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五十二章 夜惊魂

第五十二章 夜惊魂

  这栋大楼一共有十八屋,地下还有一个负一层,目前只有六楼和八楼租给了其它公司办公,其它十二层,全是空着的,所以整栋大楼显得十分冷清,甚至是毫无人气。

  我们先是到了六楼转了一圈,虽然现在是白天,六楼也有一个公司在办公,但是饶是如此,只还是觉得楼里凉嗖嗖的,浑身被一种寒气笼罩着似的。

  见发现不了什么,于是我主动跟朱先生要求,直接去十四层,因为按他之前所讲,第一个上吊自杀的女人就是在十四层上吊而死的,而且那个朱先生请来捉鬼的大师也是莫明死在那个楼层里的,所以那个楼层应当最容易发现问题。

  朱先生一愣,然后问我,就咱们两个人?

  我说,怕什么,现在可是白天哩。

  朱先生一想,也对,白天按理来说不会出什么事,于是就带我直接上到了十四楼。

  说来奇怪,一到十四楼的走廊上,我就感到这儿的寒意更加重了,显然这儿阴气比其它楼层更加的浓厚。

  我开始一个一个房间检查了起不,而朱先生因为害怕,所以紧紧的跟在了我屁股后头,一步也不敢离开。

  全部房间查看了一下,发现除了阴气很重,倒是没有见到半个鬼魂的影子。虽说鬼魂白天不敢出来作怪,但是屋内并无阳光,加上阴气这么重,按理来说,若是有鬼的话,他们应当是藏在这层楼里面的。

  或许是因为是白天,他们给藏起来了,总之在楼里并没有见到任何的鬼魂。当下,我便决定暂且先回去,待晚上再来查看。

  因为白天查看大楼知道楼里阴气极重,所以我也不敢大意,跟朱先生回到他家里后,我便画了好些道灵符,以防止晚上也走之前那位大师的老路。必竟对这栋楼还不熟,也不知道楼里到底有多少个鬼,也不知道是什么鬼,所以我还真的不想不明不白的就把命给交待在那儿。

  时间过得很快,大约在晚上十一点多时,我便出了门,往大楼赶去。这次朱先生还是自愿跟着我一起去,我问他难道不怕么?他说,如果这楼不尽快处理干净,将楼租出去,他欠银行的贷款就无法还上利息,那么自己也只有跳楼一条路了,所以要死便死,怕也没办法。

  我苦笑了一下,也没拒绝他,正好多个人也多个伴。

  虽然大楼是建在城中心,但是如今已是深夜,所以路上除了昏暗的路灯外,空无一人,特别是大楼的广场前,更是黑凄凄一片,阴风一起,几张纸片随着阴风卷起,让人觉得一阵森寒。

  在这块地方,四周的楼房都灯火通明,唯独这栋大楼一片黑暗,显得是那么的特别,格格不入。是啊,据朱先生说,这楼里的公司之所以还租在这儿办公,是因为这楼的租金比别处便宜了大半,不过租在这楼里的公司也有个明文规定,那就是不可以加班,一到下午五点,整栋大楼的员工都通通下班离开大楼,整栋大楼就再也见不到半个人影了。除了两个五十来岁的保安,若是还见到其它人的话,那就得好好看看对方是不是人了!

  这次,不是朱先生带着我,而是我带着他,站在空荡荡的大楼广场对面,我望了一眼大楼。眼睛从一楼一直往上看去,心里在数着楼层,一、二、三……十三、十四,当我将目光停留在十四楼时,这时正好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子趴在十四楼的窗户上,幽怨地盯着我们。

  我心顿时一惊,头皮都炸了开来,当然再次定眼一看时,十四楼那个窗户什么都看不见了,之前那个白衣女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下,我也不再停留,急忙带着朱先生往大楼走去。来到大楼的一楼大厅里,两个老保安正躺在前台旁边的沙发上呼呼大睡。听见我们的开门声,一下就惊醒了过来,见到是我们,不由一愣,问我们怎么晚上还来这儿了。

