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六十五章 前往刘家村

第六十五章 前往刘家村

  一接到电话,我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必竟之前一早就曾承诺过的事,哪怕刘家村是座火山,我肯定也会陪他们走一趟。

  接电话的时候正是半夜,我和王队电话中约好,我到城里的主干道上去等他们,他们马上就会出发。

  挂断电话后,我便穿上衣服起床了。马真人问我这大半夜的是要干嘛去,我没有告诉他我这是要去一个鬼村干活,只是骗他,有个朋友约我出去办点事情。

  马真人见我要出去,他叮嘱我,少管闲事,近日你运程不佳,特别一些凶煞之地切记匆闯。

  我点点头,然后拿起我的包袱便出了门。

  说实话,听到马真人这样说,我心里倒还真的犯起了嘀咕,心想老头说的不会是真的吧,要知道我这回去的鬼村,那里可不会是个善茬,但愿我不会真如他老人家所说的那样,出现啥凶险的事情。

  站在主干道上,没等太长时间,远远的就看见打着警笛的警车往我这边驶来。因为此时已是深夜,路人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所以他们也远远的就看见了我,上了车,王队很热情的跟我握手,说感谢我大半夜的还愿意支持他们的工作。

  我笑了笑,转而问他,这次那个报警电话又是如何说的?

  王队说,这次我们一共接到两个刘家村的报警电话,第一个是个女生打来的电话,说家人被她哥哥杀死了,让我们去抓她哥哥。第二个是男生打来的,称自己杀了人,想自首。打这两个报警电话的人都自称是在刘家村七号老宅。

  说完,王队问我,怎么看?

  我说,这还能怎么看,应当就是鬼魂报的案。

  大家没有多说什么,车内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显然是对前一次的经历记忆犹新,所以我说那是鬼在作怪,他们也并不会有丝毫否认。

  几十分钟后,我们到了当地的镇子里,这次王队没有再去通知当地的派出所了,而是将车停在镇子里的马路边上,大家便下车开始步行往刘家村赶。

  这次,王队一行人来了二十个人,加上我正好二十一人。他们显然也做足了准备,不仅带有手电、手枪,还带来了镰刀,毕竟前往刘家村的路长满了杂草,在这样的大晚上,又没有叫当地人带路,很难行走。

  离开镇子走了大约五六分钟,我们就来到了一座大山脚下,因为七月十五刚过没几天,天上月亮还很大,所以在月光下我们可以看到眼前大山连绵不绝,在这夜色里犹如一头庞大的怪兽一般,静静地趴在我们面前。

  大山脚下,一条只容一人通行的青石山路,弯延着往大山深处延伸着。青石山路上的青山板,因为长年无人行走的原因,早已经青苔累累,一不小心,很容易打滑。而在青石板缝之间的泥土里,却长着一米多高的杂草,与道路两旁的茂密树林,将这条二十来年无人行走的青石小路摭的严严实实的。

  我与五队是走在靠前位置,前面有两名之前去过刘家村的刑警拿着镰刀开路,山路难行,夜路更是难行。

  一路上,我跟王队聊着天,走着走着,前面那两名开路的刑警突然间停了下来,一个不注意差点把我鼻梁都给撞歪了。

  我摸着犯酸的鼻子正要问他们这是怎么了,但是却看见他们两人表情很是古怪,那样子显然是看见了什么诡异的东西了。

  我和王队急忙问他们这是怎么了,开路的其中一个刑警愣愣地回过头来,指着前方浓密的杂草丛方向惊慌失措的说:“前……前面好像有一个人!”

  若是在平时,见到一个人,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哪里会一惊一诈的呀?不过此时却不同,要知道这可是在荒山野林里呀,而且这条路还是前往刘家村那个传闻中闹鬼的村子的山路,加上这条路二十多年无人通行,在这样一条杂草丛生无法通行的山路里,突然见到一个人,这的确会让人觉得惊讶,甚至觉得诡异。

  当下我和王队就紧张了起不,其实不仅仅我们二人,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顿时大家都静了下来,手按在腰间的枪把上,眼睛四处警惕着。

  而我,则急忙来到最前头,然后按照那位开路刑警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三四十米之外,有一个黑衣人。

  那人戴着斗笠,手里提着一盏红灯笼,正往我们这边慢慢走来。红灯笼因为被一人多高的杂草摭挡着,所以若是不注意的话,很难发现。不过,若是仔细看去的话,就能看见那个戴着斗笠的黑衣人,手里的灯笼在这黑夜里若隐若现。

  随着那个黑衣人慢慢走近,这时大家都看清楚了,这个人是个七十来岁的老人,他走的很慢,没有一点声响,我们只能听见大家伙那急促的呼吸声,还有自己的心跳声。

  这时,王队慌了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问我,来的这个老头到底是人是鬼呀?

