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六十章 凶魂戾气

第六十章 凶魂戾气

  阴雾迷漫的场景消失了,整个地下停车场用手电直接可以看清事物,接着我便看到了那个被困在这儿的保安老张。此时的他可能是被刚才的动静吓得不轻,抱着一根水泥柱子浑身发抖,离我们大概就是十几步的距离。

  虽然只是十几步的距离,但是之前我们却根本没有看见他,他也没有听见我们的声音。

  发现了老张,我们就急忙跑了过去。当老张见到我们来了,顿时就又哭又笑,满是眼泪,也不知道他是兴奋,还是后怕。

  老张见到我们,他第一句话并不是说自己害怕,而是问我们,老李真的死了吗?

  是的,保安老李死的的确很诡异,至今我也闹不明白他怎么会死在十四楼的房间里,而他的魂却还来给我们送钥匙。

  我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此时阴雾消去,那些死在楼里的那几个鬼魂也显现在了眼前,其中就有死去的老李!

  几个鬼魂此时也看见了我们,他们有意识的往后退怯,我哪会让他们再次跑掉呀,当下就上前几步喝问他们:“你们几个都已经死了,难道还想徘徊在此处吗?”

  几个鬼魂见我问他们,于是都停了下来,看着我,也不说话,满脸无辜的样子。

  见他们不说话,于是我又接着说,不管你们是为何死去的,但是阴阳两隔,各有各的道,如今你们自由了,该放下阳世的一切安心上路了,否则将会变成孤魂野鬼,到时可别怪本师不客气了。

  这时,那个跟我们玩过捉迷藏的小姑娘哭了起来,她说她要找妈妈,在楼里找了好久好久,就是找不见妈妈。

  虽然我不知道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原因死的,但是我知道这几个人都死的很无辜,特别是这个小女孩,一脸悲伤的样子更是让我同情。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给这个小女孩听,让她明白她已经死了,已经跟她的妈妈无法再在一起了。

  也许是受小女孩的影响,他们几个鬼魂都悲痛欲绝了起来,眼泪直落,显然是才明白自己已经死了。之前他们是被锁魂阵给困住了,以为自己还活着,只是走不出这个楼,现在一切都明白了,他们哪里会不悲伤的?是啊,人活一辈子,心中总会有一些自己牵挂的人,放不下的事,哪能说放下就放下的呢。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劝他们想开些,不是当下有句话是这么说来着吗,生是计划着生,死是随机着死,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死后才会明白心中还会有这么多的牵挂与不舍,但这都已经晚了,现实就是现实,人死不能复生。我叫他们还是早点上路,有什么委曲到了阎王面前再去诉说吧!

  经过我努力的劝说,他们也终于接受了现实,无可奈何的点点头,答应放下一切,去往该去的地方。可是那个小姑娘却不愿意跟他们走,哭着喊着:“姐姐快来救我,他们要把我抓走,姐姐……”

  一听这话,我顿时糊涂了,上吊死去的女人和大师、小姑娘、坐电梯的女人、老李,他们五个死在这栋楼里的不都在这儿吗?怎么小姑娘还喊着姐姐,难道这楼里还有一个鬼魂?

  想到这里,我立即就警惕了起来,因为我想起之前的怀疑了,那个风水师设锁魂阵时,肯定得要事先让楼里有一个鬼魂跑不出去,这样才会不断的索魂勾魂,让此楼变成凶宅。难道小姑娘口中所喊的姐姐,就是第一个困在大楼里的鬼魂么?

  就在我想着这事的时候,突然,阴风扑面而来,我心中一惊,因为这阴风还带着戾气,显然是怨气极重的凶魂厉鬼!

  当下我就打出指决,准备以防万一,可是让我大感意外的是,那阴风并没有直接扑向我。我很确定,刚才一定是有凶魂来了,可是为什么却不见呢?

  正当我感到奇怪时,身后的朱先生却出了大事!只听见身后的保安老张突然大叫一声:“朱总,你是这怎么了!”

