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五十九章 破阵

第五十九章 破阵

  我虽然不懂的这里头的事情,但是作为站在公平线上来讲,他们的房子和地卖不卖,他们是有权利开价的,哪怕是再破的房子做为私人财产或商品,他们也有权利卖自己心目中的价,你出得起价就买,出不起价就别买,可是如今的房地产业,完全是强买强征,不接受给出的补偿价,就是阻碍发展的自私份子,就是钉子户。

  所以,听完朱先生的话后,我不由在心里咒骂了他八辈祖宗。为了赚钱,把人都逼去上吊了,做出这种事来的人倒真是让我想到了两个字——缺德!

  不过我也知道,人嘛,就是自私的,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去说朱先生如何的缺德也没用了,还是解决眼前的麻烦为重。于是我就问他,那个被强征自杀而死的女子可与风水师有关系?

  朱先生说他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只知道他们是住在同一个地方的人。

  我叹了口气,告诉朱先生,很有可能风水师就是因为拆迁的事情跟你生了仇怨,所以这才主动要找你做风水的事,设计成这样的一个风水局,让你的大楼成为凶楼,卖不出去。

  朱先生自然明白这是风水师故意的了,所以又气又无奈。谁说不是呢,你如今再如何的生气,如何的后悔也晚了,谁让你当初要这样去逼人家呢?

  不过我心里倒是有一个疑惑,虽然风水师设了一个锁魂阵在这儿,但是楼建成时若是没有死人或没有鬼魂在此地,那么这个锁魂阵就等于是个零,起不到任何作用,风水师设这个阵之前,他是怎么知道这栋楼建成后就会死人的?难道第一个上吊死去的那个女人是风水师故意用什么方法害死的?还是说他带了一个鬼魂进来?如果是前者的话,那么这个风水师为了报复而故意害人,也太坏了吧?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更麻烦了,因为我们只看到在楼里死去的那几个人的魂,可是那个风水师带进来的鬼魂却没见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个鬼魂又躲在哪儿呢?

  事情既然想不透,那就不去想了。我这人就是这懒样,一直以来都不愿去想事情,我觉得思考太费神了,白白累死千万脑细胞,有句老话叫“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事情一件跟着一件,来了一件就做一件,想那么多干嘛。不过爷爷曾说我的脑袋被驴踢过,所以我才不会用脑子去想事,当然,这或许是他故意骂我的。

  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是我一直的处事之法,我知道这种八卦阴阳锁魂阵虽然复杂,但是要破它却也不难。

  与普通八卦阵一样,只样破了生门与死门就能破八卦阵。而这锁魂阵也同样如此,只要找出这锁魂阵的阴门与阳门就能破了此阵。

  于是我集中精神向四周看去,果然,只发现设在立柱上的六处阵眼,还有两处阵眼却消失了。想来那消失的两处阵眼就是阴阳两门了。我此时已经开了天眼,所以那些灰雾对我的视线阻碍不大。因为开天眼后,我所要看的只是看气。

  所谓气分为三种,阳气、阴气、煞气。通常阳气都是桔红色,但如果是得道高僧或好运当头的人身上就会是紫色。有些孽兽或修仙的畜牲,在慧眼中也会呈现桔红色,但散色比较暗淡,并没有光晕,修成真身的则会呈现淡黄色,这些统称为“阳气”。

  野鬼在慧眼中是白色的,恶鬼、怨魂在慧眼中大多为灰色,也有黑色的,这些统称为阴气。总之是颜色越深越难缠,再有就是煞气,大多为青色,有点发蓝头,传统的阳宅风水学认为,“利则为煞”,就是说,有棱角的东西就带有煞气,棱角越锐利,煞气越重。

  而在阴阳术中,对煞气则有另外的说法,认为“杀生为煞,伤鬼神为大煞,伤星宿为至煞,煞可累之,杀生亦惑之上焉”,通俗点说,杀过生(尤其是人)的家伙就会带有煞气,如果是荼毒过鬼神的家伙煞气就会很大,而杀害过大人物的家伙,就是最煞的东西了,煞气是可以积累的,同一把家伙,倘若荼毒的鬼神或普通人很多的话,煞气一样会超过杀害过大人物的家伙。