  一问出这话,刹时所有人都望向了我。我看了一眼那老头,没有一丝生气,然后我又打开天眼,接着发现这老头身上连生人的三把火都看不见,于是我就转头对大家说:“来人是鬼,大家呆会儿不要惊慌,也不要随便与他起冲突,一切看我的。”

  我话一出,大家都神色紧张了起来,面对鬼魂,饶是这些刑警们也依旧会从内心里感到害怕。

  这次,我打头,叫大家继续跟着我往前走,不要害怕。

  说是这样说,但是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必竟对方是鬼,也不知道对方的来由,不知是善是恶,所以心里多少有些担心。

  但是我也知道,走夜路遇到鬼,首先就是不能露出害怕的神色。或是一害怕,心一慌,自身的阳气自然就变弱了,那样就真的可能会有麻烦了。

  说实话,明知道前方来了一个鬼魂,还得硬着头皮往前迎上去,这种情况下还真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

  当然,这次我们好在人多,刑警们虽然心里惊心动魄的,但是还是硬着头皮紧紧跟了上来,只是大家都不敢再随便出声了。或许是人多胆大,又或许是觉得有我这么一个能捉鬼的大师吧。

  很快,那个提着灯笼赶路的老头就来到了我们前头,我小声的对大家说,等下只管跟着我往前走,就当作没看见他,知道吧?

  大家点点头,不敢出声,然后我这才提步继续往前走。

  就这样,我们终于相遇了,路很窄,我故意远远的就开始靠右侧走,免得到时还得给他让路。可是哪知道就当我正要从他身边经过时,那老头却突然往右边一靠,死死的拦在了我的前面。

  一看到对方故意拦住我的去路,我心里就大叫一声不好,看来这老头是故意要来找麻烦啊。

  原来我打算就当作没看见他,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人家明显知道我们已经看见他了,要不然他干嘛为故意挡住我们去路呀。

  要知道一般行夜路,若是与鬼相遇,一般鬼魂都是会给生人让路的,因为生人是看不见他们的,所以他们害怕生人撞到他们身上,那样生人身上带着的那三把阳火会烧坏他们。可是,眼下这个老头却故意拦住我们的去路,显然就是来找麻烦的,若是我还一头撞上去的话,阳火肯定烧不到他,反而可能会着了他的道。

  所以,我不得不停了下来,然后抬头向他看去,只眼此人满脸皱褶,骨瘦如柴,因为斗笠摭挡了月光的原因,所以只能看见他两个眼睛黑幽幽的,如一个无底的黑洞一般。

  他脸色苍白如纸,舌头伸在下巴下面,十分的恐怖,显然就是一个吊死鬼。他左手里面拿着一条长长的草绳,右手提着一盏昏暗的红灯笼,就这么直愣愣地拦在我跟前,阴阳怪气的阴笑着。

  看到他那阴阳怪气的样子,我就感到浑身发毛,而身后的刑警们更们表情惊骇,显然是第一次真正见过鬼,所以惊慌失措,哪怕就连王队也是一样。

  我稳了稳心神,然后故作镇定的冲对方说道:“这位老伯,您这是怎么了,为何故意挡住我们的去路啊?”

  对方见我这样说,呵呵的笑了笑,他问我:“你们这大半夜的是去哪儿呀?”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您老人家这大半夜的不安心在家呆子,跑出来转悠又是去哪呢?”

  老头说:“我出来转转,看有没有人进山,没想到果然遇到了你们。不过,你们这大半夜的跑山里来,难道不怕鬼么?”

  说到这时,老头饶有兴趣的盯着我们阴笑着。

  若是换成其它人,铁定在他的阴冷的笑声下坚持不住,转身撒开腿逃跑,因为他这就是故意来吓人,让人心胆惧寒,阳气直落,他才好上身索命。

  不过他今天这是遇到了我,我心里虽然也害怕紧张,但是最起码不会被他吓得逃跑。所以,我笑了笑,对他说:“鬼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没见过,若是敢来找麻烦,一准收了他。”

  我这是在警告他,你少来跟我玩这套,小心我不客气。

  对方显然也是明白自己遇到的不是普通人,所以他饶有兴趣的打量了我一眼,然后笑了起来,说:“你们这是要去刘家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