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

返回首页扎纸匠 > 第六十七章 刘家村

第六十七章 刘家村

  老婆婆走后,王队就忍不住了,急忙问我刚才鬼婆婆这是干嘛呀?

  我把鬼婆婆找我帮忙的事情告诉给了他们,把他们听得一惊一乍的,显然是觉得今晚遇到的事情太过耸人听闻了。

  王队说,难道我们真的要去给那鬼婆婆找一个风水宝地?

  我点头说,答应鬼魂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否则这辈子她都会缠着咱们不放。

  王队一听,打了个冷颤,然后说那等咱们把眼下的案子办完后,就去给鬼婆婆找一处阴宅。

  我苦笑了一下,心想这刘家村去得还真不顺利,这人还在半路上,刘家村的影儿都还没见着,麻烦事倒是招惹上不少了,也不知道到了刘家村还会有什么麻烦不?

  想着这些的同时,王队问我,接下来怎么办,还要不要继续走?

  我说:“刚才我答应帮鬼婆婆的忙也没有白答应,人家走的时候也指点了咱们,她告诉咱们闯进了鬼市。”

  “啊?”这下可把大家伙都吓坏了,鬼市,这名字听上去都够吓人的。

  其实当时听到这话我也吓了一跳,话说鬼市,只有极阴极凶的地方才会出现鬼市,这就好比生人们的集市一样,所有鬼魂都会来这个地方赶集,生人若是不上心闯进了鬼市,还真是凶多吉少。

  王队他们听我解释后更是担心,一个个的望着我,看那样子,显然是想转身往回走了。

  我笑了笑,说:“大家也不用害怕,那鬼婆婆也说了走出去的办法。她说,有眼无珠七步,就可出鬼市了。”

  王队问我:“有眼无珠七步走,这是什么意思呀?怎么听上去像骂人的意思呢?”

  我不由觉得好笑,于是告诉他们:“所谓有眼无珠,是指只要我们闭上眼睛往前走七步,就能走出眼下的鬼市。”

  大家听后一脸的恍然大悟,然后我便叫大家都闭上眼睛,跟我往前走七步,再睁眼。

  就这样,闭着眼睛走完七步之后,我们睁开眼睛一看,果然走出了鬼市。

  只见我们眼前不再是宽阔的大路了,而是一条长满一人多高杂草的青石小道,看到这,我们不由大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是走出来了。

  这时,有后怕的刑警问我,如果咱们要是不知道闭着眼睛能走出来,就这样一直在鬼市往前走,会咋样啊?

  我说:“也许咱们会在里面绕一辈子,永远也走不出来。”

  听到我这样说,大家不由倒吸了口凉气,显然是被这话吓得不轻。

  的确,我没有骗他们。我小时候就曾听爷爷说过,入了鬼市,若是不知离开之法,那么就会出不去,一直困在鬼市里头。鬼市里头是没有黑夜白天的,因为出现鬼市的地方是属于阴阳接驳的地方,半阴半阳之所,阴气极重,所以进入鬼市的生人如果乱闯的话,很容易就误闯入阴曹黄泉路上去。

  不过,如今我们出来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这时,就有刑警说,想不到那鬼婆婆人还真好,救了咱们一命。

  我笑了笑,说:“所以,为人在世多行善不是坏事,种下善因,必得善果。如果刚才咱们没有答应帮鬼婆婆寻找新的阴宅,她老人家是不可能指点咱们出来的。”

  大家点点头,说到时一定要给鬼婆婆办妥阴宅的事。

  就这样,我们再次上路了。这回依旧是我朝前开路,打这之后,一路上并没有再遇到什么麻烦了,只是途中有时会惊起一些微夜鸟,把提心吊胆的大家惊得一惊一乍的。

  大约赶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刘家村。此时已经是下半夜了,一进村口,便看到眼前是一片荒凉破败。一轮圆月满满的挂在半空之中,月光之下处处是比人还高的杂草,茂密的杂草之间,静静地座落着一栋栋近乎倒坍的老屋破房,残破不堪。整个村子望上去,死气沉沉,一片死寂!

  村子里那些破败的房屋周围虽然长满了野草,但是村子里的青石道路却很光亮,顺着村里的青石路往村子里一边走,我一边往两旁的房屋看去,突然,我见到其中一座破屋大门竟然自己打开了,那种开门的“吱呀”声在这死寂的夜里很是刺耳。

  这下大家都吓得不轻,要知道这个村子可是没有人住的,那门怎么可能会自己开的呀?

