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六十四章 马真人

第六十四章 马真人

  老头翻了个白眼,再次拿起一捆香往我脑门上一敲:“玉佩都验过了,咋还不信呀?你这孩子怎么脑子就这么不好使啊!”

  我心想,明明是你这坏老头实在与我想像中的师叔爷差距太大了,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老头自然看出了我心里的疑惑,他说:“你是叫神保吧?你爷爷一早就托梦给我了,说你到了本地,加上老夫掐指一算,算到你初到本地身上无钱,当会摆摊算卦,于是老夫当天就去街上等你喽。”

  “你……这都能算得到?”我很惊讶,更确切点说是怀疑,因为他这话也太假了,我是不是会去摆摊,他怎么可能算得到。

  “你爷爷难道没告诉过你,老夫是神算子么?”老头嘻皮笑脸的说道。

  我翻了个白眼,不想听他吹须,问他知道不知道我爷爷的姓名,结果这老头不但将我爷爷的姓名说出来了,还顺带着把爷爷的生辰及地址都通通报了出来。这下我真的傻眼了,由不得我不信,眼前这个看似骗吃混喝的老头,还真的是我的师叔爷。

  老头见我不再怀疑了,就很得意了笑了起来,然后告诉我,他姓马,当地人都管他叫马真人。见我发愣着,他不由皱了下眉,说:“唉,我说你这孩子,咋不叫人呢?来,叫一声师叔爷来听听。”

  我听着这话再次感觉头顶飞过一群乌鸦,有点被雷倒的感觉,这老头也的确太为老不尊了。不过此时我也明白,他的确是我要从未见面的师叔爷,于是我只得乖乖的喊了一声师叔爷。

  老头,不,应当是马真人,他很痛快的应了一句,然后问我现在是不是还住在那个姓朱的家里?叫我以后搬到他店里来住。

  我很惊讶,问他怎么知道的。他满不在乎的说:“说了你一来本地,我就一直注意你了,你这些天在忙些什么,老夫咋会不知道呢?”

  我说:“那你既然知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为何一早不认我呀?”

  “让你一个人多煅炼一下不好么?”马真人说。

  我嘀咕道:“那你今天又认我干嘛啊!”

  马真人略有些生气的道:“还不是你,把老夫当成骗子,我都说了你近日带有凶兆,可是你偏不信。万一你出了啥事,我怎么跟你爷爷交待啊!你说,如果我不告诉你我是你师叔爷,你还会相信我说的话吗!”

  我点点头,然后不由惊道:“难道我近日真的有血光之灾?”

  此时,我可不敢再当眼前的老头给看成是骗子了,必竟他是我的师叔爷,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装腔作势的去骗之前那女人,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会骗我。

  马真人说:“可不是么,所以,听老夫的话,近日啥事也别去管,安心的呆在我的店里头,管你吃,管你住,知道么?”

  我一听,顿时觉得心里暖烘烘的。虽然马真人之前在我眼里是个骗子,但是如今听到他说这样的话,我真的感觉到了一种很长时间没有过的亲情,或许是我太长时间没有亲情了,所以虽然是这么一句普通的话,我心里却十分的感动。

  说实话,我差点就流泪了,原以为我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关心我了,原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亲情了。没想到,爷爷虽然离开了我,却冥冥之中还在关心着我,而且如今还有一个师叔爷。

  看着眼前一脸笑眯眯的马真人,我很想哭,正当我想开口时,他却笑呵呵地开口道:“等你搬过来了,店里的事就交给你了,每天给我扎些纸人纸马,替客人算卦解灾,我也就有时间安心斗地主喽!”

  一听这话,我真是大跌眼镜,差点一个没站稳栽到地上去了。感情我说怎么会对我这么好呢,原来是把我叫来当免费劳力啊?害我刚才还差点感动的流了泪。

  马真人自顾自的说:“神保,你也别不好意思,也犯不着感动,咱们都是自己人,把这儿当成你自己家就是了。嘿嘿……”

  我偷偷抹了一把汗,急忙叫他拿了几把香烛黄纸,然后就匆匆忙离开了店铺。

  没想到来买黄纸,竟然会认识上自己一直想要寻找的师叔爷,虽然这位师叔爷有点猥琐,但是最起码让我知道,这世上我又有了一位亲人了。

  拿着从马真人送给我的香烛黄纸,出了店门。因为在店里耽搁了太久,此时已经天黑了,我打了个车,出租车司机问我要到哪里,我告诉他,到福寿墓园,把那司机听得一愣一愣的,直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是啊,今天是七月十五鬼节,人人早早的就回了家,大街上今晚的行人比任何时候都少。街道两旁到处都是一堆堆烧尽了的草纸灰烬,夜风一吹,草纸灰烬卷了起来,看上去还真的有些诡异。

