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六十六章 撞鬼

第六十六章 撞鬼

  我眉头一皱,没有理他,接着他就说:“要不我带你们去刘家村吧,你看这大山连着大山的,你们肯定得在山里转悠着走不出去。”

  我说:“谢谢老伯好意,正所谓人走阳道,鬼过黄泉,人鬼殊途,阴阳两隔,咱们不同路。”

  老头一听,突然非常的生气,瞪着我冷喝了一声,然后便气愤的离开了。

  见他离开了,我终于大松了口气,心想刚才还真险,差点就着了那老头的道。刚才他那是在对口勾魂,问我们要不要他带路,如果我答应了,那么我们这票人可能今晚就再也走不出这座大山了。要知道他走的可是黄泉路,我们生人是走不得的,如果我们刚才答应了,那么我们就会在不知不觉当中魂魄跟着他走了。

  王队他们很疑惑,问我那老头怎么就这样走了?

  我告诉他们,因为对方见对我们无从下手,所以只得放弃了。

  王队他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跟紧我,继续赶路。

  可是刚走没几步,我突然再次停了下来,因为眼前的路已经是阳关大道,之前还是杂草丛生的青石小路,如今却变成了可容马车通过的一条坦途。

  当下我就回头问王队他们:“你们前一次来,到了这里路也变宽了么?”

  王队望着眼前这条完全跟之前不同的道路惊恐万状,他说:“不……不啊,我们上一回走的全是杂草丛生的小路,一直到了刘家村,就是村子里也是长满了杂草,怎么……怎么现在出现这么一条大路了?”

  接着,王队就冲另一名刑警说:“小李,上回咱们是没有见着眼前这条大路吧?”

  那叫小李的刑警猛地点头:“没见过,难道咱们今晚走错路了?”

  王队说:“不可能啊,咱们是顺着青石路来的呀,咋会走错呢?”

  另外几名之前去过刘家村的刑警也说,他们记得前一次走的就是这条路,不可能走错。

  大家都说没有走错路,但是眼前却出现了一条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大路,这的确让所有人都蒙了。

  遇到这种事,大家自然都将目光看向了我,等着我来拿主意。

  我想了想,对大家说:“今晚咱们肯定是撞邪了,既然大家都记得非常清楚咱们没有走错路,那么眼前的这条大路肯定就是鬼怪在捣鬼了。不过,这应当不要紧,只要大家跟着我,在路上遇到任何东西都不要搭理就行。”

  既然路没有走错,那么就没必要调头往回走了,所以,我建议大家继续往前走,我倒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就这样,我们踏上了眼前那条宽阔的青石大道。不知为何,一走上大路,我们就感觉大路迷漫着浓浓的夜雾,用手电往前照去,无尽的黑暗,根本看不见尽头。

  此时,大路也不再弯曲了,也不再要爬山了,就这样笔直平坦的往前方延伸着。

  走着走着,我又停了下来,因为前方跑来了一个人,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女人很美,满脸的妩媚,衣服很薄,如轻纱一般,把她那妖娆的身姿都能看个若隐若现。

  虽然我们大家走在这种诡异的大路上,但是突然间见到这么一个性感的女人,我还是能听见身后有些刑警在那咽着口水,显然是被这近乎半裸的女子给吸引住了。

  女人神情有些慌张,他跑到我们面前,一把就拉住王队的胳膊,面带梨花的哭泣着:“哥哥,救命啊。”

  若是放在平时,他们这些干刑警的看见这么一位美女神色慌张的求助,他们一准就伸手帮忙。不过此时王队也多留了几分心眼,他将目光望向我,显然是问我该怎么办?

  我将女人的手从王队胳膊上扯开,然后问她:“老妹,你这是干嘛呀?”

  女人见我将她的手拨开,有些生气,不过她还是哭泣着说:“后面一个人追着要杀我,我好害怕,你能救救我吗?”

  女人看上去楚楚可怜,每个男人见着都会忍不住产生同情,会想英雄救美。不过我却知道,这个忙可帮不得,他这是在跟我们下套,想索命还阳。如果我答应去帮她,那么就等于答应替她去死,用自己的命换她还阳。

  她这是故意利用大家的同情心,哪个人若是同情她,或见到美色想替她出头,那就会着了他的道。想到这里,于是我冷冷一笑:“别人要杀你,关我们屁事,少给大爷挡道,赶紧滚开。”

  女人大怒,一瞪眼,脚一跺,气乎乎的便离开了。

  女人离开了,我刚想松口气,可是这时一旁的王队却拉了拉我的衣角,指着前方惊恐的说:“先……先生,前面又……又来人了!”

