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五十四章 鬼哭惊魂

第五十四章 鬼哭惊魂

  我和朱先生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是的,我们都认同了这个答案,电梯之所以从十四层来到了四层,而且电梯门一下下打开,不就是要我们进电梯么?

  想到之前有两个人坐这部诡异的电梯,直接坠亡,我和朱先生都不由打了个颤栗。

  就在我们愣神的时候,门再次关了,可是随后又再次打开,显然就是等着我们进入电梯。

  望着这部诡异的电梯,我甚至能感觉到像是有什么人在向我们招唤似的,好像在冲我们二人喊着:快来吧,快来,快进来吧……

  说实话,我还真的想直接走进电梯,想看看到底电梯想把我送到哪层去,或者说,想看看它到底想让我见到些什么。但是,我心里也十分的清楚,如果我真的坐进电梯,也许电梯会把我直接送去负一楼,也许,次日外头就会传开,某某大楼再次发生电梯坠楼事故,某某血溅电梯……

  这时,朱先生问我,怎么办?这电梯太诡异了。

  我说,要不我坐电梯上十四楼,你走楼梯?

  朱先生当时脸都吓白了,急忙说不行,电梯太危险了,而且看这样子,显然就是想要我们去坐这个电梯,如果你真进去了,就真的中了他们的圈套。

  其实,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开开关关的电梯,我就忍不住想走进去,想知道他们到底想跟我玩什么花样。

  朱先生说,走吧,咱们两人都走楼梯,这样安全。

  我想想,也只有如此了。不过我并没有就这样直接离开,而是走进了电梯里,将楼层按到了十四层,然后我这才离开,与朱先生走楼梯往十四楼跑去……

  我跑得很快,因为我想追上电梯的速度,当然,我是追不上那种上升的速度的。当我们两人累得连气都喘不过来时,我们终于身疲力尽的来到了十四层!

  望着楼梯口,墙上那鲜红的“十四层”那三个字,不知为何,我就感到浑身发毛。

  当然,心里虽然发毛,但是我身体却没丝毫停顿。一到十四楼,我就一个箭步窜出了楼梯口,一下窜到了十四层黑暗的走廊里。

  走廊右边的尽头处,就是电梯门,我朝走廊尽头处的电梯门看去,只见电梯门上方位置,楼层数的显示屏上,显示着“-1”楼!

  顿时我就头发炸了开来,浑身一颤,就好像如坠冰窑里头一般。当下,我就又惊,又恐,又后怕……

  要知道我往十四楼跑来时,我曾在电梯上按了一个十四楼,也就是说,电梯应当最后会停在十四楼,可是……为什么现在电梯显示的楼层会是负一楼?

  难道电梯又坠地了?

  不仅是我,当朱先生见到电梯上面显示的楼层数字后,也狠狠的打了个寒颤。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指着走廊的尽头,吱吱唔唔地叫道:“负一楼,负……负一楼,怎么会在负一楼了啊?”

  没人回答他,因为我也闹不明白。除了感觉到诡异,就只剩后怕了。如果我刚才没有听朱先生的劝,决然的走进了电梯,那么后果将会是什么?他走楼梯会来到十四楼,而我坐电梯,会出现在负一楼……

  这时,朱先生给自己找着理由,他说,难道是电梯上了十四楼后,又有人坐到了负一楼?

  我直接摇头说,我们虽然没有电梯快,但是咱们可是跑上来的,电梯从四楼上升到十四楼,再从十四楼下降到负一楼,会有这么快?

  朱先生没有再说话了,是的,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电梯会有这种速度,除非,电梯是直接坠落下去的。但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电梯若是直接坠落下去的,但是为什么我们什么响声都没听见呢?

  望着走廊尽头处那部处在负一楼的电梯,我们两人都感觉到浓浓的诡异阴森,浑身从头冷到了脚。而就在这时,身后的走廊尽头突然传来了“伊伊呀呀”的女人哭声!

  这哭声在这黑幽幽、空旷的走廊里,显得很阴森,很幽怨,哭得很委曲,很伤心,很凄凉……

  我敢肯定,在这走廊另一头的尽头,肯定蹲着一个女人在幽怨的哭泣!

  当下我就转身将注意力从电梯转向走廊的另一头,那有女人哭声的方向看去,手电往尽头照了照,什么也没有,但是那“伊呀伊呀”的哭声却并没有停止!

  终于有鬼出现了,想到这里,我提起胆子就往走廊的前方慢慢走去。可是没走几步,我就发现一直紧跟着我的朱先生竟然站着不动,于是我示意他跟上,哪知他满脸的古怪表情,指着走廊对面的尽头,轻声说:“走廊对方是个杂物间,第一个上吊死去的女人就是在那个杂物间吊死的。”

  一听这话,我更是断定,那个在哭的女人应当就是那个上吊而死的女鬼了。当下,我就叫朱先生跟上,说实话,我还真担心他一个人留在这儿,要知道这楼里可不止一个亡魂。

  朱先生显然是吓破了胆儿,使劲的摇头,还劝我能不能算了,明天再来。

  我说,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把你一个人留这儿了。

  朱先生吓了一跳,只得老老实实的跟在了我屁股后面,死死的拉着我的衣角。

  寻着哭声一路往前走着,我们不敢出声,怕惊动那个在哭的女人。不久之后,我发现走廊的尽头处还真有一间房,于是急忙走了过去。

  站在房间的门外头,我听了听,那“伊呀伊呀”的女人哭声果然是从门里头发出来的。于是我推了推门,发现门被锁了。这时,朱先生开口小声道,先生,这个房间是杂物间,而那先前那个上吊的女人和那个捉鬼的大师,就是吊死在这个房间里头的。因为这间杂物间发生过两起人命,所以后来就给锁上了,钥匙在保安那儿。

  一听这话,我就示意让他打电话叫保安送钥匙上来。

  朱先生点点头,拿出手机,给一楼的保安打电话,电话拨通后,对方接了电话,不过朱先生并没有说话,而且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发信息叫对方送上钥匙来。

  那哭声依旧尚在,说实话,听着那哭声真的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头皮直发麻。因为那种哭声能直接穿透你的耳朵,进入你的心里,让你心里很不好受。

  我再次用力推了推门,试图能将门给推开,但是门锁得死死的,根本推不开。朱先生说:“我……我们回去吧,我好……好怕!”

  我也没理他,因为我发现这扇门的锁是老式的,有一个小指指甲般大小的钥匙孔。于是我就把眼睛对着钥匙孔朝里看,只看到门里头血红的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我心中奇怪,揉了揉眼睛再朝孔里看去,依旧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我不由奇怪的喃喃的说:“怎么尽是一片红色呢?”

  听到这话的朱先生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青的嘴唇颤抖的说:“听听说,那女人吊死的时候……眼睛被血染红了,她的眼珠是红色的!”

  当下,我就感到真的头皮就炸了起来,汗毛直栗,真正的第一次感觉到三魂七魄都快吓散了!

  听完朱先生的话,我哪会不明白呀,我看见的红色,是那女鬼的眼珠子,在我在锁孔朝里头看时,她也在对着锁孔朝我看!

  反映过来后,我首先就是一下整个人都蹦了起来,一步就窜开了好几步远,这种眼睛对眼睛对视的感觉,是没人能够知道那种后怕的感觉的。

  我将吓破胆的朱先生拉到自己身边,然后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那扇房门,因为我知道,对方就在盯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