  你说在这种鬼节的大晚上,却要跑去墓园,这怎么听都显得有些让人惊诧。

  我再次将目的地说了一遍,那司机说小伙子,你这人胆儿还挺大的,这么晚还敢去那种地方,行,我载你去。

  就这样,出租车司机把我给载到了墓园下的公路边上。墓园地处郊区,周边是没有人烟的,一条公路就是白天也很少有车经过,而今晚更是空荡荡的。

  我站在路边,打了朱先生的电话,他告诉我,他正往我这儿赶。而女鬼的老公那头,也说正往这边赶,让我多等一会儿。

  就在我等他们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小插曲。只见从墓园里下来一个男人,那人约摸五十来岁,当他从我身边经过时,不由驻足停了下来,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跟我说话:“哟,小伙子胆儿挺大的呀,今天晚上还敢来这个地方。”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今天这是第二个人这么跟我说了,之前那出租车司机就这么说过了。不过,若是他知道我是专门捉鬼的,想必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对方见我没说话,好似故意想吓我似的,他说:“小伙子,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鬼节啊,你大晚上来这儿,不怕见到鬼吗?”

  我还是笑了笑,不想理他这种无聊的问题。

  或许是他见我总不说话,于是重新打量了我一眼,然后问我:“小伙子,你大晚上的上这儿来是干嘛来呀?”

  我回道:“等别人送钱给我。”

  那人听完我的话后,看了一眼不远处路边别人烧着的黄纸,不由呀的一声惊叫,转身撒腿就跑。边跑还边惊恐万状的叫道:妈呀,活见鬼了……

  望着那人撒腿逃窜的背影,我突然好似明白到了什么,不由追上几步叫道:“呃,那啥,大叔等等,听我解释……”

  ……

  不过我不喊还好,一喊,那人跑得更快了,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望着那人消失的方向,我整个人都哭笑不得,这还真是活见鬼了,难道我看起来很像鬼么?

  言归正转,不久之后,朱先生与女鬼的老公也来了,来到女鬼的坟前,我将香烛与黄纸交给朱先生烧给了女鬼。

  在坟前,朱先生很诚心的为当初的行径道了谦。他的车卖了五十来万,给了四十万给女鬼的家属,以此来化解他们之间的仇怨。

  女鬼的老公也表示,虽然他妻子自杀的起因是拆迁,不过他也知道,之所以走上自杀,他妻子自己想不开也有一部分原因。所以,见到朱先生能这样来道谦,他也很欣慰。

  事情很顺利,我当初对女鬼许下的承诺也终于完成了,当晚,我离开了朱先生家,提着行李搬到了马真人的店里。

  初到马真人店里的第一天,马真人就将我拉进了内间,说要传授我一些技巧。我心想,师叔爷果然就是师叔爷,一来就要教我本事。可是一到内间,他拉着我讲了一大堆,我直听得大眼瞪小眼,冷汗直冒。因为他给我说的这些所谓的技巧,并不是扎纸算卦画符的技能,而是教我如何去骗人,怎么样去察颜观色,怎么样将店里的东西给高价的卖出去。

  我时就感觉眼前这老头也太猥琐了,这他娘的真的是我的师叔爷么?

  从小到大,爷爷就教育我不可骗人,不可利用所学的本事谋财图利,就连爷爷走的时候,他还叮嘱我,要多积阴德,少为恶。可是马真人跟爷爷是同门同派的师兄弟,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马真人在那死命的教育我,传授我一些经验,而我心里则在想着,管他呢,反正骗也是这个缺德的老头子在骗人,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如果真有撞邪的客人来了,我还能帮得到人家。

  我也问了马真人,您老怎么要故意去骗人家呀?

  马真人说,我骗的都是些做过亏心事的有钱人、当官的,为富不仁。既然他们这钱是通过不正当途径赚来的,那我骗点他们的又有何妨呢?

  听到他这种解释,我还真的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他了。

  马真人的店铺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每天都有大批的客人寻上门来,其中少不了官员富商。有客人来时,马真人就让我帮他看牌,出牌,因为斗地主可是他的唯一爱好。而他则会坐在太师椅上,捋着白胡子,掐掐手决,装腔作势的作作样子,一副仙风道骨、高深神秘的模样。而若是客人一走,他老人家就会一把将我从电脑前推开,然后又嘻嘻哈哈的继续欢乐的斗起了地主。

  这样的日子累倒不累,只是看到马真人在客人面前装神弄鬼的样子,怎么都觉得缺德猥琐的很。就这样在他店里呆了四五天后,我接到了市刑警队王队长的电话,他告诉我,他们又接到了刘家村的报警电话,问我愿不愿意一起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