起来了,此时正扶着拐杖往桌上端着饭菜呢。

  我都愣了好一会儿,心想昨天见到时不是连地都沾不了吗?咋今儿就能自己下地了呢?难道他的病也是因为房子的原因造成的?房子改回来了,所以病就好转了?

  我虽然不敢保证心中的猜测,但能好转就是值得高兴的事儿。

  王哥见到我起来了,满脸的高兴,急忙上前就握着我的手,说我本事实在太大了,昨晚就随便整整,今儿他病情就好转了这么多,满是感激之情。

  我心里倒十分高兴,可能受到别人的打心底的感谢吧,所以份外的高兴。

  吃过早饭,我便在王哥一家人的相送下,离开了这个村子。我将李拐子给我的钱,留给了王哥,因为如今的王家,实在是太艰难了。

  也许有人会问,那王家后来如何了呢?后来我也去打听了一下,得知王哥的病半月便康复了,能下地活忙,日子很快恢复了正常,而他的儿子,听说在次年便考上了清华大学。虽然当时王家还没能大富大贵,但往后的日子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去。

  也许这就是因果,李拐子虽然让他们王家遭受了十来年的苦难,但却为他们王家选了一块风水宝地,这也使得他们王家能享有往后的富贵。当然,善恶因果,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假如林氏并非善良之人,那么李拐子也不可能被林氏的好心而感化,更不会托我来帮忙改房子,所以这一切可能都是天意,或者说是种善必将得善报的结果吧。

  离开王家后,我便进了城,城里与农村完全是两个天地,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高楼大厦,各种品牌的专卖店里的音乐,与那街边的地摊叫卖声,连成一片,热闹的很。

  不过,这种地方花销也大的惊人,光是吃饭住店就花了我不少钱。因为之前身上的钱大部分都留给了王家,所以如今的我可以说是两个布袋布连着布了。

  此时临近七月十五鬼节,街上有好多摆着香烛冥币等物的地摊,还有一些写着算卦看相的摊子。看着他们生意红火,想到自己身上快没什么钱了,于是我当下决定,我不如也在此摆个摊,兴许也能凭自身本事赚到往后几日的开销。

  想到这里,于是我就选在了一个卖香烛冥币的摊子旁,我从包袱里取出了笔墨纸,在纸上写上“算卦解灾画符”六个大字,然后往自己面前一摆,这摊算是摆上了。

  不过当我往右边的一个摊子一看时,我顿时觉得我这次摆摊选的位置有点不妥,因为我右边也是一个算命看相的同行。最主要的是,这位同行看上去六十多岁,长得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一头银发,流着一撮同样银色的长须,穿着一身民国时流行的长褂,往那一座,左手握着一个黄铜打造的签筒,右手时不时的抚一抚那银色的长须,那端是范儿十足,一看就像是一位得道的高人。

  跟这样一位同行摆在一起,你说我这二十来岁的算命先生能干得过他老人家?单是看这外貌,客人铁定也会选择他的摊子算卦呀。

  就在我打量着他时,那位老先生也看向了我,见到我的那副苦脸的表情后,他笑了笑,那样子就好似在看我笑话似的。

  我回过头来也不想跟他有啥交流,心想,阴阳玄学这行靠的是真本事,可不是靠造型就能糊弄人的。我自认为自己是有真本事的人,绝非欺蒙诈骗之辈,所以我也就没有想着再去挪地方了。毕竟我这若是卷着包袱挪地方,那一准是在承认自己没真本事了。

  当然,我虽然对自己的本事有自信,但是我也并不代表我会将身旁这位老先生看扁去,必竟看他这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说不定有大本事也犹未可知。

  就在我这般想着的时候,突然从一辆豪车上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子,当然,她并没有来到我的摊前,而是径直停在了我身旁那位仙风道骨的老先生摊前。

  只见那老先生一见摊前来了人,于是就将手中的铜签筒举了起来,摇了几下,右手捋了捋白胡子,然后看向摊前女子的眼神一紧,那样子就好像看出了什么可怕的事似的。只见他猛得一阵掐算,然后满脸惊诧的对着摊前那女子就说:“老夫刚才掐指一算,哎呀!姑娘你身上有凶兆啊!一个月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一听这话,我满是好奇的也看向了那名女子,只见她红光满脸,除了满脸桃花相,并看不出什么血光之灾啊。难道这老头竟然是个骗子来着?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那女子说:“大师!那我把胸罩脱了行吗?”

  一听这话,差点我就一个没坐稳歪倒在地,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耳朵了。这个老先生是个装神弄鬼的骗子,一身的花把式,开口就说人家有凶兆,一般的人还真会被他吓坏。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女子的话更是雷人。

  这时我倒真被这对活宝彻底吸引住了,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把这活儿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