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五十六章 老李(2)

第五十六章 老李(2)

  听见朱先生这惊恐万状地惊叫声,我心里当下就吓了一跳,自然知道一定是朱先生见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了。只见他一边指着我头顶上方的方向,一边口边不停的颤抖着惊叫道:“先生!你……你……你头……头上面!鬼……有鬼!”

  听清楚朱先生口中所说的意思,我整个人都汗毛立了起来,因为他说我头顶上面有个鬼,你说我能不被雷到吗?我一直在找鬼,可是那鬼却在我头顶上面看着我,这种感觉会是怎么样的诡异呀?

  总之,我当下就狠狠打了个冷颤,然后手电往头顶上面一照,接着果然见到一个人就飘荡在我的正头顶上方,从下往上看,我只能看到那人的双脚!

  只到自己头顶上面有一双脚,顿时,我冷汗直流,急忙闪身窜回到了门口,然后再次用手电往那个地方照去,接着更是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地上去了。因为那个出现在我头顶上的并不是鬼,而是人,更确切的说是人的尸体。

  这个人我们认识,这不就是刚才送钥匙给我们的那个姓李的保安么?

  只见这个姓李的保安,就这样吊在这个房间里头,两只眼珠子因为缺氧瞪得巨大,脸色白如纸,舌头伸到下巴外头,一副上吊惨死的模样十分的恐怖。

  当下我就感觉到全身一阵的冷,狠狠打了个冷颤,哪里敢相信自己眼里见到的这一幕呀?

  朱先生也一下没反应过来,指着那吊在半空中的李保安,惊恐的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嘴唇都吓得铁青!

  我也好不到哪儿去,当时不仅是吓住了,而且更多的是惊住了,所以好一会儿后,我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真是活见鬼了!

  是啊,这不是活见鬼么?刚才明明听见屋子里是一个女鬼在哭的,刚才明明老李送钥匙给我们来着了,可是为什么将杂物间的门打开后,一直在哭泣的女鬼不见了,却见到本该在一楼大厅的老李呢?《扎纸匠》首发黑岩中文网,盗版可耻!

  老李是怎么进来杂物间的?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要知道我们刚才明明见到他进电梯下楼了,怎么可能一转眼就出现在杂物间呢?而且还吊死在这儿!

  一大堆的疑惑,足矣让我们惊蒙。

  朱先生也缓过来了,他指了指眼前的老李,然后又指着我们身后电梯的方向,比划了起来,但是却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我知道他意思,他肯定是和我一样疑惑。我想了想,然后对朱先生说,刚才给我们送钥匙的老李可能不是人,而是他的鬼魂。

  朱先生打了个冷颤,回道:“你的意思是说,老李早就吊死在这里了?”

  我点点头,除了这个能解释眼前的一切,难道还有别的更好的理由吗?而且,我一直奇怪老李身为这儿的保安,怎么可能会敢坐电梯。之所以他来送钥匙时敢坐电梯,那是因为他是鬼魂,所以他敢坐电梯。

  朱先生不改相信听到的一切,不可思议的说,那咱们白天和晚上在大厅见到他们时,难道都是见到的鬼魂?

  我没有立即回答朱先生,他这个问题还真是把我给问愣住了。于是我急忙用手去摸了一下吊死在眼前老李的尸体,结果发现尸体竟然还是软的,也就是说刚死不会太久。

  当下我就跟朱先生说,可能是我们在别的楼层查看时,鬼魂将老李勾到了这儿,使得他上吊自杀。

  这时,朱先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问我:“那另一个保安呢?另一个姓张的保安不会也出事了吧?”

  这个问题真的也吓了我一跳,是啊,另一名保安呢?他还会安全吗?不会也死了吧?要知道他们两人可是常常在一起的。如今这个姓李的保安吊死在这儿,另一个姓张的保安还真是凶多吉少。

  见我没有回答,朱先生指着走廊尽头处的电梯,幽幽地说:“刚才那个老李好像带着那个小女孩下了一楼……姓张的保安还在一楼哩……”

  一听这话,我心里就一惊,是啊,老李带着那个捉迷藏的小女孩去了一楼大厅,如果另一个姓张的保安还没死的话,那么现在岂不是会被老李给祸害了?

  这时,我不由看了一眼电梯,只见电梯上的楼层竟然显示着负一楼!