  我急忙回头一看,只见朱先生此时不知道是怎么了,在地上滚来滚去,就好像是着了魔似的,然后又一下蹦的老高,像电影里的武打明星会轻功似的,人一下蹦起两三米高,头直接撞到了天花板上,接着砸在地面上就跪在地上不断的用脑袋砸着地面,那声音要多响有多响,瞌的那个响头那是“咚咚”直响,没一会儿脑袋上便鲜血直流……

  这可把我吓得不轻,老张吓得去拉朱先生,朱先生急忙从地上跳去,瞪着老张,飞起一脚,一下就将老张给踢飞出去三四米,狠狠地砸在了水泥立柱上,痛得一时爬不起来。

  朱先生将老张踢飞出去后,他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狠狠的瞌起了头,就好像那脑袋都不是自己的,一边用脑袋撞着水泥地面,一边还自言自语的骂道:“我撞死你个缺德鬼,我撞死你个大恶人,我叫你逼我,叫你把我们赶上绝路,给我瞌头……”

  朱先生嘴里说出的话,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声音,因为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口气,要多狠有多狠,满是怨恨的样子。

  看到这,我哪会不明白呀,朱先生这是被鬼上了身呀!

  死在楼里的那几个鬼魂都站在不远处,很显然,朱先生一定是被刚才我感知到的那个凶魂给着了道。

  看着这般模样,我知道,若是不赶紧制止的话,要不了多久,朱先生不死也得弄成个脑震荡成为个傻子。

  所以,当下我就急忙朝朱先生扑了过去,想要将他给抱住。可是已被恶鬼上了身的朱先生力气突然间变得极大,我刚扑上前去将他抱住,他一下就将我给挣开了,然后飞出一脚就把我给踢出了一两米远。

  我只感觉到自己是被大铁锤打了一下似的,整个人都打飞了出去,痛得七荤八素的。

  当然,如果按照电视情节的话,这会儿我该吐口血,但是这并不是电视剧,这血还真的没那么容易就吐出来的,只是挨了这么一下,真的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似的。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我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生生挨了这么一下,我哪还敢轻易上前。不过,我知道朱先生之所以被恶鬼上身,一定是得罪了这个恶鬼,所以它才会这样折磨朱先生。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鬼上身了的朱先生喝道:“住手,你个妖孽,实在是太过份了,如果你再闹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了!”

  被我这么一喊,还真起了点作用,最起码那个鬼上身的朱先生停了下来,没有继续用脑袋撞地面了。只是他如今早已面色铁青,两眼满是怨恨,他瞪着我看了一眼,然后说:“你个小阴阳多管闲事,老娘不想跟你打交道,这是我跟他的私事,你要是不想和他一样的话,就赶紧给老娘死开些!”

  我苦笑了一下,看来这个恶鬼还真的是个硬角色,难缠的很。不过事到如此,我是不可能丢下朱先生一个人逃命的,先不说朱先生这人曾经做过多恶的事,最起码鬼魂私自索人性命,这就是有违正道,既然被我遇到了,我自然不可能不管。

  我对他说:“大娘,我不管你跟他有多大的仇怨,但是阳世有阳世的道,阴间自有阴间的律法。哪怕朱先生做了天大的恶事,也自有地府和老天收拾,你这样私自报怨,岂不有违地狱律法,我身为阴阳先生,岂能放之不管。还望您能听我一句劝,放他一马,若他真有这么坏,以后自有恶报还身的。”

  “叫大姐,谁是你大娘,你也想玩玩瞌头吗?”顿时朱先生就怒瞪起双眼,那样子就好像我也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我哪里会逆着她的意呀,急忙改口称大姐,问她能不能听我一句劝,先放过朱先生,有话咱们好好谈。

  虽然我改了口,但是鬼上身了的朱先生依旧是怨气十足,叫我少啰嗦这么多,赶紧给她滚蛋,她跟姓朱的有深仇大恨,无法就此放过他。

  我很无奈,想发怒,但是又怕伤害到朱先生,必竟此时他已经被鬼上了身。无可奈何,于是我说:“大姐,就算你跟他有深仇大恨,但是你现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他现在是死是活都不一定呢,你若是真把他弄死了,我想你这辈子也就完了,地狱刑罚你是知道的,剥皮抽筋的滋味你难道就不怕吗?”

  听我这么一说,可能是想到那恐怖的地狱刑罚吧,所以他还真的有些惧意了。只是这份惧意只是转眼之就消失了,然后很快又充满了恨意,怒道:“不行,我是被他给害死的,我哪怕就是永世投不了胎,也要他死!”

  听他这样说,我突然想起朱先生之前跟我讲过的事情,于是我问道:“大姐,你该不会就是以前住在这儿,因为拆迁被逼着上吊自杀的那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