  我抬眼一看,可不是吗,只见前面来了一个老婆婆,一身还是解放前的打扮,从头到脚全身湿漉漉,那水还正从她身上往地下滴着,每脚一步,地上都留下一摊的水迹。老婆婆手里撑着拐杖,嘴里怒气冲冲的自顾自的在骂着什么。

  看到这般场景,身后就有刑警嘀咕道,难道来的是个落水鬼?

  是啊,这种地方是不可能有人的,而眼前这个全身湿漉漉的人特别像是民间传说中的落水鬼。

  我没有回答他们的疑惑,因为我并不知道那老婆婆是不是落水鬼,但是有一个答案很明确,那就是来者是个鬼。而且看那怒气冲冲的样子,还不是个善茬。

  很快,那老婆婆就来到了我们面前,和之前半路遇到的那个老头一样,骨瘦如柴,满脸皱褶,尖嘴猴腮的样子,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湿瘩瘩的贴在脑袋上,脸色苍白,样子极为恐怖。

  老婆婆一到我们面前,就故意将手中的拐杖一横,硬生生的将我们的去路给拦住了。嘴里依旧在骂着什么,好像是在骂谁谁谁不孝之类的话。

  见老婆婆将路给挡了,于是我就说:“婆婆,你挡我们路干嘛呀?”

  老婆婆抬头看了看我们,然后问道:“借我一把伞,借我一身衣。”

  一听这话,我顿时糊涂了,心想她这是又在给我们下什么套呀?

  我试着回道:“婆婆,我可没有伞,没有多余的衣。”

  婆婆一听,就气得拿起拐杖就往我脚上打来,吓得我急忙躲避。心想这老太婆子是要干嘛呀,现在又没下雨,咋还要问我们借伞,不借给她还打人了。

  老婆婆拿拐杖连打几下没打着我,有些怒,于是我急忙说:“婆婆,要不等赶明儿,我给你烧把伞和几件衣服给您老?”

  老婆婆瞪了我一眼,她说:“我要容身伞,柳木衣,可行?”

  听到这话我愣住了,容身伞是什么伞?柳木衣是什么衣服啊?用柳木做的衣服?

  我看了一眼身后的刑警们,他们更是不懂,一个个白痴一样的看向我。于是我无奈的对老婆婆说:“婆婆,您要的这些晚辈可都不曾听说过呀?”

  婆婆有些恨恨的说:“阴穴建有一甲子,山泉改道案上过,屋漏容身无处去,孤苦伶仃命难留!”

  这下我算是听明白了,原来这老太婆是来求我帮忙的,可能是我会阴阳的手艺被这个老婆婆给看出来了,所以这才特意找来求助。

  当然,老婆婆说的那些话我也听懂了,所谓“阴穴建有一甲子,山泉改道案上过,屋漏容身无处去,孤苦伶仃命难留!”说的就是她的阴宅建有六十个年头了,如今山泉改道,从她家的阴宅案山上过,所以造成她的阴宅漏水,而她又孤苦伶仃,没有后人,天天被水泡着命都快没了,所以这才会来找我帮忙。

  明白对方的来意了,我也明白她之前所说的容身伞和柳木衣是何意了。容身伞不就是指容身的阴宅么?而柳木衣显然就是指棺材,看来这个婆婆是想要我给她找一处阴宅,重新将她移藏它处啊。

  想到眼前这个老婆婆也实在可怜,孤独无后,哪怕阴宅常年浸水,也无处托梦求人,死了还受这等苦着实可怜。于是我就说:“四山环绕,左右迎送,水城玉带,案山秀峰,青龙回盼,白虎低头,堂局宽阔,八国紧锁而不透风,如何?”

  我这意思就是告诉她,给你找一处大山环绕,要明堂有明堂,要案山有案山,能藏风聚气的风水如何?

  老婆婆一听,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笑呵呵的说:“极好,极好!”

  见老婆婆很满意,于是我就问她:“婆婆阴宅在何处?”

  婆婆说:“孟山窝,黄土坡,槐树影下座猪头。”

  我点点头,告诉她我记下了,接着这时婆婆突然说:“你们这是要去刘家村?”

  我说:“是的,不知婆婆有何指教?”

  老婆婆说:“刘家村无人住,冤魂恶鬼占了村,小阴阳多注意。”

  听到这话,我倒是不得不认真对待了,必竟我刚才答应帮她忙,所以她是不可能骗我的。她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刘家村没有活人了,尽是冤魂恶鬼霸占着村子。

  说完,老婆婆就转身离开了,离开时丢下一句话:“有眼无珠七步走,自可出鬼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