  顿时我就心里一紧,感觉到很不详的预感。因为刚才电梯是停在了一楼,可是现在却显示在负一楼。也就是说,在刚才我们进入杂物间的这段时间里,有人从一楼下到了负一楼……

  这会是谁呢?是老李和小姑娘下去了?还是老张下去了?又或者是他们三个一起下去了?

  就在我和朱先生惊得大眼瞪小眼的时候,突然“叮咛”一声,吓了我们一跳,结果发现是朱先生的手机响了。在这种诡异紧张的气氛下,任何突然响声的声音都足够让人惊慌。

  本来发现是朱先生手机响,我多少松了口气,怪自己太过一惊一诧了。可是哪里晓得,我正准备放松下来时,看着手机的朱先生却突然叫道,是老张,是老张打过来的!

  一听这话,我再次紧张了起来。我自然知道,朱先生所说的老张,当然是那个生死未朴的那名保安了。如今姓李的保安死了,那么姓张的如何了呢?心里既但心,又好奇,急忙叫朱先生快点接电话。

  朱先生颤抖着双手,好不容易才将电话的接听键给按中,接着电话里头就传来了老张的声音。那声音听上去很急切,甚至是焦急,只听见他在问朱先生:“朱总您在哪呀?为什么我找不到你呢?您到底在不在负一楼呀?我都找遍了您,可是就是找不见您。”

  负一楼?老张在负一楼。这可把我们吓傻了,他怎么会无原无故跑去负一楼呀,而且还在那儿找我们。

  当下,朱先生就问他了,你怎么跑去负一楼了呀?

  手机里老张的声音很疑惑,他说:“老李说你们在负一楼呀,说手电坏了,要我给你们送手电下去,所以我就下来负一楼了。可是你们现在在哪呀,我怎么找遍了负一楼也没看见你们呢?”

  这一下我和朱先生都明白了过来,原来这是老李在骗他啊,说我和朱先生在负一楼,把老张给骗下去的。很显然,老李这是故意的,目的嘛,肯定不会是善意的。

  当下我就叫朱先生,要他赶紧叫老张回一楼。

  朱先生此时也是吓坏了,急喘喘的叫老张立即跑回一楼,还告诉老张,老李死了,你见到的老李是鬼魂,千万别相信他说的鬼话,赶紧回一楼!

  电话里头的老张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听蒙了,反正一时间愣住了,好一会儿后才说出一句话:“你再说一遍!”

  朱先生于是赶紧再次说道:“我们在十四楼,根本就不在负一楼,老李早死了,你见到的是鬼魂,快点回一楼去!”

  这次电话里的老张显然是明白了过来,因为能听见他在电话里头骂着老李的八辈祖宗,然后响起他喘息及跑步的声音……

  此时的我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颗心早就飞到了负一楼,死死地盯着朱先生的手机,等待着老张回到一楼的回应。十四楼很安静,除了手机里老张的脚步声和喘息声外,并没有任何其它声音。

  大概过了两分钟,我们都急出一身汗来了,然后我不由凑近手机,对老张问道,你还没跑回一楼吗?

  哪知道电话里头的老张突然带着哭音回道:“我……我回不去了,找不见楼梯口!”

  啊?

  当下我就一愣,吃了一惊,因为这就是我一直担心的事情,看来它真的发生了,老张在负一楼遇到鬼打墙了。

  朱先生急着问我该怎么办?

  我哪能多想,因为老李和小姑娘都在下面,加上杂物间那个原本在哭泣的女鬼也不见了,或许他们很有可能都在负一楼呢,所以当下也容不得我多想,直接对着电话说:“老张,你先别急,站在原地别乱跑,我这就下来!”

  说玩,我就带着朱先生往楼梯口跑了下去……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大厅一楼,果然见到大厅里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了,当下,我就准备往负一楼跑去!

  可是就在这时,我却被朱先生给拉住了,他说:“先生,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老张也和老李一样早已经死了呢?他会不会故意在骗我们,要我们下去负一楼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危险了!”

  我停住了步子,因为朱先生说的话并非不无道理,我心里不由的乱了起来。我说,如果张先生还活着呢?

  朱先生说:“如果他还活着,也或许会是下面的鬼魂故意用他来做引子,想让我们下去救他。”

  说实话,朱先生的分析还真的很有道理,不过这时候可容不得我多想,当下我就对朱先生说,你留下,我下去。

  朱先生还想劝我,但是我却已经下定了决心。因为我就是为了鬼而来的,怎么可能因为负一楼有鬼,就退却呢?何况老张或许还活着呢?

  说完,也不管朱先生了,直接就朝负一楼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