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五十八章 锁魂阵

第五十八章 锁魂阵

  那水泥立柱上有一条横划线,那就是我之前用石子划的!这不是说明我们一直在绕大圈子吗?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我们又去查看其它的水泥立柱,这下更把我们吓坏了。

  当我们把四周的水泥立柱查看了个遍,我们看到了一个让我们万分心惊的现象。本来每走过一个树桩我和朱先生就会用石子划一横杠的,一路走来一路划。可是查看了周围数十根的水泥立柱后,却发现四周的水泥立柱上根本就没有划横!

  四周的水泥立柱都没有划横,偏偏就中间那根水泥立柱有条划横,这代表着什么?

  难道我之前都没有划?不可能,我们一定划过。

  难道我们一直都没走动过?一直停留在这里,这之后的所有划横都是幻境?可是这也不可能啊,我们现在还感到走路走得两腿酸痛。

  还是说我们划过,只是那些水泥立柱是活的能自动变换位置?

  这一切我都无法得出结论,不知哪个原因是真,哪个原因是假。我只知道我们真的被困住了,这绝不是鬼打墙那么简单。

  朱先生早就慌了神,急着叫我快点施法打这鬼打墙给破了。我告诉他,这可不是鬼打墙,而更像是一个阵法。

  朱先生很吃惊,问我是什么阵法,我没有理他,而是集中精神将“天眼”打开。

  天眼一开,就就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这的水泥立柱是一根阴,一根阳。前面一根阴,后面一根阳,左边一根是阴,右边一根阳,阴阳交错,层层叠叠。不仅如此简单,我还发现这属阴的树桩正在缓缓变成少阳,而那属阳的树桩也缓缓变成少阴。这阴阳相互转换,生生不休。

  看到这种阵法我总觉得非常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这种阵法。哦,对了,在爷爷给我的那本《阴阳秘术》中见过,这种阵法好像叫“八卦阴阳锁魂阵”!

  然怪会这么多的水泥立柱会错综复杂的分布着,原来目的就是为了摆这八卦阴阳锁魂阵。之前还不明白其中因由时,只觉得这些立柱都是按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规律分布,现在才看出这些立柱都是按着八卦的图法摆成的,实乃八卦阵图。

  《阴阳秘术》中所说八卦阴阳锁魂阵是由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阵眼摆成,因此阵法将八卦阵中的生门改成了阳门,死门改成了阴门,便名为八卦阴阳阵。

  而八卦阴阳阵利用八卦阵的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原理。再加上阴门与阳门的相吸性,使整个阵阴阳相互转换,生生不息。

  如果只是八卦阵的话,只能让人迷失方向感,在古代战争中经常用在排兵步阵之中。但是这八卦阴阳阵因为将阵眼换成了阴与阳,从而此阵具有锁魂的作用。

  鬼魂只要入了八卦阴阳阵就永远也走不出来了,只得一直在阵法里不停得转圈。也因此这阵还有一个名字叫八卦阴阳锁魂阵,此阵可是非常缺德的,目的很显然,就是为了将死在楼里的鬼魂锁在这栋楼里,不让出去。

  难怪这阵里见到这么多死在楼里的鬼魂,个个丢了魂似的在立柱林里转悠,原来是因为被锁住了出不去了。只是我搞不明白,那个风水师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要设这么一个锁魂阵,为什么要让鬼魂出不去,难道跟朱先生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

  鬼魂锁在楼里,出不去,就无法投胎,随着时间一长,怨气越积越深,一准就变成凶魂厉鬼不可,设计此阵的那个术士不可能不知。

  想到这里,于是我便将锁魂阵的事告诉给了朱先生,问他那个风水师是不是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怨?

  听到我将锁魂阵的事说完,朱先生也着实吓得不轻,明白那些鬼魂之所以一直在大楼里闹,全是因为出不去,发泄怨气所致,朱先生也恨得牙咬咬。不过当被我问到他跟那个风水师是否有过节时,朱先生却好像有难言之隐似的,一时间给卡住了,不太想说。

  我告诉他,这摆明了就是你请的那个风水师摆的阵,目的就是要让楼里的鬼魂出不去,从而困在楼里闹腾,让此楼变成凶楼,很显然,他跟你过节非常的深。你若是不说的话,我离开这儿后也就不再多管这闲事了。

  朱先生一听说我不愿意再管这事了,当下就急忙拉着我,说他这就将风水师的事讲给我听,求我一定要帮帮他。

  说完,朱先生就把他与风水师的事讲了出来。

  原来,之所以朱先生有点迟疑,不愿多讲,是因为他在征用这块土地时,也非常的缺德。心中有愧,所以不想让我知道。

  事情是这样的,朱先生是这儿有钱有势的那类人。近些年房地产业很火,凡是能有关系拿到地的人,把房一建,没有不赚钱的。所以,几年前,朱先生也利用关系及金钱,搞到了这儿一块地。

  当时这儿住着几十户平农,为了利益,朱先生用了极低的拆迁费来办这事儿。

  话说,平头百姓,虽然穷些,但也并非是傻子,现在房价坐火箭似的飞涨,用极低的价钱就想让他们将地给卖掉,你说他们会愿意干么?

  谈不笼,这些刁民自然就成了朱先生眼中的石子,成了挡他财路的小人。在朱先生看来,这些穷人的几间破屋哪值什么钱呀,给了你们十几万还不知足,心中极为来火,于是就动用关系,黑的,白的,一起动用,强行生生将这儿的居民迁移。

  话说当时,这儿还有一户人家的女人,因为强行抗拆,还在屋里上吊自杀了。为这事,政府没办法,最后将拆迁款翻了一倍。当然,这钱最后还是出在朱先生身上。朱先生说到这时,还忍不住骂当地官员太黑了,拆迁款还得他来出。

  因为拆迁款被政府提高了一倍,加上不愿拆迁的话,哪怕就是上吊也没用,而且还有黑社会打手来打人,所以拆迁工作后来还算顺利。这时,拆迁户里有一户人,他是这儿远近闻名的风水师。当初朱先生的朋友也曾找过他看过风水之类的,所以这次朱先生也曾找过他,不过起初那个风水师是不愿给朱先生看风水的,或许是不想搬离此处吧。

  不过到了后来,拆迁工作走入正轨后,那个风水师竟然主动找到朱先生,扬言此地风水异常的好,可以说是周围数县最好的一块风水宝地,为了不让风水宝地遭溅掉,他希望能帮朱先生设计大楼的朝向等事。

  朱先生一些做房地产的朋友也都是请的这位风水师,朱先生自然不会怀疑他是骗子,加之这位风水师之前原本就是住这儿的,所以他相信风水师的话,这块风水或许真的很好,于是就欣然的接受了这位风水师的建议。

  说到这儿,朱先生说,事情就是这样的了,我跟那风水师并没有什么大的仇恨,只不过是拆迁时发生点利益上的纠纷。可是后来拆迁款也番了倍,他们也很欣然的接受了拆迁,按理来说也并不会有怨的,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般害我啊?

  我翻了个白眼,心里嘀咕道,这儿的居民不怨你才怪呢。人家住的好好的,凭什么就得搬离呀?何况你他娘的也不会跟他们有公平的交易,完全是他们没办法,黑白两道来逼他们,他们只得见好就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