  这老名保安晚上是不用巡夜的,也没有分日夜班,一般就是白天值8小时班,晚上九点来这儿睡就是了。

  我笑了笑,说来查看一下,叫他们继续睡他们的。从保安那儿拿了两只手电,我和朱先生每人手里拿一只,就往楼上走去。电梯停在负一楼,这次,我们还是没有乘坐电梯,直接走的楼梯。

  楼梯里并没有声控灯,就靠手中的手电照明,走在这种长长的楼梯里,耳中只能听见两人的脚步声。

  我们首先在二楼查看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只是夜里这儿的阴气比白天重了许多,加上四周一片凄黑,更是感觉心里渗得慌。

  二楼查看完,我们接着查看三楼,三楼还没装修,还是毛丕房,四处空荡荡的,因为楼层空间大,所以手电光往四周照去,显得看不见尽头似的。

  一步步往前走着,在这个空荡荡的楼层里,走路的脚步声总是传来“咚咚咚”的回音。回音很大,听起来总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我穿的是布鞋,所以我停了下来,回头对紧跟着我的朱先生说,走路轻一点,回音太大了,就算有鬼,也会被咱们给吓跑。

  朱先生点点头,接着我便转回身去,准备继续往前走,可是这时,朱先生却将我给拉住了,正在我想问他干嘛时,只见朱先生表情很是古怪,他轻轻的声我说:你听……

  我心想听什么,不过心里奇怪时,我终于知道他要我听什么了,因为我听到了走路的“咚咚咚”声。当下我就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因为此时我们两人都站着没有动,怎么还会传来我们走路时的脚步回声呀?

  这时,朱先生显然是越听越害怕了,开始拉着我的手臂,打着颤音道:“先……生,这种咚咚咚的声音从咱们上楼时就在响了,难道这声音一直就不是咱们发出来的?”

  我没有回答他,因为我还在仔细的在听那从楼层里回响起来的脚步“咚咚”声。我没有回答朱先生,他也就没有再问我,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周围很安静,那种一下下响在我们心里的“咚咚”声更是明显清晰了,好一会儿后,我看着朱先生,我幽幽地说:“你觉得这咚咚声像不像头撞在楼板上的声音?”

  朱先生一听我这样说,当下就吓得脸都白了,望了望自己的头顶,拉着我胳膊的手直打颤。指了指自己的我们的头顶上方,说:“头撞地板的声音,是……是从咱们头顶上面传来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闭上眼细细一声,还真是如他所说的,这声音根本就不是这三楼发出来的,而是我们头顶天花板上头发出来的。

  这下我也慌忙抬头看向自己的头顶,只听见那脑袋从高处撞在地板上的声音从远处,慢慢地,一下一下地,从远往近传了过来,咚……咚……咚……

  就在我们半分钟之后,那头撞在地板上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也越来越响了,我们两人都屏住了呼吸,就好像下一次“咚”响声来临的时候,那头会直接钻透我们头顶上方的天花板,然后脑袋直接伸下来似的。

  就在这时,那头撞地板的声音终于来到了我们头顶的正上方:咚……

  看着声音来到了我们的头顶正上方,我们都不敢出声,静静地等着对方接下来的反应。不过等了好一会儿,却什么声音都没响起了,就连先前的咚咚声都消失了,瞬间,整个楼层都一片死寂。

  而就在这时,突然,头顶上方传来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两位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这一下,我们真是吓得不轻,当下我蛋蛋都吓得颤了一下,菊花都一紧。而朱先生整个吓得叫出了声,一下就窜到了我身后,一把将我胳膊给搂住了。

  惊吓之后,我立即就缓过劲来了,惊叫道:那小女孩在四楼!

  说完,就带着吓得腿软的朱先生转头往四楼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