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五十一章 诡异大厦

第五十一章 诡异大厦

  这样的情形就没停止过,那些租到这栋写字楼里的公司也因为闹鬼的事,搬走了大半,如今一栋十七八层的大楼,就是只租出去两三层,几乎整栋楼都是空的。

  说到这里,朱先生叹了口气,满脸的无奈。谁说不是呢,投资这么多钱建的大楼,竟然闹鬼,租不出去也卖不出手,这能不急坏人么?

  就当我以为他将整件事情讲完了的时候,朱先生突然又开口了,他说,小女孩死后,虽然大楼一直闹动静,但是好在没有出人命了。可是,就在三个月前,写字楼又出事故了。有一个公司的女员工乘坐电梯时,竟然直接从十八楼下坠到了地下负一楼,当时当电梯被打开时,整个电梯里头溅得到处都是血,场面甭提多恐怖。

  尸体被清理出去后,朱先生就派电梯员去维修电梯,可是那个电梯维修工竟然电梯没有修,倒是吓得连滚带爬跑出了大楼。

  那维修员工具都扔了,跑到一楼大厅里就连话都不会说了,事后,缓过神来后才告诉大家,他在地下负一楼修电梯时见到电梯里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

  当时大家就想起了从电梯里坠亡的女人,当时就都吓傻了,因为那个电梯里坠亡的女子尸体几天前就清理出去了,电梯里怎么还会有人呢?

  可是在这之后,就时常有坐电梯的公司员工,打开电梯门时会见到电梯里面载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这下闹的,不敢楼层是多少层,所有人都改走楼梯了,而电梯则成了摆设。不过,也有保安说,那部楼里的电梯,哪怕没有人坐,它自己也会常常自己上上下下的升降,每次深夜,保安在坐在一楼大厅时,电梯都会突然“叮”的一声,电梯门就开了。

  保安们往电梯口一看,什么也没有,顿时那些保安都觉得汗毛直栗,甚至有些保安都吓得辞职不干了。

  为此,朱先生将保安的工资直接翻了一倍,可是还是留不住一些保安。就在两天前,写字楼招来了一名新的保安,朱先生也明确的告诉过他,这楼被传会闹鬼,所以晚上巡夜时要小心些。

  那保安兴许就是一个无神论,根本就不把这些话当回事,扬言自己从未见过鬼,也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鬼。因为工资比别处高出一倍多,很爽快的就接下了这份工作。

  可是就在他值夜的第一个晚上,他就出事了。据一起值夜班的保安说,当时大家都在一楼大厅值班,新保安则一个人去楼层巡夜,可是一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都没回来,传呼机里也没有回应,于是大家都有点担心,就一起去寻他。

  最后,他们寻遍整座大楼都没将那名新保安找到。直到他们回到一楼大厅时,电梯突然“叮”的一声停到了一楼,然后门开了,而那个新保安则死在了电梯里头,全身是血。

  次日,验尸报告出来了,说有很大可能性是电梯从高处下坠而死的。可是当时值夜的保安说,他们都没有听到电梯失控从高处下坠的响声,要知道电梯从高处下坠发出的动静是非常巨大的,他们是不可能听不见的,而且按理说电梯从高处下坠,说明电梯也坏得不成样子,但是电梯却完好如初,而且还将新保安的尸体自动送到了一楼……

  听到这,我忍不住问他,难道你就没有请一些法师来看过?

  一说到这,朱先生更是哀声叹气了起来,他说,怎么没请呀,都请了好几位了。

  我说,那他们怎么说,怎么还会闹凶呢?

  朱先生说,有些大师一听我说的情况,当下就摇头说搞不定,不愿来。有的虽然来了,但是站在楼下都不敢进去,直接就调头离开。更有的大师在楼里做了法事,收了钱,可是一点好转也没有,哭声和脑袋撞地板的声音照样每晚都有。后来,请到了一位比较有能耐的大师,他倒是一个人半夜跑进了大楼里,说要跟鬼斗一斗,结果……

  听到这,我急问:“结果如何?”

  “结果他失踪了,最后保安将他找到,发现他吊死在了十四楼。而那十四楼,就是当初第一个上吊死去的那女子上吊的楼层,那位师父也吊死在了那儿。”

  “先生,你说这事怪不怪?”说到这里,朱先生惊魂未定的问我。

  我点了点头,说实话,他这大厦还真的不简单,都闹出五条人命来了,显然是凶横的很啊。于是我告诉朱先生,吃完饭带我去他那大厦看看。

  这顿饭是我出来这些日子以来,吃到见丰盛的一次了,大鱼大肉,好酒好菜,朱先生也热情,反正就两个人,吃不完也浪费,所以也没怎么客气,直接放粗了吃。

  一顿饭吃了近一个钟头,酒足饭饱之后,朱先生便开着车带我来到了他那栋所谓闹鬼的大厦。

  大厦果然建在城中心,地理位置是没得说,就正在城的商业中心区,交通发达,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大厦前面是一处大广场,看上去很有些气势。这样的地理位置,这样的一栋大厦,要不是闹鬼的话,还真是卖不出去都难。

  但是,当然走到大厦前面时,我就感觉到了一丝不适的感觉,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站在大楼的下面,与站在大楼的对面,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因为现在是农历七月,天气极为炎热,站在大厦对面如火烤一般,但是如今来到大厦的下面,却突然感觉到全身一阵阵的发凉。这种凉,并不让人感到舒服,而是一种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冷。

  当然,我知道这种冷其实就是阴气,说明这栋大楼阴气非常的重,重的靠近大楼都能感觉得到阴气森寒的感觉。

  虽然之前听完朱先生所讲,我心里一早就有预感这大楼多半是闹鬼,但是却没有料到阴气会如此之重。当下,我就凝重了起来,知道眼前的这栋大楼或许并不简单。

  其实刚才站在大楼的对面,我便首先看了一下此楼的风水,发现风水上并无什么大凶之兆,也就是说,这楼阴气这么重,应当是楼里面有脏东西在作怪了。

  我也没有跟朱先生多讲什么,直接就跟着他进入了大楼,来到一楼的大厅里,里面两名老保安急忙迎了上来,向自己的老板问好。

  为什么说他们两个是老保安呢?那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有五十来岁了,跟我想像中那种年轻力壮的保安完全不同,这种保安,若是来个小偷啥的,他们能保证控制得了场面?

  朱先生跟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见我满脸惊诧的样子,于是摇头苦笑了一下,他说,没办法,年轻的都跑光了,我这大楼闹鬼传得沸沸扬扬,能请到这两位老同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一想,也的确是这样,年轻人的胆子还真的没有上了年纪的胆子大,经不起吓。当然,话又说回来了,这栋楼闹鬼闹得这么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晚上还真就没有哪个胆子大的小偷敢溜进这楼里来行窍。要知道,小偷不怕人,但是不见得他不怕鬼吧?

  我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朱先生就问我,要不要上去楼上到处转转?

  我说可以,然后我就直接朝电梯方向走去。这时,朱先生急忙叫住我,说要不咱们走楼梯吧?

  听到这话,我不由想起了朱先生之前讲起的那些事,要知道如今已有两人因坐电梯而出事故,看来这电梯的原因还没查清楚前,还真是不能随便就坐得。当下,我点点头,就跟着他朝楼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