  心里又惊又奇,于晚决定上前去看一看。

  开门的房子是栋木屋,房顶的瓦片也掉落的没剩多少了。大家见我朝木屋走去,于是跟了上来,将身上的佩枪握在了手里,一脸紧张的死死的盯着屋内。

  慢慢地,我们靠近了木屋外头,我做了个“嘘”的手势,大家停了下来。我们屏住呼吸细细往屋内听去,竟然听见屋里传来一阵阵“吱呀吱呀”的声音!

  我心想,难道里面真的有东西?想到这里,再也按奈不住了,于是我便轻手轻脚的往打开的大门走了进去。

  前脚刚一踏入门槛,我就感到屋内阴风阵阵,让我不由狠狠打了个寒颤。我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这屋子阴气太浓了,肯定藏着什么凶魂恶鬼。

  就在这时,先前在屋外听到的那种“吱呀”声又传来了,这次很清晰,很明显,这种声音是从我头顶上方传来的。我顺着“吱呀吱呀”的声音看去,结果看见头顶上方竟然吊着七八个死人!

  那些吊在半空中的死人,被阴风一吹,不由轻轻荡悠了起来,发出一种“吱呀吱呀”的声音。

  我顿时就感到头皮一阵发麻,我说那“吱呀吱呀”的声音是哪发出的,原来竟是尸体被风吹动,那吊着死人的麻绳与房梁磨擦发出来的。

  因为这栋木屋屋顶上的瓦片几乎掉落光了,所以月光直接照在了尸体的脸孔上,当我看向吊在半空中的那些尸体时,他们那因上吊变得扭曲了的面孔突然嘴角一咧,两只眼珠子猛得一下睁了开来!

  这下可把我吓得不轻,知道这些死人的鬼魂还徘徊在周围,于是慌忙退出了门槛,急忙招呼大家快快离开,免得自寻麻烦。

  逃也似的回到了青石路上,我就叫大家赶紧离开这栋木屋。王队他们因为没有进入木屋,所以还不知道屋里的情况,所以一边跟着我往前跑,一边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告诉他,屋里吊着几个死人,而且看那样子,已经变成了凶魂恶鬼了。

  大家听完我的话,面面相觑,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们可不会再拿科学那套来反驳我了,哪怕我说看到了阎王菩萨,他们也会相信。

  跑出了一两百米远,我这才停了下来,问王队,七号老宅在哪儿?

  王队说,七号老宅还在前面一段距离呢,然后换成他走前面带路,我跟在他身后。

  大约往前又走了几分钟,王队停了下来,指着前面一栋老宅说:“到了,这就是刘家村的七号老宅!”

  听到这话,我慌忙朝前一看,只见这所谓的七号老宅很特别。怎么个特别呢?那是因为在这个刘家村,一路走来所有的房屋都是残破不堪,有的房子甚至已经倒坍了,而眼前这栋七号老宅虽然看上去经历过岁月蹉跎,略显古老,但是却并不破败,反而很像一直有人居住的房子。

  这栋老宅很大,按现在的话来讲,算得上是一栋别墅了。独门大院,非常古朴,很是大气,应当是当时一个非常有钱的人家的房子吧!

  此时七号老宅的红色大门突然在我们眼前,直愣愣的就那么自动打开了。这下我们都愣住了,气氛顿时冷到了极点。我心想,这七号老宅里头不会又和先前那栋木屋一样吧?

  心里这样想着,我从敞开的大门往屋内看去,能看见屋里竟然还亮着灯火。

  整个刘家村一片死寂,黑幽幽的没有一丝人气,可是唯独眼前这栋七号老宅里却亮着灯火,这着实让人觉得它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我第一直觉就是这屋里不简单,而王队第一反应就是叫道:“屋里有人?”

  说完,王队就重新掏出手枪,对身后的刑警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开始行动。

  见到王队他们就要往里闯,我不由有些担心的拉着王队:“王队,还是小心点,我看着好像没那么简单啊。”

  王队说:“那依先生看,咱们该怎么办?”

  我知道,他们之所以来刘家村,不就是因为有人报案,所以他们才来的么?如果要他们没进屋,调头回去,他们一定是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告诉王队,还是我来打头阵,大家跟在我身后,这样安全些。

  王队接受了我的建议,然后让大家跟在我身后,下着命令说,如果万一有危险,一定要护住我的安全。

  我笑了笑,如果屋里真的是人,那我相信王队他们一定能护我安全的,但是若屋里是凶魂恶鬼,那他们手里的枪可能就是陀废铜烂铁。

  王队安排了五个人留在外面,其余人跟在了我身后,往七号老宅慢慢走了进去……