  我开着天眼,发现这锁魂阵只有坤、震、巽、坎、离、艮六个立柱形成的阵眼,乾、兑两个阵眼却被隐蔽了。想来这乾、兑两个阵眼就是阴、阳两门不错了。

  如果就这般去破坤位,那么就会选另一个水泥立柱变为坤位,破坎位水泥立柱就会在另一个水泥立柱上出现坎眼。此阵就是因为其能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所以只有破它阴、阳两门才能破此阵。因为这个阵法之所以能如此,全靠阴、阳两处阵眼。这两处阵眼就好比是将军,而其它的阵眼与水泥立柱只是小兵,这阵法中的一切都是由阴、阳阵眼指挥。

  难道把阴阳两眼隐藏起来我就拿你没办法不成!既然你隐了乾、兑两处阵眼,那我就再给你设出乾、兑阵眼,你有阴门、阳门,我就再给你开个阳与阴门。

  想到这,(刚才百度了一下我的书,第一个显示的是个叫趣读屋的盗版网站!别的不想说,说一下如何找到首发站,百度“黑岩网”,进入黑岩网后在搜书名“扎纸匠”)于是我开着天眼,走到八卦阵乾的方位,用石子在地上画上一张聚阳符,这张聚阳符能把地下的阳气聚集到这张符上,以此来做阳门。接着我又到兑位上同样画一张聚阴符,以此来做阴门。

  我刚把聚阴符一画好,突然只见那不断阴阳转换的水泥立柱瞬间停止,停滞了大概十息左右,接着这些水泥立柱又重新开始了阴阳转换,只不过这次阴阳转换却都是围绕着那聚阳符与聚阴符转换。

  随着阴阳转换,那两张符的阴阳气息便与那些水泥立柱浑为一体了。真是他中有你,你中有他啊。

  如果现在我破了这刚设的阴阳两门,那么这所有的阵法又会重新听从之前那两处阵眼的指挥。所以我得先把之前隐藏起来的两处阴阳门打出将共摧毁,然后再将自己设的阴阳两门破掉方能破阵。

  不过现在要找出被隐藏的阴阳两门已是好找,因为现在整个阵法都与我设的阴阳两门浑然一体了,所以一目看去就看到有两处孤孤单单的气息。

  那两处孤孤单单的气息,一处阴气在西,另一处生气在东。于是我走到这两处地方,直接在这两处阵眼上分别画上一张散阴符与散阳符。

  散阴符与散阳符的作用就是将该处的阴、阳气息散发出去。这种符可以用在人或鬼的身上,如果将散阳符画或贴到人的身上的话,那么此人过不了一刻钟便会阳气散尽而亡。现理,如果将散阴符画或贴到鬼魂的身上,那么此鬼也会因阴气散尽而魂飞魄散。这是一种很简单但却又非常阴毒的符咒。

  没过多久,(本书作者的QQ群:47282959)那两处隐藏的阴、阳阵眼的气息就散得几乎于无了。于是我就开始走到聚阴符的地方,将地上的聚阴符给抹掉。接着整个锁魂阵就停了下来,所有的水泥立柱都停止了转换。

  接着我又走到聚阳符的面前,将画在地上的聚阳符抹去。就在我抹去聚阳符的下一刻,我就感觉到整个锁魂阵的气息瞬间消失,不管是阳气还是阴气都消失了。

  “嘣……”

  一声嘣响,我只感到大地一阵震荡。顿时整个地下一层因气流冲撞涌起漫天灰尘,灰尘遮天,目不能视,口不能吸,整个楼层已成灰尘的海洋。而耳中却响着惊雷般的炸响,我知道,这是破阵的动静,说明我成功了。

  良久过后,(说一下如何找到本书首发站,百度“黑岩网”,进入黑岩网后在搜书名“扎纸匠”)尘埃终于落地,大地也安静了下来。

  我擦拭掉眼睛里的灰尘,再次看去,此时脚下已不再是阴气森森的,整个停车场也不再是满天灰雾的幽暗,虽然还是夜晚,但是手电的光却能直接照到尽头的墙壁,在前方的两个水泥柱子上,我之前贴上去的两道黄符,清楚可见。

  终于搞定了,我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