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五十七章 地下一楼

第五十七章 地下一楼

  顺着楼梯跑下去,朱先生也还是跟了下来,想着这么一个大老板还愿意舍命跟着我去负一楼,我倒的确对他涌起了一丝佩服之意。要知道先前在四楼跟着我去十四楼,可以说他怕一个人呆在四楼,但是现如今,他完全可以跑出大夏,但是他还是跟来了,说明他还是够意思的,没有丢下我一个人跑掉。

  刚一来到地下一楼,我就感到负一楼阴气比十四楼还浓眉。你问我有多浓,我会告诉你,这里的阴气重的都凝聚成雾了。

  负一楼是个超大型的地下停车场,有手电照去,看不见一堵墙,空旷的地下停车场只有一根根冰冷的水泥立柱,整个停车场阴雾迷漫,手电照去就好像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深幽。

  我很奇怪,停车场里居然全是水泥立柱,一眼望不到尽头,难道这儿没有墙用来分个区域?

  我将心里的疑惑说给朱先生听,他告诉我,这个负一楼只有四周彻了墙,里面全没彻墙,全是这种立柱用于支撑大厦。

  我皱了皱眉,总是感觉这个负一楼看得眼花,或许是那些水泥立柱太多了,又或许是这儿满是阴气缠绕,所以看久了一些,感到那些柱子都晃晃悠悠的,让人头晕。

  朱先生问我:“先生,看您这样子,难道是觉得我这儿设计有上什么不妥么?”

  我说:“至于到底有没有不妥的地方,我不清楚,就是让人感觉有点晕,很容易分不出方向。”

  朱先生说:“我这大楼是一个风水师设计的,他说能带来财气。”

  我问他,当初那个风水师是怎么说的。虽然我暂时没有看出此楼风水上有什么防碍,但是这样一栋楼建成之后,总是闹鬼不断,肯定没有那么简单的。

  朱先生想了想,然后告诉我,那风水师当初楼还没建时,他就说这块地方风水极好,说让他来设计的话,一定能把财气做旺。

  我想了想,这块风水虽然不差,但是也说不上是上等的风水之地,显然朱先生是被那个风水师给骗了。不过,我也不想多管闲事,所以只问他,如今天天闹鬼,有没有去找过那个风水师来看看。

  朱先生叹了口气,说之前早就想叫那个风水师来看看,为什么楼会出人命,可是那个风水师人都不见了,至今都找不见。

  我觉得奇怪,问他难道那位风水师不是本地人?没有固定住所么?

  朱先生说,那个风水师是本地人,当初大楼还没建时,他就是住这个地方的,只是这块地被他买来建成大楼了。而现在当初那个风水师搬去哪了,他还真的不知道了。

  我皱了皱眉,没有再问他了,只是心里老感觉一楼设计上让人不舒服,至于哪儿有问题一时也看不出来,但愿是多想了。

  如今人也下来负一楼了,但是却不见姓张那个保安的身影,如果他是在这种立柱里头转晕了方向,那还好说,万一若是真的被鬼迷了,那就可能会有危险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向朱先生打听那风水师的事情了,转头冲着空旷的停车场喊着那名保安张老的名字。

  停车场很大,喊声在这下面回声很大,但是却听不见张老的回应。心里担心,于是叫朱先生再拨打一下张老的手机,问问他在哪儿。

  很快,手机打通了,朱先生问他人在哪儿,张老说自己还是在负一楼,只是找不到上一楼的楼梯,电梯也找不见。

  我用手电往前方几个方向照去,问张老有没有看见我们的手电光,好一会儿后,张老在电话里头竟然说没有见到任何的手电光,而我们也看不见他的手电光。没办法,于是我们只得往前走,希望能尽快找到他。

  脚刚一踏入负一楼的立柱林中我就感到有些不对劲,可是哪里不对劲,我一时又想不起来。

  心里带着浓浓的危机感,我开始认真打量起这片负一楼的水泥立柱。

  之前在楼梯口看时,只觉得这负一楼的水泥立柱林林立立,一片一片的。可是现在身在其中时,才发现这些林林立立的立柱公布的好似都有着相同的规律,或者说它们并不是直线分布的,而是错综复杂的分布着。只见一个立柱在前,一个立柱在后,一个立柱在左,一个立柱在右,眼前一片的立柱都是重复着这般规律。更远处的立柱是不是这种规律我无法看到,全被缠绕着的阴雾给摭挡了视线。

  这怎么看起来倒像是个阵法噢?我心里的迷团越来越重,可是就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

  想不明白就不去想它,反正我的目的只是去找人,其它的什么古怪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我们朝着正前方直线走去,只是越往前行,雾气越大,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儿会有这么重的阴气。

  这负一楼倒真是藏有许多的鬼魂,我才走了不到三四分钟就遇到了那个跟我们躲迷藏的小女孩。不过还算顺利,那个小女孩并没有来找茬,只是样子甚是吓人。虽然这次没有再次倒立着走,但是那脑袋上半部分却是平的,如一块平板似的,非常恐怖。一步一摇的绕着立柱走着,好似失了魂似的,一见到我们,立即就往立柱里头一溜,不见了。

  朱先生问我,难道那个小妹妹还在跟我们捉迷藏?

  我苦笑了一下,只要她不来找我们麻烦就行,是不是要捉迷藏,我还真的没有那个心思了。

  在这种浓雾中行走,跟本就走不了直线。走着走着,灰蒙蒙的浓雾里出现一个水泥立柱,不小心就把头给撞了,撞完之后就只得绕开水泥立柱继续前行。这给我们造成了很大麻烦,到后来搞得我们眼都花了,眼睛里全是灰蒙蒙的一片。

  就这般前行,蒙头向着前方走着,嘴里一直叫着那个保安的名字。突然,我感觉到很不对劲,我发现我们也迷路了!

  因为按照朱先生说,从梯梯口走到对面的尽头差不多三分钟足够,可是我走了不止四五分钟了,不但还没有走到尽头,而且连尽头的墙的影子都看不到,眼前尽是灰蒙蒙的一片。

  难道我们也被鬼打墙了?要知道我们可是一直往前走的啊。想不明白,于是我们又接着往前走,就不信我们走一尺,这地还会自己长一尺。

  出现在眼前的还是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树桩,时不时的会看见死在楼里的鬼魂。我们走了大概不到十分钟,竟然把死在这楼里的鬼魂全给遇到了,有小女孩,有上吊死去的那个女人和大师,还有那个坐电梯坠亡的女人,满身是血,非常吓人。当然,还有那个之前曾给我们送过钥匙的保安,老李。

  他们都来到了一楼,都在水泥立柱里晃悠,当遇到我们时,都会赶紧溜开,不会与我们为难。

  就这样,走着走着,前面时不时得冒出一根立柱把我们头给撞了,要不然就突然冒出个鬼魂把我吓得直接弹退三步,走得我们一颗心脏一直都是提心吊胆。

  就这样我又走了七八分钟,我抬头向前方望去,依然全是灰雾什么也看不清楚。而我们好似总是在这停车场的中心地带止步了一般,无法前行一步。

  这下我真的慌了,我知道这回一定是迷路了,要不然早就走到尽头了。

  鬼打墙!难道真的遇到了鬼打墙不成?不过鬼打墙对我来说就是小儿科,我思考了一下,然后在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在我面前的水泥立柱上刻了一横。接着继续前行,又在前面的水泥立柱上用石子刻上一横。

  如此这般又走了十多分钟,我们还是没能走到尽头。我蹲下身子往立柱上一看,顿时心里一个激灵,整个身子从头凉到了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